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收尸人

第四章 尸体产婴

咣一声,我直直的坐在地上,不顾屁股上的疼痛。照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会把自己活活吓死,其实周围并没有什么,这就是所谓的诡异。

我女朋友想要拉我逃跑:“你坐着干嘛,快走啊。”

胆子最大的是她,但是现在最害怕的还是她。

我摇摇头说:“怎么走?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不管怎么走还是会回到原地,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鬼打墙,但可以肯定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会死在这林子里面。要么自己把自己吓死,要么我们把彼此吓死,或者碰上野猪被活活咬死。”

我说的越来越玄乎,我女朋友也是坐不住了,她现在身上的牛仔裤被树枝挂了很多的小洞,露出雪白的皮肤来,说实话这个女人颇有姿色,身材更是窈窕性感。至于她看上我的原因,我自认为自个儿长的还不错。

虽然农村来城市里找班上,但舍得为她为钱,也会懂得打扮,算是拉得出去的人。

对了,她叫安莹。

只不过,好了几个月,我根本没有看透安莹这个女人,她心机非常深。

我沉默了下,冲她说:“先不要害怕,既然我们不能跑出去的话,就让监狱里面的人主动来救我们,不管怎么说发生这些事情都是监狱的人骗了我们。”

安莹一愣,反问:“打电话?他们会来么?”

我笑了笑,说道:“谁告诉你要打电话的,为什么不能放火,如果他们不管的话迟早会烧到他们那里,再加上火光能照亮周围的环境,这样我们也能减少点意外。”

安莹有些不同意:“这可是犯法的啊,万一我们跑不出去呢?”

我说道:“现在也没有其他法子了,目前只有这个办法能强行让那些人来帮我们,而且我保证火势不会蔓延开,一旦出现火光那些人就会用最快的速度来把火势扑灭,我们站在上风头就不会被波及到。”

现在我们两人的神经绷到了极点,她那种不同意只是象征性的,很快就点头放火。

一点火光在黑暗中出现,接着越来越大,我装起打火机开始自语说:“最后的办法了,希望灵光。”

漆黑的夜晚,只要有一丁点火光,视界不收阻挡的话,能在好几十里开外看见。而且这里的林子很平坦,监狱里一定有巡逻的狱警,他们能在第一时间发现。

最重要的是,我根据记忆可以判断出,风势会把火焰吹响监狱方向,但不会让局面超出掌控,因为林子周围是光秃秃的刑场,隔断了与大林子的连接。

火光把周围照亮,当看向身后的地面时我心脏猛的一收,那里居然有一串带血的脚印,刚才有东西就在背后注视着我和安莹,而我们却没有发现。

此刻身边儿就有火焰,但是我们根本没有感觉到热,反而是一股股的寒意往脊背股冒。

“越子,那是什么?”安莹也发现了我们身后的血脚印,当下颤抖起来,脸上的血色瞬间退去。

深吸一口气,我愈发觉得这件事情无比诡异起来,或许我们根本就不该接这次的活。到现在我还清楚记得师父看见尸体是一具孕妇时,那脸上闪过的惊恐表情。

火势慢慢蔓延开,不出意外的话监狱那边应该看见了这里的火光,他们不得不派人过来把火弄灭。

而我们只要站在上风头,就可以避开火势,别监狱的人还没有到就自己把自己烧死了。

安莹紧紧抱着我,今晚她的确被吓到了,一双眼睛说不用出来的麻木,就像洋娃娃似的,直直的盯着前面,看一眼就浑身发寒。

慢慢的,我看出安莹从进了林子后就开始有问题,不管她如何装的想像之前一样完美,但是那种不和谐的感觉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试探了她一句说:“安莹,我记得我让你在原地等着我们,可是一眨眼的功夫你就没了,那段时间你跑哪儿去了?”

