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家养小猫咪

第4章 无助的哀求

洛热的躯体顿时离开她的上方,再次得到光明的她却没有喜悦,脑海中徘徊着他离去时说的那句话,眼球不安的在眼眶中打转。

他那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不会的,他不会那么做的……

君少初面无表情的坐在床边掏出手机,拔了一个电话号码,“喂,云深,立刻去把那家孤儿院……”

他话还未说完,柔软的体热就覆在他的脊背上,两只雪白的手臂从后环在他的脖颈上,女性的体香窜进他的鼻孔,他能感觉到这具身躯的剧烈颤抖。

“不要……”颤抖略带着哭意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君少初平稳的将手机挂断,头也不回,任由洛晓依挂在他的后背,隔了许久,冷厉的嗓音才再次响起,“记住你的选择,这次就当你是出去散步,如果再让我发现下一次,那就不止是孤儿院了。”

君少初回头冰瞳扫向那布满泪痕的苍白脸庞,“你能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的听从我的安排!”

说完之后,君少初冷冷离开了房间。

房门在洛晓依呆滞的眼中应声关闭,她像一尊雕塑一般蹲坐在床上,可是她丝毫没有感到一点冷意,心已经被冰冷所占据,那么再冷的天气还有关系吗?

她现在好后悔,好后悔来应聘临时女友,这样她就可以不用和这个恶魔扯上任何关系了,她还是那个到处跑新闻的拼命三娘……

向云深站在门外看着君少初平静的关上房门,听着里面低低的哭声,一声叹息从他嘴里溢出。“这样不管她行吗?”

他真的很佩服这个洛晓依,如果是平常人受到了这种待遇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哪里还会记得什么孤儿院,她就偏偏要把这些不属于她的责任揽到她的身上。

君少初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向云深立刻噤声不再说话。

耳边没有了噪音,君少初这才缓步下楼,冷魅的声音才缓缓响起,“宠物的锋利爪子一定要磨平才行。”

听到这番言论向云深彻底傻眼,啊哈?宠物?

拜托,洛晓依是个人,还是个女人耶,不是他的宠物!难道……一道亮光从他的眸子滑过,嘴角旁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难不成这个男人对人家有兴趣了才会这样?以前的君少初何时对女人这么上过心?

越想向云深越觉得可疑,这两人,有戏!

却说洛晓依一个人被关在房间之后,哭了大半天,终于昏昏沉沉睡去。

可是,她不停翻来覆去和紧皱的眉头说明她就连梦中都十分不安。

“啊……”洛晓依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她整个人一下从床上弹跳起来,额头布满密集的汗珠,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等看清周围的情况之后这才闭上眼呼出一口气。

抽出几张面纸自己拭去额头上渗出的汗珠,洛晓依苍白的脸色让人心忧。

这些年来她常常梦到自己在孤儿院被人欺负的场面,那总是被欺负的不堪画面深刻在她脑海造成阴霾。

抬手看了一眼腕表,现在才三点多。拉开被子在另一边躺下,可是辗转反侧再无睡意,只怕她到天亮都不敢合眼睡觉吧。洛晓依闭上眼睛,强迫自己进入睡眠,就在她在朦朦胧胧之间,电话铃声将她吵醒。

起身只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就迅速的接起电话,“喂,院长,有什么事吗?”

这通电话是孤儿院院长打来的。

“哦……”那端保持沉默。

那一阵亢长的沉默让洛晓依的心顿时沉了下去,握着手机的指关节也开始泛白,“是小晴的病吗?”

小晴也是孤儿院的孩子,虽然才八岁,但是是一个很乖巧的孩子,可惜天不遂人愿,就在前不久她被查出来患了白血病。

洛晓依坐在床上定了定神,坚定的说道:“院长妈妈,我一定会弄到钱的,,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说完也没听那端的院长在说些什么,她径直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的洛晓依,苍白的脸色就像瞬间老去了五岁一般,将手机关机放在床头柜上,挫败的抹了一把脸,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脸庞。

只有这样了,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明天,她要去找君少初谈谈,无论结果怎样,现在只有他能帮助自己了,而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得到他的帮助。

