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有毒,王爷乖乖就寝

第九章 全混个眼熟,对峙

在顾锦城云淡风轻的外表下,不知道掩藏着一颗多么阴暗龌龊的内心。上辈子的血泪让她深深地记下了顾锦城的面容,就算是轮回千百世,她也绝对认得出这个人!

旋即,冯兮和收敛了神色,她现在还不能让顾锦城看出破绽。

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出现,顾锦城该是尾随她很久了。看来,今日她绕回国公府的途中,也被顾锦城的耳目看到了,可他只打算隔岸观火。

无论伤的是谁,都会对顾锦城有利无害。

顾锦年、顾锦城、裕王爷顾时引……她跟顾氏皇族的人确实有不解之缘啊,今生这么早就全跟他们混了个眼熟。只不过,她的心思不会像前世那么简单,国公府也不会是待宰的羔羊,能让人人都来分一杯羹的。

“二皇子殿下来的正好,我本来是要安分地去当新娘子的,结果半路上遇到这帮匪徒,他们扬言说三皇子想娶的人是我长依表姐,我若不能识相地让出了三皇子妃的位置,就要杀我灭口。”冯兮和言简意赅地描述了一遍。

“兮和胆子虽小,但也不能让他们随意污蔑皇室的声誉,就将他们揍了一顿。没想到却被他们反咬了一口,请二皇子为我做主。”

顾锦城不是要对顾锦年下手么,那她就成全他!

“冯兮和!”顾锦年没料到她会如此直白,半死不活地暴喝着,“二哥,你别听这个丑八怪胡说八道。”

“你说他冒充三弟?”顾锦城有些疑惑,他刚才分明感到冯兮和对他有一股莫名的敌意,可此刻她的眼神却十分平静。也许是他自己的错觉吧,顾锦城随后转眸在顾锦年身上打量许久,继而沉吟道:“兮和你……要不再仔细看看。”

“二哥!”顾锦年见顾锦城也假装不认识他,气急败坏地喊了一句,然而冯兮和跟顾锦城都只把它当成耳边风。

冯兮和见顾锦城刻意想保持距离,便拢眉佯装头疼,“我十分思念三皇子,一听他们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就气火攻心,以至于神志不清。”

“待我再去看看这匪徒的面目。”说着,冯兮和大步走到顾锦年跟前,“咔擦”一声,粗鲁又嫌恶地扭过顾锦年的头。

“兮和,此事关系重大,你莫要看岔了。”顾锦城哂笑着,不忘徐徐善诱,“本宫的马车就在后面,如果是匪徒,那就送往大理寺。如果……他真是,那兮和你不如就上马车,跟本宫一道入宫,到父皇面前解释吧。”

没有十足的把握,顾锦城果然不会直接表态,这个人城府极深。可冯兮和等的就是最后一句话,有了顾锦城的“护送”,她一路上就不会有任何麻烦。

“呀,还真是三皇子。”冯兮和讶然道,像是惊恐万分,她的手抖了好几下。

顾锦城略有深意地笑了笑,须臾,让身边随从牵引了一辆青色帷布的马车过来。

“不用了。二皇子殿下愿意陪同兮和入宫,已是兮和莫大的荣幸。”冯兮和拉过一匹马翻身而上,她从袖口扯下一根布带随意地拢起发丝,再是手上的鞭子一用力,双腿了夹紧马腹。

骏马吃疼,撒蹄狂奔,不消多时,冯兮和的马已跑出了老远。

一件浅碧色的留仙裙沾了些水,裹在她身上,纤细的身子仿佛不堪大雨的摧残。而窈窕的身姿中却透着一种骄傲,似乎,连国公府中满院的海棠都自愧不如。

望着那抹渐行渐远的倩影,顾锦城的眸色暗了暗,旋即舒展开眉宇。

*

飞檐翘角的宫室,错落逶迤。

盛夏时节的午后,九重宫阙中,太极殿的大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不停地有内侍进去禀告,却迟迟不见传召的口谕。

太极殿厚重威严的大门前,黑压压地站了一片人,云长依试图走到冯兮和身边,跟她好言说上几句,却未见冯兮和搭理,只好作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良久,殿门大开,寒意缭绕,内侍去将等候着的众人传唤到太极殿中,昌德帝蓦地一拍桌案,他看着气氛僵硬的一群人,转而望向顾锦年,“偷梁换柱?你是嫌皇子当得太过自在,希望被人指着脊梁骨痛骂吗!”

顾锦年由人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走来,他见不得自己被如此训斥,又想将云长依护在身后,即是指着冯兮和,言辞激烈,“父皇,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她夜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