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有毒,王爷乖乖就寝

第八章 狭路相逢,做你的春秋大梦

狭窄的巷子里,落了一地嫩绿的梧桐叶,两侧墙垣上遍布苔藓。

面对顾锦年人马的夹击,冯兮和心里长呼了几口气。而过了一会,她的心神就稳定了下来,她都一个见识过千军万马的人了,还怕这点人马做什么?

“拿下!”顾锦年已换了身便装,他懒得跟她废话,打了个响指,身后的侍卫就成群涌上,他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更别提带着她同行。

冯兮和利落地攀爬到身旁的梧桐树上,折下一根树枝,徒手掰成两半,朝顾锦年坐骑的马腹抛去。当初跟随大哥上战场的那些日子,以及只身闯入裕王爷军营的经历不是白白磨练的。

被削尖了的枝桠刺中马腹,只听马儿厉声嘶鸣,扬起蹄子,将顾锦年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周遭的侍卫眼见自家主子受了伤,也没其余的精力去顾及冯兮和,都忙不迭地回过身去搀扶起顾锦年。

顾锦年面色是一片苍白,额头上冒着冷汗。这一摔,该是让他的腿伤的不轻,只见他半瘫在地上,连爬起来都十分困难。

冯兮和不禁摇头叹息,当时在漫山遍野的桃花林下,暮鼓晨钟的古寺里,她是怎么瞎的眼,竟然会看上连她都打不过的顾锦年。这哪里还是八年前在日月山的冬天,那个能孤身一人驱逐雪狼,带领数万人马脱困的少年。

不对,这匹马不对劲。

这时,方才腹部被树枝刺穿的马在一时间发了个疯,扬起的马蹄眼见的就要踏上顾锦年的身体,这让刚从冯兮和身边撤开的侍卫们措手不及。

冯兮和顿时警惕起来,她扔的的树枝最多是会让马匹一时失控,却不会这般发狂。如果顾锦年就这么死了,不仅是便宜了他,还会连累自己。

顾锦年的生死她管不着,但绝不能让她陪葬。

情急之间,她飞快地冲至顾锦年的身前,翻身上马,拉紧缰绳,双腿一蹬,动作轻盈如鸿雁一般。

不出片刻,还不受控制的烈马已乖乖地被冯兮和驯服,她的发髻散落,飞扬的乌发如墨。

顾锦年的一众侍卫们睁大了双眼,这冯大小姐也不是一点本事都没有的,至少,她驯马的反应比他们还快。可即使这样,冯兮和捅了马腹,让马发狂也是他们眼睁睁看到的事实。

“冯兮和,你竟敢造次,谋杀当今的三皇子!”当即,有侍卫替顾锦年打抱不平。

谋杀?还确实是谋杀。冯兮和拍了拍马头的鬃毛,从马的耳朵里拔出一根银针,吹了下上头的白色粉末,轻蔑地笑了笑。

云长依还真是舍得下血本,连顾锦年的命都可以不在乎,敢情云长依对顾锦年也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她怎么忘了,前世她的那位表姐是能当上太子妃的人。

看着被扶到担架上的顾锦年,冯兮和很想看到,当顾锦年知道那朵被他捧在手心的解语花,竟是另有图谋时的反应。

“什么三皇子?”冯兮和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反之斥责道:“全金陵城的人都知道,今天是三皇子大喜的日子。他拜堂成亲都还不来及,怎么有空来找我这个弱女子的晦气。”

“你们一个个贼眉鼠目的,一看就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地痞之流。再敢冒充皇亲国戚,小心本姑娘去报官!”

“谁敢冒充皇亲国戚?”空中,几片梧桐叶悄然落地,一阵清朗的笑声在半晌后倏然响起,“原来兮和不喜之日也不安分,难怪本宫在三皇子府左等右等也不见人来。”

闻声,冯兮和的呼吸一窒,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

她的视线略过顾锦年,往巷子口看去,浮光掠影中,一位白衣翩翩的男子由随从推着轮椅,从容地来到他们面前。

白衣上有银线绣制的流云纹潺潺而动,恰如月华一泻千里,而他则恍若踏着云雾前来,遗世而独立。

前一刻还在吹胡子瞪眼的侍卫见了来人,忙敛起神色,以额触地呼道“二皇子殿下”。

仿佛一阵清风徐来,顾锦城面如冠玉,唯有淡薄的唇缺了点血色。皎若松间明月,韵如林中清泉,这端的是个芝兰玉树般的人物。

她当是谁,原来是当今的二皇子顾锦城。冯兮和的身子发颤,一股沸腾着的热血冲上脑海,瞬间烧红了她的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