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收尸人

第五章 尸体会走路?

婴儿的哭声听起来有些没力气,断断续续的。但是按照哭声来看没几分钟就要生下来了,走在前面的狱警也是开始加快了脚步,似乎想要急迫的离开这地方。

他们应该知道是什么东西,先前说那些话完全就是骗我的,什么这件事情他们没有资格过问,全部是忽悠人的。

我也加快了脚步,始终和这些人保持一段的距离,现在我要做的是离开这里,然后确定下我师父到底死了没有,如果真死了,那就把这个消息寄回老家,然后重新找份工作糊口。

说实话,这份活计我也舍不得,不过自从经历了今晚这些事情后,哥们儿我算是乌龟吃秤砣了,铁了心的要辞职。

宁愿拿点小钱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也不能这样提心吊胆下去。

至于火势这方面,监狱发现的比较快,派足了人手来这里灭火,其中还有一些囚犯也被拉倒这里,毕竟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很快火势就被控制下来。我不禁松了口气,我心里挺害怕火势超出掌控蔓延开的。

沉默一会儿,我问前面那狱警说:“把囚犯拉倒这里灭火,大晚上的也没人注意,不怕犯人趁乱逃跑么?”

狱警停了下来,冲我古怪的笑了笑说:“放心吧,被关到这里的都是死囚,他们逃跑的话是不能活着离开这里的。”

这口气?胸有成竹,好像一点都不担心囚犯逃跑似的。

林子里面最后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婴儿哭声,随后整个林子变得安静下来,我心脏砰砰的跳,越来越发的不安,当下赶紧催促这几名狱警离开。

这事情本来都在我预料中眼看马上就能离开了,可我乌鸦嘴说中了一件事情,有犯人趁乱逃跑了,整个刑场附近乱成了一锅粥。

因为狱警太少,勉强能够控制一下场面,不过很快场面就暴动起来,好多犯人都蠢蠢欲动想要趁这个机会逃跑,总不能开枪射人家吧?

在犯人没有动手威胁到狱警安全的的情况下,你射人家属于犯罪。

两名狱警对视了一眼,我从他们眼睛中看出了害怕,他们小声的说道:“今儿这事情忒邪门,先回去看一下。”

我的耳朵可算精得很,这点悄悄话我咋听不出来,生怕两人把我们丢这儿,赶紧死死咬在他们屁股后面。

走了一会儿,终于来到刑场,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往摆放孕妇尸体的位置看去,发现那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安莹嘴唇发青,说:“那具尸体会走路么?”

这里因为犯人趁乱逃跑,乱成了麻花,根本就没有人回答她的话。不少狱警组织犯人说,谁要是逮到逃跑的囚犯,会给他们减刑。死刑减刑意味着无期,无期意味着可以活命,立马下炸开了锅,所有人都愿意帮忙寻找那些逃跑的囚犯。

林子里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惊恐的尖叫,这像一盆子冷水浇下来,先前还情绪激动的犯人们寒到了骨子里面,那些逃跑的囚犯遇到了啥玩意儿?

随后,几道痛苦的尖叫声先后响起来,这下子囚犯们彻底安静下来,他们睁大的眼睛里面有一抹说不出来的惊恐。

其中一名狱警说:“机会只有这一次,我估摸着怕是碰到野猪了,你们自己决定吧,你们就算把尸体抬出来也算,我都给你们减刑。”

这人啊,就是经不起利益,明明知道前面是刀山火海,只要利益足够了,都会前仆后继的往前冲。

刚才那名狱警对我招招手说:“你们这一行虽然不光彩,但也能给那些无家可归的尸体一个家,总不能把你们撂这儿吧?”