长长的睫毛在黑暗中缓缓和尚,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落在羽鹅的枕头上。

清晨的凉意正弄,庭院里的植物都覆盖上了雾气凝成的露珠。

阳光下,波光粼粼,月光打在水纹上,像碎了的珍珠。

洛晓依站在楼梯口隔着一道栏杆注视着正在专注办公的男人。

完美的侧脸,优雅的下颚,墨黑般的眸子隐在透明额镜片下,西装笔挺让他整个人显得俊美不凡,当然前提是将他那张冰山脸忽略不计。

她正看的专心,那一双仿佛能冻结人心的冰瞳已经将她给逮个正着。

“有事?”不带洛度的问话,让隐藏在暗处的洛晓依心中抖了一下,只能匆匆回避视线。

再一次,洛晓依不得不承认,她只像是被盯梢住的猎物,而坐在不远处的男人才是那持猎的凶兽。

在接触到那冰冷视线的一刹那,洛晓依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从暗处走出,局促不安的坐在对面。

君少初的眼角余光看到她走过来,收回视线继续专注的处理手头上的事物。洛晓依闭上双眼,双手紧张的交握在腹前,深吸一口气将积压在胸口一口气的心事全部说了出来,让专注办公的君少初抬头看了她一眼。

“我想要预支薪水!”洛晓依鼓足勇气说道。

她那像是慷慨就义的模样,让君少初停下了手中敲击键盘的动作,镜片后面的墨眸一动不动的紧盯着对面闭紧双眸的女人,不难看出她现在很紧张。

良久没有听到键盘敲击的声音洛晓依偷偷睁开一只眼睛,恰巧被那冷然的眸子抓个正着,洛晓依尴尬的笑了笑,低垂着脑袋涨红着脸坐在沙发上。

“说吧,理由。”能让这个女人这么安分的坐在自己面前,一定是有一个对于她来说很重要的理由,而这个理由或许会成为他最有利的武器。

洛晓依快速抬头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对面的男人,这么说他是不是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一股喜悦浮上她的脸庞,但是当听到他要听理由时小脸迅速黯淡下去,清亮的眸子也蒙上了一层尘土。

“我可以不说吗?”犹豫了一下,洛晓依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她那迟疑的模样让君少初冷冷一抬眉,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冰冷起来,“当然不行。”

洛晓依急的直搓手,“我是真的有急事……”

小晴正在等待着她的救助。

君少初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你有权利不说,我也有权利不预支薪水。”

冰冷的眸子滑过一道亮光,就不信她不说。

“你不可以这样!”洛晓依一听到他想反悔立刻激动的从沙发上弹跳起来,瞪圆了眼眸。

君少初一派休闲的双腿交叉,双手至于膝盖之上,淡然的瞄着眼前激动的女人,“我当然有权利这么做。”

那不带一丝感情的话语让洛晓依脸色一阵惨白,嘴唇也微微颤抖着。

她心里很明白,今天如果不让这个男人知道原因的话她是不会拿到一分钱的,但是……

“我的耐性有限。”君少初继续施加压力。

洛晓依顿了顿,痛苦的闭上眼睛,“你知道我出身孤儿院,我会来应聘临时女友就是为了孤儿院里的一个患病的女孩,她需要大笔的医疗费救治,现在她的病情恶化,我只能寻求你的帮助。”

他的冷漠,让洛晓依几乎勇气全失,可一想到小晴躺在病床上痛苦呻吟的模样,一想到自己曾经也曾遭受过那种痛苦,她便又勇敢的抬起头,“我希望你能帮我。”

君少初没有说话,但是一双墨眸却溢满了讥讽。

“真的,请你相信我!我只是想救那个孩子!只要你肯将薪水预支给我,那个孩子一定可以救活的!”洛晓依的声音因为激动和紧张而颤抖。

君少初听到她的言论忍不住轻笑一声,那无情的笑声让洛晓依心里顿时拔凉一片,“你以为你这样做有用吗?你自己想找麻烦我不管,我向来讨厌麻烦。”

洛晓依闻言脸色不觉倏地刷白,她禁不住浑身颤抖,却依然强打起精神说道:“那个孩子一定可以救得活,因为……”

“因为你曾经也得过白血病。”君少初抬头,那冷漠的眼神让洛晓依顿感全身无力。

她的表情都被君少初尽收眼底,冷魅的唇边勾起一丝冷笑,“既然你知道我曾调查过你,就应该猜到我会了解你身边的情况,毕竟我不喜欢掌控不了的情况。”

洛晓依的脸色更苍白,用力咬住自己的唇,胸口剧烈起伏着,浓浓的怒火灼烧着她的眼球,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既然你知道小晴的情况为什么不伸手帮忙?”这声嘶吼几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