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天下:宠魅小医妃

第八章 你喜欢拿去好了

“威胁你?我用得着威胁?”慕辰没有抬头,又翻开了另一页。

“哎呀,你真是闷死了,我跟你说的你不觉得可笑么?”玄奕突然又来了兴致,坐在了慕辰的旁边。

“去去去,一边去,一身的香粉味道,你是不是该收收性子了?”慕辰嫌弃的看了看玄奕。

“我这不是没碰到让我收收性子的人么?不过我看你那小皇妃倒是挺有意思,你若是不喜欢,让给我好了,你堂堂四皇子,还能少女人么?”玄奕想想今天在相府的那一幕,就觉得可笑。

“你喜欢就拿去好了。”慕辰对玄奕说的好像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可是你说的?等你把她娶过门,我就带着她远走高飞了,到时候你对外宣称她死了就好了。”玄奕立刻瞪大了眼睛给慕辰支招。

“嗯。”慕辰双眸盯着书,好像跟玄奕说话的不是他一样。

玄奕大笑了几下,转身离去了。

这个玄奕是慕辰从小到大的朋友,有很多事情都是玄奕私下里帮助慕辰完成的,慕辰所有的秘密,也只有玄奕一个人知道。

所以,对慕辰来说,沈幽若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女人罢了,他娶回来,也是打算放在宫里养着的,既然玄奕喜欢,就送给他好了。

不过玄奕刚刚说的那件事,他也是觉得有些诧异,之前探子汇报,那个女人不是一直都很听继母话的傻子么?整天浓妆艳抹,没有大脑的,怎么会突然一下做这些个事情?

难道,她一直都是装的么?她那么有心机么?

如果她这一切都是装的,在那样的一个环境下,或许她是对的。

慕辰的心里,隐隐约约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他明白父皇为何要给他婚配,在外界的眼中,他不过是卧病并且瘫痪在床的废皇子,是想让他早日成婚,看看能不能留下一男半女的。

想到这,慕辰放下了书脸上浮出冷冷的笑容,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看,他未过门的皇妃到底是玄奕形容那般,还是外界所传那样。

沈幽若算是平平静静的过了一天,眼看就要出嫁了,不禁松了一口气。

夜深人静,大家都进入了梦乡,沈幽若却躺在床上想着心事。

她私心里想着,那个四皇子,一直摊在床上,若是这样,估计对她也没太多的兴趣,而且说不定,她能治好四皇子的腿,若是能治好,那么这就是她一个交换条件,她可不要一辈子待在宫中,她有那么多嫁妆,又有医学芯片帮忙,她可以开一个医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想到这里,沈幽若不禁笑出声来。

忽然,她听到自己以外的笑声,好像……还是个男人。

“谁?”沈幽若猛然坐了起来,下意识的看着窗外,声音好像就从那个方向传过来的。

以前不信鬼怪的她,自从穿越以后什么都信了。

没有任何的回应,沈幽若不禁拉了拉被子,压制住内心的颤抖准备喊人。

忽然窗户打开,一个黑衣人直接穿了进来,大大方方的坐在了床对面的椅子上。

沈幽若一时间忘记了喊人,呆呆的看着他。

“不用喊人了,婢女都睡了。”黑衣人声音出奇的温柔,双眸带着笑意看着沈幽若。

进来之前,他怎么会不做好准备呢。

他便是慕辰。

“你竟敢私闯民宅。”沈幽若马上从呆滞中恢复了过来,这么近的距离,即便有人进来也是来不及了的。

她双手悄悄的伸到了枕头下面,自从穿越以来,发现有那么多的劲敌,她便拿了一把小匕首放在了枕头下面,对于她来说,给人开个膛破个肚的,手法应该依旧是熟练的。

“我这叫闯么?你家的门还是窗户坏了?”慕辰微微有些诧异,他以为沈幽若会吓昏或者惊叫,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她能这般的淡定。

“你是谁?”沈幽若知道自己现在要拖延时间,手摸到了那把匕首,心瞬间落回了一些。

“采花大盗。”慕辰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你走错了位置,从我这个院子里出去,右转再走大约五十步会看到一个院子,你到那个院子里去,里面的那个姑娘值得你去劫一下。”沈幽若把匕首藏在身后,准备趁他不注意给他放放血。

“喔?那屋子的人,应该是你的妹妹,你不怕我对她不利么?”慕辰完全没想到,她能把沈月玲搬出来。

“我已经自顾不暇,还如何管得了其他?”沈幽若说着从床上走了下来。

慕辰看着她,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笑声。

他若是没猜错,沈月玲的院子里,不仅仅有沈家的护卫,还有太子派来的高手保护着,而且一旦离开了这里,她随时可以喊人,她当自己就那么没脑子么?

