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收尸人

第八章 活人和死人的秩序

这事情越来越玄乎了,原来我们碰到这具孕妇尸体并不是意外,而是被人精心策划好的。明显我师父也知道这件事情,不管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害死了我的女朋友。

车子里面,尚三千说:“知道你刚才回来的时候,诡异事儿为啥有那么多么?”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尚三千说:“因为你那女朋友已经是个死人,而且身上有那孕妇母子的手脚,所以你们能看见路上曾经发生过的那些诡异事情,其实这更像是一种警告。”

可能真被尚三千说对了,我们之前碰见那么多的邪门事就是因为安莹在车上,这次她没在了,我们一路上基本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可以说是一路顺风。

和之前不同的是,现在刑场里面的空气中多了一股血腥味,我有些反胃,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跟在尚三千身后面。

他看了眼周围,没好气的说:“一群贪生怕死的玩意儿。”

很明显,那些狱警和犯人逃走了,先前我接到打给尚三千的电话,内容是想要返回监狱,但是尚三千不准,那些人害怕自己死了,逃跑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现在夜里三四点钟,说玄乎点这是阴气最旺盛的时间段,周围黑漆漆的一片看得我脊背股发凉。不过这次有尚三千在边儿上,这心里虽然害怕吧,但不至于被直接下瘫。

往林子那边看了看,尚三千自言自语的说:“看来你师父那个老鬼还是没能收了他老婆,只有执行下一个计划了。”

我知道下一个所谓的计划,就是指让安莹去把那个‘他’放出来,我大脑里面飞快的寻思了下,那孕妇是‘他’的老婆,而安莹被孕妇做了手脚,也就是说孕妇想要把‘他’救出来,这样的话孕妇一定会去帮安莹救‘他’的。

既然知道了孕妇的计划,那么尚三千肯定就会有所准备,这就是他所说的钓鱼上钩,到时候一起灭掉那个孕妇。

想到这里,我转头问尚三千说:“你嘴里面的那个‘他’到底是谁?”

尚三千有些犹豫,他似乎在决定要不要告诉我这件事情。不过很快就开口说道:“他是监狱白家的人,因为违反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所以几大家就联手把他送到我这座监狱关起来,至于为啥对他下手,这件事情太复杂,慢慢的你就会知道了。”

“什么是监狱白家?”我疑惑的问了一句,听这句话的意思貌似是个家族吧?

这次尚三千闭口不说话了,貌似很忌讳这个名字。

一时间,我和他的气氛有些古怪,就是谁也不说话,各想各的事情。

我们几乎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站在刑场里面,看这架势似乎是在等人。被我猜对了,我们的确在等我师父,他跟尚三千之间有什么隐秘的联系,我们才来这里不到十多分钟就看见我师父一脸是血的走了出来。

我师父叹了一口气:“让她们跑掉了,白家这次做的太过分了,我一定要把他灭在监狱里面,损失一名大将,相当于掐了他们翅膀,看他们怎么样折腾?”

说完,师父又看了我一眼,随后不再说话。

不过看他这种样子,应该已经知道尚三千告诉了我一些事情,我知道再问什么这两人都不会再告诉我,当下也只有自讨没趣。

我现在最关心的只是我女朋友安莹的安全,我不甘心的问:“我知道一定有什么办法救安莹,只要你们告诉我,让我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我师父深吸一口气:“原本她不会有事情的,是你把她叫来,间接的是你害了她。”

我苦笑着摇摇头,冲我师父说:“别揭我的伤疤了,快告诉我吧。”

他看了一眼尚三千,点点头说道:“我叫莫问,你我也不是啥师徒身份,以后你叫我莫老哥,莫爷,叫啥都可以。我只是帮一个旧友带你做一件事情而已。”

我点点头:“莫老哥,能说了吧。”

他深吸一口气:“基本没有什么办法,她已经被白家的人收了三魂,现在只剩下六魄在身了。等完成那件事情后,白家的人会打散她的六魄。”

这种说法我在网上见过,说是三魂可以控制人的思维,六魄能支撑人的行动举止,这句话我原本不相信,但从莫问口里面说出来后,我信了。

“意思是,要救安莹就得从那个所谓的白家下手么?”

