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收尸人

第七章 已经死掉的安莹

顿了顿,尚三千接着说:“这次我们就是要把那具尸体请出去,只不过得先解决这那具尸体的孕妇老婆,现在就等你师父的消息了。”

什么情况下可以杀一个人两次?

答案就是让她(他)变成鬼的时候在杀一次,这是最残忍的做法,没有之一。

当听见这监狱里面还关着尸体的时候,我大脑好半天都没有转过来,尸体怎么关?难道还要枪毙他一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未免有些过分了。不管这个人生前做了什么事情,但当人死后,那些事情也就烟消云散了。

尚三千眼睛一眯就知道我在寻思啥玩意儿?当下这样跟我说:“是不是觉得枪毙尸体很荒唐?古有秦桧害死大忠臣岳飞,秦桧死后被挖出尸骨铸成铜像永世跪在岳飞墓前赎罪,所以你只需要知道有些罪行不一定死了就可以烟消云散了。”

这话唬得我一愣一愣的,那具被关押的尸体生前究竟做了什么坏事?导致他死后还要被关到监狱里面在枪毙一次。

尚三千说是时候请这具尸体出去了,意思难道是想要行刑了么?

琢磨半天,我一点头绪都没有,只有决定走一步看一步,实在不行就躲到老家里面。

不过听到师父没死的时候,我还是挺高兴的,想不到他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瞒天过海光听这个名字就足够吓唬住人了。

好像有其他事情,尚三千只跟我们呆了不到一个钟头就离开了,离开前警告我们最好不要在监狱里面乱走。

我点点头,毕竟这是监狱不是商贸大厦,让你随便乱逛,让狱警误以为是犯人的话,搞不好把你搂了。

监狱长办公室里面只剩下我和安莹,她一直站在我身旁,从先前尚三千看向安莹的视线中可以猜出,安莹这个女人有问题,所以我一直提防着她。

不过安莹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举止,一直很安静的站在我旁边,当下我也放低了警惕。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天亮再做决定,原先打算天亮立马就离开这监狱然后换工作的,不过被尚三千这么一吓,倒是开始犹豫起来。

我坐在尚三千的座位上点了支烟,安莹今天被吓惨了,精神都有些不对付起来。

生怕她被吓出啥后遗症来,我也安慰了她几句,瞅着那张苍白的脸,我好几次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安莹,而是那个孕妇。

不过听尚三千的意思是师父现在正猎杀那个孕妇,只要等他彻底解决掉孕妇的尸体,那么这件事情也就差不多落幕了。

等等,我为啥会想到猎杀这个词?孕妇明明已经死了,我居然会有这种想法,静下心来一想,在经历过先前那些诡异事后,我潜意识里面已经把那孕妇当做了鬼,所以才会下意识的想到师父在猎杀孕妇。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么?这是我从小长这么大,第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从看见那孕妇的尸体后,所有事情都变了。

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办公室的沉默,我看像办公桌上那台座机电话,尚三千也没有在,我不好随便接听人家的电话。不过电话一直响个不停,我有些犹豫起来,会不会碰到什么急事了?

倒是安莹拿起了电话,我按下电话的免提键,这下子我们都能听到电话里面的内容,安莹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电话放了下来。

“狱长,事情超出掌控了,死了好多犯人。我要求现在即刻返回监狱里面,请求批准,还有三名狱警也是惨死在林子里面,这地方太诡异了。”

看来刑场那边发生了什么大事,忽然尚三千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响起:“不准来,死去的兄弟我每人补偿一百万,我会亲自送到他的家里面。”

电话那头沉默一下后,挂断了电话。

我猛的回过头去,不知道尚三千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们的身后。

拧了拧眉毛,我问道:“你们在追杀那孕妇和婴儿?这根本就是让那些犯人和狱警去送死。”

尚三千挺平静的说:“那些狱警来之前就已经签了合同,要是他们谁因公殉职我会每家补偿一百万。他们现在每个人都有五六十岁,大一点的七八十岁,只剩下十把二十年的时间,你说他们去哪儿赚这些钱?而且那些烦人都是死刑犯,迟早都会死,死了我也会补偿他们。”

我深吸一口气,尚三千这个人给我的感觉是太绝情了,一个人的生死在他面前好像微不足道。

他完全就是一个杀人屠夫,就为了追杀那孕妇母子,值得么?

“现在我要去刑场,你们去不去?”

尚三千问了一句。

安莹没有说话,我想了想让安莹留在办公室里面,然后自己跟着尚三千去。

尚三千冲我点了点头,然后掏出一个由符篆叠成的三角形护身符让我吃掉,他说这种东西可以让我陷入幻境,说白了就是鬼打墙。

我几乎没什么犹豫就咽掉这符篆,反正尚三千想要害我的话,直接出招就是了,我也没有啥能耐和他拼,没必要弄这些小把戏。

我和尚三千坐上一辆押运车就往刑场方向开去,在车子里面,我问他说:“你在给安莹制造机会?”

尚三千一愣,当即就笑了出来:“你挺聪明啊,原来早就看出来了,你女朋友已经不是你女朋友了,要是我不给她制造机会,怎么达到我的目的。”

我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手心里面全部是汗:“能救救她么?”

尚三千摇摇头:“她已经死了,谢谢你配合我们,没有在她面前表现出什么怀疑的举止来,否侧的话她一定会提高警惕。”

当尚三千亲口说出安莹已经死去的事实后,我根本接受不了,是不是我做错了,当初如果不带她来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不死心的我继续说:“你不是说我师父用瞒天过海帮我们保住了命么?那安莹为啥还会出事?”

尚三千摇摇头:“你根本不了解我们的对手是谁,他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真有那么强大的人吗?

她真的已经死了么,那为啥没有害我,她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弄死我的。

“我始终不信她已经死了,不然的话她早就把我害死了。”

尚三千说道:“我们和他做了一个交易,不能害你。否侧的话我们会全力对付他,结局无非就是一个鱼死网破。”

我是谁?我很重要么?貌似在这件事情里面起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我接着问:“我们把她独自留在那里,她会做什么?”

尚三千说道:“她会把那个人从监狱里面放出来,到时候我们在做什么都已经晚了。”

我说:“那为什么还要留她独自一人在哪里?”

尚三千说:“很简单,我们要钓鱼上钩引出那个人的老婆和孩子,彻底灭掉她们,这样才能专心对付那个人。当然这件事情很危险,一旦让你女朋友放出他来,我们就彻底输了,我们要做的是在你女朋友放出他来之前,引出他老婆和孩子,知道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