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们都死了?

我发现我们根本没有按照原来的路返回,相反往着刑场边儿上的林子钻。他们到底要带我去什么地方?我才来的时候,师父就告诉过我一些禁忌,比如晚上去刑场收尸体的时候不能乱跑,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能进刑场附近的林子里面。

刑场附近的林子,那股子诡异劲儿简直说不出来。

我咬紧了嘴唇,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师父,你没事吧?还有我女朋友,她到底怎么了?可不能说死了就死了个吧?你得给我说清楚啊?”

我急得直打哆嗦,说话也是带了一丝哭腔。

师父没有说话,拽着我就往林子里面走去,到现在就算是在笨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我一把拉开他们,站在原地警惕的说:“师父,你们要带我去哪儿?”

我师父一愣,笑了笑说:“越子,你相信师父么?”

我点点头:“相信,但是你说过来刑场收尸最大的忌讳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踏进林子一步,这些林子是刑场用来丢尸体的,这些你说过。”

剩下三名金刚不说话,站在师父边儿上一个劲儿的笑,笑容在这漆黑的夜晚格外阴森。

不知道为啥,我身上起了一层又一次的鸡皮疙瘩,汗毛也是从头到下的倒竖起来。

“既然相信我,就跟我走。”

我师父重新拉起我的手,这让我有些不适应,以前他对我还没有这么亲近过呢?叫他一声师父,完全是遵从这一行的规矩,因为其他三个金刚也叫他师父。

只不过他似乎是我已经死去的老舅的某个朋友,所以老舅临死前让我跟着他混一口饭吃,真要说起来,我和这个所谓的师父并没有太多感情。

林子里面伸手不见五指,到处有股尸体腐烂的臭味,隐约间可以看见师父一直带着我往里面深处走。

忽然,我对师父说:“你说我女朋友死了,那她的尸体在哪儿?”

师父愣了愣,说道:“被野猪拱了。”

这话听在耳朵里面,多少有些敷衍的意思,我不相信我女朋友会死了?怎么死的?虽然说有野猪,但也没那么巧吧?无缘无故的跑到林子里面,无缘无故的碰上野猪,更是无缘无故的被猪拱了?

自从师父他们刚才进去一次林子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怎么说呢?感觉连我自己都不认识他们了。

想到这里,我趁师父他们不注意,一把甩开他们的手撒起腿丫子就跑。只有白痴才会乖乖的跟着他们进去,从看见那具孕妇的尸体后,所有事情都变了。

林子里面太黑了,加上四周的环境差不多都是一样,我只能随便选个方向就跑,师父他们没有喊我,而是安静的追在我身后。

这下子我更敢肯定,出事儿了。

以前我在网上看见一条帖子,内容是说人在害怕的情况下,能激发身子里面最大的潜力。现在我只想对那个发帖的人说一句QNMLGB,哥们儿现在两条腿根本没有力气。

我师父紧紧跟在我的屁股后面,他一句话也不说,相反这更让我觉得无比的惊悚。就仿佛身后就一只不会说话的玩意儿再追我一样,哪怕他喊两声我都没有这么害怕。

慢慢的,脚步声消失,很快又重新出现。

为啥这么说呢?因为我感觉跟在我身后的人似乎没有追了,但是跑一会儿,那种脚步声又来了,好像那个人就一直追在身后。这种感觉很诡异,说明点就是后面好像换了人的追我,我累了就换你,你累了就换我这种。

我根本不敢回头,生怕看见追我的不是师父,而是那具孕妇的尸体。我对天发誓,如果我回头看见追我的人是那具孕妇尸体的话,我保证自己会被活活吓死,一点都不带夸张的。

“越子,别跑,是我啊。”

忽然,身后追我的人说话了。

这声音正是我女朋友,我鼓起勇气回头一看,顿时头皮‘苏噜’一下,猛的一麻。正是我女朋友追着我,她T恤上全是血,说不出来的阴森。

我终于忍不住了,惊恐的尖叫起来,撒腿就跑。害怕的同时,我大脑也难得清醒起来,想一下?能把一个只知道害怕的人吓得大脑清楚起来,这得吓到了什么程度?

照这样下去搞不好我会被活活吓死在林子里面,只有找准监狱的方向,跑到哪里就有犯人和狱警,这样就能让他们送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