虽然他蒙着脸,沈幽若仍然能感觉到他的嘲笑,握住匕首的手紧了紧,寻找着下手的机会。

“你穿着一身中衣在我面前,你说我能放过你么?”慕辰挑了挑眉揶揄道。

沈幽若一愣,虽说是中衣,可是没露皮不露肉的,哪里不行了?

“今晚看样子你是在劫难逃了。”慕辰边说边步步逼近。

沈幽若看他走了过来,整个手心里都是细密的汗珠,就等着他再多走两步,保证她一伸手,匕首就可以架到他的脖子上了。

哪里知道慕辰忽然一个箭步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沈幽若的胳膊,并且从她的手中夺下了匕首,反架到她的脖子上。

“啧啧,你这点功夫还不到家。”慕辰笑道。

“不如这样,我们谈笔交易?”沈幽若快速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刚刚急促的呼吸,差点出卖了她。

“哦?现在只要我稍微一用力,你马上会人头落地,你觉得你还有什么筹码来跟我谈条件?”慕辰不禁仔细的看了看她,他第一次觉得一个女人值得他仔细的用心去看。

“筹码很多,第一就是你的命。”沈幽若在心里下定决心赌一把,于是抬高了头,脖子更加贴近匕首,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有意思,说说看。”慕辰拿着匕首的手松了松,他可不想伤到他的小皇妃。

“饶是你武功再高,这可是丞相府,而且里面还有皇宫里的暗卫在,只要我大喊一声,即便你杀了我,你也很难逃出去,你不过是个采花贼,别弄的偷鸡不成蚀把米。”沈幽若声音轻柔,她知道,蛊惑人心的时候,声音一定要有吸引力。

“那照你这样说,你有什么更好的提议么?”慕辰看着她白皙的脖子,忽然有一种很想吻上去的感觉,一定会是软软的滑滑的吧。

“采花嘛,不过是求个快活,我可以给你一笔银子,你拿着银子可以去百花楼找最红的头牌来伺候你。”沈幽若一听慕辰上钩了,连忙接着给他下套。

“可是我就喜欢你。”慕辰哭笑不得,这个女人真是又聪明又天真,怎能跟采花贼谈这样的条件呢?

沈幽若语结,心中骂了无数遍,她空下来第一件事就是研制一些迷魂散,不然总是会被别人欺负。

既然油盐不进,那么干脆同归于尽吧,说不定还会有出路。

沈幽若干脆打算大叫,跟慕辰拼命,被他这么侮辱,而且也不一定能活命。

反抗说不定还有一丝奇迹。

沈幽若还未开口,动机貌似被慕辰看了出来。

他大手一挥,直接点在了沈幽若的脖子下面地方。

沈幽若连声音还未发出,便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慕辰将沈幽若放到了床上,细细看去,没想到她比想象中的更加倾国倾城。

傻女人,若是真的碰到采花贼,还能让你周旋这么久么?

这可恶的沈丞相,他未来皇妃院子里,竟然就两个老弱病残的守卫。

不管他喜欢不喜欢沈幽若,只是对沈幽若的不重视,就是看不起他慕辰。

转身离去,玄奕啊,这个女人可能暂时我不会让你带走了。

第二天一早,沈幽若醒了过来,头感觉到昏昏沉沉的,猛然,她想起昨夜的事情。

连忙起身,可是屋子里原封未动,根本不像有人来过,若不是脖子上有一丝丝的痛感,她自己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昨夜的采花大盗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小姐。”绿萍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进来。”沈幽若这两天对绿萍极其的满意,昨夜的事情暂且不去想了。

“大小姐,奴婢有事想求大小姐。”绿萍说着,竟然有些泪眼朦胧了。

“什么事?你先起来再说。”沈幽若扶起了绿萍,相府,她还是需要培养自己的人。

绿萍并未因为沈幽若的搀扶而起来,只是往后退了退,重重的对着沈幽若磕了三个头。

“你这是做什么?”沈幽若微蹙眉头,不解的问道。

“绿萍之前对不起大小姐,一切都是绿萍的错。”绿萍说着又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吧。”沈幽若干脆也不扶她了,对于来对自己投诚的人,要把握住分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