莫老哥点点头,说是。

尚三千看了看莫老哥,语气有点关系的说:“老鬼,你没事吧?那白家的人能耐挺高,居然能把你伤成这样?”

莫老哥没好气的说:“他娘的,这次老子被你害惨了,居然没告诉我这孕妇就是白家的人,你们居然把她给毙了,这不是间接的帮了他么?”

尚三千摇摇头:“也不能这么说,最起码现在所有事情都在按照我们的计划走,最近白家越来越不安分了。”

“走吧,这个时候白家应该已经动手了,刚才我伤了那个孕妇,现在她撑不了多长时间了,绝对不能让他出来。”

莫老哥说完就往车子里面走去,我傻傻的跟在后面,这些就跟做梦一样,完全就是天方夜谭。

我刚坐在车子上,安莹就发短信过来了,我打开一看,上面的内容是这样的:呜呜,越子我不想死,救救我。

我扬起头来,连续深吸了几口气才平静了一些。

这次的事情,安莹完全就是一个无辜的人,因为我的关系她被卷了进来。我知道她不怎么喜欢我,但是我却非常的爱她。

看见莫老哥没有事情,尚三千坐在车子里面也是松了口气,后怕的说:“要是你出了点啥事情,我会平了白家,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莫老哥笑了笑:“你忒他娘小看老子了,你来这里接老子,就是害怕老子被白家的人弄死了,放心吧,这把老骨头硬朗着呢。”

回去的路途中,尚三千接了一个电话,挂掉电话后他说白家的人开始动手了,狱警说有人劫狱。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已经让狱警不要插手了,放着他们来,给白家几个胆儿他们也不敢对那些无辜的狱警下手。”

莫老哥冷笑出来:“除了他,要是他从监狱里面出来后,搞不好会疯狂的报复,到时候我们在做什么就已经晚了,这是一步险棋。”

我根本听不懂这两人在说些什么,只知道似乎要对付什么监狱白家,难道犯人还玩拉帮结派组织家族的?

总之,白家的势力大到让尚三千和莫老哥忌惮的地步。

尚三千一脚踩下油门,押运车在山路上狂飙,好几次差点翻到山沟里面,不过都被尚三千巧妙的化解了。

沉默了会儿,我张口问:“莫老哥,那三名金刚真的死了么?”

莫老哥点点头说:“死了,他们不死我们就活不成,这个就是人吃人的世界,你不吃人家就要被人家吃,知道了么?”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用无语面对,这是什么歪道理?反正我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人家不来吃我,我永远不会主动去惹人家。

别看他们两人很轻松,但是车子里面的气氛说不出来的凝重,他们也说过这是一招险棋,要是把那个白家的人放出来,后果搞不好会超出掌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最先沉不住气儿的是莫老哥,他是个急性子,这点我平常和他生活在一起,所以很了解。

他说:“上头命令我们立即放了白家的人,也不知道白家的人换了啥好处,我现在开始有些动摇了。”

尚三千很坚定:“不放,就要把他弄死在监狱里面,上头要是怪罪下来我扛着。”

听到这里我真忍不住问了:“什么白家,什么上头的人,能给我说明白点么?你们得知道现在我也是这件事情的一个参与者啊,虽然没点啥能耐,关键时刻也能吼两嗓子啊?”

尚三千说:“监狱本来就是阴森的地方,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其实这个城市里面有两种势力管理着监狱,一种是像我们这种表面的,一种是地下的。那个被我们关在监狱里面的人,就是地下势力的白家的人。”

他继续说:“我们管理活着的囚犯,他们管理已经死掉的囚犯,但是他犯了规矩,以下犯上,坏了两边默认的界限,所以我们是被迫动手的。你认为每天枪毙那么多人,就一点事情都不会发生么?其实那些死去的囚犯已经被地下势力接管,懂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