染指天下:宠魅小医妃

第六章 摊牌

“二夫人,这饭菜里放了什么,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沈幽若说罢对着绿萍唤道:“绿萍,去给我做一碗粥,记住,要干净,如若不然,我拿你是问。”

沈幽若话中有话,二夫人何等的精明,早已听出来了。

“是……是!”绿萍连忙对了沈幽若和二夫人福了福身子离去。

踏出了门口,绿萍不禁回头看了看屋内,这大小姐跟往日是一点点都不一样,不知道二夫人会如何对付她。

“幽若,刚刚的饭菜不合胃口?还是下人们不小心惹了你的胃口?”二夫人心中有些不悦,当着下人们的面沈幽若这样说她,这还是第一次。

“惹了我的胃口,也惹了十几年了,只是我快要出嫁了,出嫁前不打算再倒胃口了。”沈幽若眼底闪过一丝嘲笑,既然她这个继母这么喜欢演戏,那就再陪着她好好的玩一把。

“幽若,你这是什么意思?”二夫人马上换上了一副柔弱被欺负了的表情:“想我在相府这么多年,虽说不是你亲生母亲,但是我待你视如己出,你竟然说出这般的话来伤我的心,幽若,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

听到二夫人的话,沈幽若一阵冷笑。

“我说二夫人,你演了十几年的戏了,还不够累么?”沈幽若直奔主题,戏演过了,就该摊牌了:“这些饭菜跟我往常食用的无差,我的身体也跟往常的无差,只是现在要嫁人了,我正打算禀明父亲,请一位我认可的大夫回来替我把把脉,看看身体需要不需要调理,既然二夫人觉得幽若给你气受了,待父亲来时一起说了吧。”

饭菜有毒,医学芯片已经提醒了,绝对不会错,而且也提示了她的身体一样中了毒,这个时候,找一个她能认可的大夫来给她把脉,一定会试出她已经中了毒。

“你父亲?你父亲此时哪里有功夫照顾你?若是需要大夫,我可以帮你找一个……”二夫人面对此刻的沈幽若,竟然有一些恐惧和害怕,她从来都没感觉到沈幽若的目光是这般的凌厉。

不过还好,沈幽若还有两天就出相府的门了,而且是嫁给了四皇子,即便皇帝最疼爱的是四皇子,毕竟四皇子一直卧床无法起身,终将成不了气候,待她的女儿嫁给了太子,那么她就是太子的丈母娘,到时候这个相府她还看不上了。

“不用了,父亲忙不忙也不是你说的算的,”沈幽若打断了二夫人的话,收起了笑容面带微微狠色说道:“二夫人,我打小就被你下毒一直到现在,我身边的婢女是你精心安排的,我身边的嬷嬷是你精心安排的,给我做饭的厨师是你精心安排的,就连府外给我看病的大夫一样是你精心安排的,二夫人,为了我你可是真是煞费了心思,待我出嫁后有一日毒发,也便是在外头,跟二夫人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是这样想的,对么?”

这一次,二夫人的心就像被猛然紧紧的攥住般窒息,疼的说不出话来,她太震惊了,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沈幽若会知道这些事情。

“幽若,你可别血口喷人啊。”二夫人已然不知,自己的声音有一些微微的颤抖加愤怒。

“啧啧,难不成恼羞成怒了?”沈幽若看到二夫人这般惊慌失措的样子,心中不禁暗暗好笑:“菜在这,我人在这,外头的大夫我也安排好了,就等着父亲大人在场我把人请进来了。”

“你父亲……”二夫人连连阻止,这十几年在相府她步步为营,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声誉和形象,不能因为沈幽若而毁于一旦。

“你想说我父亲不会同意么?”沈幽若根本不给二夫人说话的机会:“我父亲为何现在不喜我,想必二夫人再清楚不过了,但是不管怎样,我仍然是相府的嫡女,而且两日后我是四皇妃,若是我的毒在出嫁前发了,而且我意有所指的话,二夫人不妨猜猜,这婢女,厨子,嬷嬷,大夫等等,哪个可以面对酷刑不屈不挠呢?”

“沈幽若,你威胁我?”二夫人恨得牙痒痒,手紧紧的攥住,就连画的漂亮的指甲嵌入肉里也全然不知,浑身发抖着,没想到这十几年,她完全是在配合自己演戏,只是为了在临出嫁前将自己一军,没想到自己这十几年都在白忙乎,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耍了,她竟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胜利者,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样子有多么的可笑,沈幽若一定不知道笑她多少回了。

“二夫人果然聪明,这都看出来了。”沈幽若连连拍手,“衷心”的赞赏着:“好了,我先把父亲请来再说。”

说罢,沈幽若就准备喊外面的下人。

“等下!”二夫人出声:“沈幽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鱼儿上钩了。

沈幽若心底一乐,她根本不可能喊父亲来,这个事情,父亲来了还真不好处理,而且她说府外安排的大夫,也都是顺口胡说的,真的让她去请,还真是给她出难题了。

“二夫人,幽若想问一下,我的嫁妆清单何时送过来给我过目呢?”沈幽若神色淡淡,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嫁妆清单?之前你父亲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你也没有意见,你毕竟是丞相府嫡女,又是嫁的皇子,这嫁妆,定然不会轻的。”二夫人努力的压制心中的杀意,沈幽若说的对,这个时候,丞相府是不能出一点差错的。

这份嫁妆,是她亲自拟的,写了足足十张纸,写了一大堆的东西,除了第一张有贵重的物品,后面的几乎都是充数的,值不了几个钱,放那么多也无关痛痒,最主要的是相爷觉得她这个继母特别的称职。

“我是问银两。”沈幽若可不傻,那些东西谁特么知道值不值几个钱,她夫君可是躺在床上的,都说后宫是吃人的地方,万一有一天她需要银子,拿着那些破东西再换不了钱,到时候真是哭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