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天下:宠魅小医妃

第七章 隐藏着的男人

“银两有,白银一千两。”二夫人没想到沈幽若变得这么聪明了,上一次看到自己给她准备了十页纸的嫁妆,还感动的痛哭流涕呢。

“一千两?呵呵,二夫人,就算打发要饭的,也不至于这样吧?”沈幽若其实对一千两有多少还真是没多少概念,但是凭直觉,跟她的身份相差甚远,更何况她可不信这个继母会对她公平。

“你想要多少?”二夫人明白了过来,原来沈幽若是想多要些银子。

要银子就好办,只要不闹事,好好的度过这两天,花点钱也是无妨的。

“二夫人,幽若不过是问一下自己的嫁妆而已,给多少是二夫人的心意。”沈幽若笑了笑,始终一副云淡风轻。

“幽若说的对,是我之前没考虑周全,毕竟你是相府的嫡女,出嫁必须要是风风光光的,就算相府紧紧都没关系,得保住颜面才是,这银子怎么说也要十万两才行。”二夫人稍微松了口气,谈价码,她可是一把好手。

“十万两?呵呵,二夫人,你养我身边的婢女,厨子,嬷嬷估计也是很大一笔不小的开支吧。”沈幽若看来这二夫人是属于牙膏的,要挤才能出来。

“再加十万两,不知道幽若满意没有。”二夫人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连最基本的伪装都难以维持,她恨恨的说道。

“二十万两啊?”沈幽若若有所思道。

二夫人焦急的看着沈幽若,这些年,她为了上下打点以及维护人心,可是花了不少银子的,这二十万两可真真是她的私房钱呢。

“二十万就二十万吧。”沈幽若放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

听到这句话,二夫人显然松了一口气。

“不过二十万,我要的是黄金,而不是白银。”沈幽若笑颜如花,她才没有那么傻,由着二夫人来开价。

“二十万两黄金?幽若,你这是要你父亲的命么?”二夫人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不,这钱应该是二夫人你来想办法,若是你想把父亲给抬出来,我也不介意。”沈幽若有些可笑,难道她还把自己当成以前的沈幽若么。

“你……”二夫人被沈幽若堵的委实说不出话来,气的就差没吐血了。

“我不勉强你,给还是不给,二夫人掂量着看。”沈幽若干脆往凳子上一坐,悄悄的看了看门口,绿萍应该回来多时了,让她听听也好。

“幽若啊,这二十万两黄金,快抵上一个丞相府了,你也知道,你父亲为官清廉,若不是有皇上的赏赐,并未有多少俸禄啊。”二夫人实在是肉疼。

“我刚都说的那么清楚了,既然你觉得我父亲为官清廉拿不出这么多黄金,那我要去问问父亲是不是真的是这样。”沈幽若发现二夫人开始耍无赖了。

“幽若啊,府中不仅仅你一个女儿。”二夫人没办法,这沈幽若要了这么多,以后月玲可怎么办。

“二夫人,这府中就我一个嫡女。”沈幽若嘲讽的看了一眼二夫人,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即便是同父异母的,那也是庶出,之前对原主的伤害,待以后,她一定要全部还回去。

二夫人咬牙切齿,但是没办法,她的把柄被沈幽若抓住,但是沈幽若实在是太可恶了,她竟然没把沈月玲放在眼里。

“二夫人,我有些累了,你若是准备那就明日送来,若是不想给,幽若也不勉强,就这么地吧。”沈幽若不禁打了打哈欠,对着门口喊道:“绿萍,我的粥好了没有?”

“厨房还没送来,奴婢马上去看看。”绿萍一惊,连忙在门口喊道。

沈幽若满意的笑了笑。

“幽若,这二十万两黄金兑换成银票的话,明天时间也不够啊。”二夫人有些后悔,若是早早的毒死她就好了。

“那就请二夫人想想办法吧。”沈幽若一脸倦容,差不多快要睡着了的样子。

“幽若,你拿到这些银票以后……”二夫人咬了咬牙,细水长流,能用银子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情。

“二夫人放心,这些钱权当买我失忆了。”沈幽若当然知道二夫人想说什么。

二夫人深吸一口气,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把钱给沈幽若,不过那么大一笔钱,够她好好的忙活了。

不过忙活也好,把话说明白也好,最起码这两天她是安全的了。

“大小姐,您的粥来了。”绿萍有些怯生生的端着粥站在门口说道。

“既然这样,我就先去忙了。”二夫人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着出来的。

看着二夫人吃瘪的样子,沈幽若有一种很想大笑的感觉。

沈幽若对着绿萍招了招手,绿萍连忙进来把粥放在了桌子上。

很好,这次医学芯片没有提示,这粥是安全的。

绿萍赶紧退了出去,沈幽若这次转变,让她实在是太震惊了,以后该怎么对沈幽若,确实是要好好看看了。

沈幽若在屋内悠哉悠哉的吃着粥,外面的树上,依旧隐藏着一个男人。

从头看到了尾,这个蒙面男人转身离去。

皇宫内。

一间密室,榻上斜靠着一个正在看书的男人。

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位同样俊美绝伦的男人,只是他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会让人一不小心陷入进去。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别捯饬你那破书了。”桃花眼男子有些不满了。

“你刚刚不是一直在说么?玄奕,你声音再大一些,恐怕我会把你脖子拧断呢。”男人淡淡的说道,可是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却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感觉。

“我说慕辰,你觉得这样好么?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可总不能因为我打不过你,你就来威胁我吧?”玄奕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