安莹看了我一眼,说道:“不知道,我感觉自己有一段时间好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自己就往林子里面走去。我听见你在喊我,但是我想说话,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子,就像鬼压床一样。”

“接着,我听到你那个师父好像要进来找我,随后我就看见你师父他们四个人碰到了野猪,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碰见野猪后根本不跑,跟木头似的站在地上让野猪咬他们的肉。”

“在后来我感觉自己可以走路了,本来想跑出来找你,可是我刚要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你已经死去的师父往你那个方向走去,我想提醒你,但是这样就会被你师父他们发现我躲在后面。”

“接下来的事情你看见了,你跟着你师父他们往林子里面走,我以为你已经死了,但是发现你跑掉了,所以就一直跟在你身后。”

我点点头,这些都没有问题,这也是刚才我在逃跑中感觉有两人追我的原因。

很快,林子外面传来了动静,监狱那边的人坐不住了,开始派人过来灭火。因为刑场周围除了林子就是沙地,他们只能装沙子来灭火。

声音越来越大,我扯着的大吼起来:“救命,快点来人,我们在林子里面。”

安莹躲到我身后,死死捏着我的衣角。

想哭又不敢哭,当下像只落水的小鸡仔,打抖个不停。

我的求救声也有效果,最起码我听见有人往这边跑过来,很快我就见两个狱警荷枪实弹的绕过火势,往我们这边走来。

还没到我面前,我抡起拳头就往他们脸上砸去,两人有点发懵,把枪口举起来对准我。

我也不怕,揪住一个人的衣领说:“你们他娘的为啥骗我们,这是孕妇的尸体,告诉我刑场怎么有孕妇的,这件事情闹大你们就等着吃官司吧。”

现在我又怕又气,两人自知理亏没敢说话。

沉默了下,有个狱警问我说:“老师父呢?尸体被你们收到哪儿去了?”

“死了,尸体不知道。”

他继续安慰我说:“这件事情全是上头的安排,我们不得不按命令做事,这么跟你说吧,关于那个孕妇的执行过程我们根本没有资格过问。现在先解决事情,好么?”

我深吸一口气:“我师父的确死了,至于孕妇的尸体还在原地,你们没见么?”

这狱警忽然脸色大变:“我们刚才就是从刑场方向过来,根本没见孕妇的尸体,我以为被你们弄走了。”

现场大眼瞪小眼,都从对方眼睛里面看出了害怕。

我们自从看见了孕妇的尸体后,邪门儿事请不断找上门来,根本没有时间去管那具尸体,那尸体去哪儿了?

难不成我想的事情成真了?死去的孕妇慢慢坐起来,然后……。这一下子,我猛的转身看向身后那窜血脚印,只觉得身上一冷,冒出了一层冷汗。

“让你们来收尸体,咋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要是被媒体捅破了,你们这一行就去喝西北风去吧。”

负责来扑火的狱警没好气的抱怨了几句,这荒山野岭的,救火车根本开不上来,等消防的把道具全部弄上来后,监狱早就被烧光了。

我深吸一口气,大脑模糊一片,开口说:“先把我们送下山去。”

狱警看了我一眼,缓缓的摇头道:“不行,下山的路已经被封死了,谁都不准下去。”

一听这话我就火了,要不是你们监狱骗我们的话,会发生这些事情么?

这一生气,大脑就不灵光了,一把抓住狱警的肩头说:“快给老子送下去,这地方太邪门了,这篓子是你们捅的,自己擦屁股去吧。”

可是这狱警好说歹说就是不准我们下山,问他原因也不说,安莹整个人躲在我身后抖成小鸡,我也害怕。

气氛有些紧张起来,我也只敢表面发发火,要是真动手就算给几个胆儿都不敢,毕竟手里拿枪的才是爹,把他们惹急眼了一管子把我搂死了,到时候我找谁哭去?

就在气氛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阵断断续续的婴儿哭声在山头上响起来,这一刻我们彻底从头凉到了脚,这大晚上的谁会在山上生孩子,出了那具尸体是个孕妇外。

狱警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走。

他们似乎不怎么害怕?这事情不对劲儿,我和安莹远远的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一直沉默的安莹开口说:“你有没有发现这些狱警有点不对?”

我点点头,说:“发现了,从他们的举止来看,应该上了年纪,他们铲沙灭火时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没动几下就开始喘气儿,年轻人不会这样。”

年龄方面的话,勉强解释的过去,但是把自己包得跟粽子似的,只露两只眼睛这点就有问题了。

婴儿的哭声越大越大,整个小山头都能听见,但是根本听不出来声音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最重要的是生孩子大人一定很痛吧?为啥只有孩子的哭声,没有大人痛苦的惨叫声呢?

“难道……难道真的是那具尸体在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