我一高兴,拉起安莹就做到押运车里面,看样子是要带我们去监狱了,只要去那里度过第一个晚上,明早就可以下山了。

车子慢慢发动,我看了一眼那些犯人,又看了一眼开车的狱警说:“你们应该知道林子里面有啥玩意儿吧?可还让那些犯人进去送死,会不会太过分了。”

狱警摇摇头说:“我们不知道里面有啥,只知道那些逃跑的囚犯就算是死,也要把尸体抬回去。”

我笑了笑,语气有点古怪的说:“不知道里面有啥?那为啥狱警不进去自己找,要犯人进去?”

他从后视镜看了我一眼,好半天才说:“有些事儿啊,就算知道也要装作不知道,你师父没教过你么?”

我摇了摇头,不过终于原路返回了,我松了口气。

明明离开了刑场,按理来说我也应该放松下来,可是却越来越发的不安,甚至是害怕。跟屁股下面有钉子似的,整个人扭过来扭过去,说不出来的憋屈。

押运车的远光灯下,我们看见一辆款式很老的押运车停在路边儿,好像出了啥故障,车子边儿上有一个穿着很老制服的狱警,他再冲我们招手,似乎车子出现了啥问题?

开车的狱警脸色大变,说道:“所有人点一支烟,不要看那个人。”

我照做掏出烟来,帮安莹点了一支,让她叼在嘴里面。狱警看都不看那两老押运车一眼,直接就擦着开了过去。

期间,我看得出来这狱警非常紧张,握住方向盘的手都在打抖,而且不停的从后视镜看后面的情况。

开出一段距离后,我那种不安的感觉慢慢消失,心也是彻底放松下来。

安莹一脸不明白的看着我们问:“刚才为啥不停下来帮帮那辆车子。”

狱警笑了笑,说道:“那是一辆鬼车,那个款式的车子在98年就改版了,现在的监狱都不用那种车子。”

说完,他吸了一口气,取下钢盔和脸上的毛巾,我打量了他几眼,得有六七十岁。我就纳闷这个年纪的人不在家里享清福,出来折腾自己干嘛?

他也不介意,扇了扇手说:“捂死我了。”

顿了顿,我问道:“为这件事情,我师父和那三名金刚丢了小命,你总得给个说法吧?别现在还告诉我你们啥都不知道。”

这狱警吸了口气,说:“这些事情你到监狱后就会明白,这趟活计是你师父自己接下来的,他之前就做好了最坏结局的准备,不过他没有想到这是一具孕妇的尸体,更没有想到事情会比他想象的更坏。”

果然知道,我又气又无奈,就算知道这事情,我又能如何?

他接着说:“像我们这种死刑监狱比你们想的更诡异,具体的不能说,至于那个孕妇为啥会被枪毙,这事情有些麻烦,会有人告诉你的。”

我不明白师父既然知道这趟活计会丢掉小命,为啥还来?

我刚想接着问,但是那种不安的感觉又来了,比前一次还要夸张。这一瞬间,我仿佛被雷劈一样,差点连头发都要倒竖起来。

不光是我,另外车上的两米昂狱警也是和我一样,脸上的血色刷一下就变了。

“你们看。”

开车的狱警惊呼了一声,我们下意识的往前面看去,只见一辆押运车无缘无故的开出山路,坠下几十米深的山沟沟。并没有电影中那种夸张的大爆炸,但整辆车子都摔变形了。

看得我毛骨悚然,这还不算完,在远光灯的照射下。我看见七个人从车子里面钻出来,当看见这一幕时,所有人的脊背股都冒出一股寒意,车子摔成这个样子,里面的人居然没事?

从服装可以看出,四名狱警,两名法警,还有一名就是囚犯。我们四人死死盯着他们想要看看这几个人要干嘛?

只见犯人跪在摔烂的车子旁边,其中一名法警抬起手里面的枪对准犯人的脑袋,一看这架势我就能猜出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我一把捂住安莹的眼睛,她的脸冰冷冷的,吓得我一个哆嗦赶紧抽出手来。

我本能的看向安莹,发现她那双眼睛非常平静的看着我,就像死人的一样,没有任何的感情。

与此同时,那名法警扣下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