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收尸人

第九章 尚家的驱鬼人

我有点担心,都说这个孕妇是‘他’的媳妇儿了,你把人家媳妇儿毙了不说,变成鬼后还要在杀人家媳妇儿一次。是个爷们儿都要疯狂报复吧?从尚三千他们的谈话中不难猜出来,‘他’一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虽然说紧张,但尚三千他们也不忙,该在整还咋整。

可以这样说,我们暂时达成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他们想要杀掉孕妇夫妇,我则是想要救安莹。不管她到底是不是玩我,喜不喜欢我?我都要拼命把她揪出来,就因为我很喜欢她。

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我们从刑场赶到了监狱,这里乍一看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狱警在高墙上来回巡逻,只不过还没有走进去就能感觉到一股子阴森劲儿往脸上打。

在这阴森诡异的地方,越平静说明问题越大,这点从尚三千他们脸上的表情就能够看出来。刚下车子的我,只感觉凉气从脑门儿直钻,连续抽了好几个哆嗦。

莫老哥也没有第一时间进去,他拿出一个铜盘来看了看,铜盘的样子在我看来有点像指南针。尚三千视线也是看向了莫老哥手里面的铜盘,随后说道:“不对啊,要是白家的人劫狱的话,一定会触动我们两人布下的机关,这样铜盘就有反应。”

这一切太平静了,平静的有些过分,我们三人对视一眼,彼此眼睛里面全是凝重。

尚三千拦住性子火爆的莫老哥说:“先不要乱来,等尚家的人来再说,这次大家都急眼儿了,不把对方整死就会被对方整死。我们还是做点有把握的事情,‘他’被关进去之前已经很牛比了,这关了几十年,现在我们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不等莫老哥说话,倒是我抢先说道:“你们杀掉‘他’老婆后,要面对的是一个暴怒疯狂的‘他’,我觉得还是慢慢来吧。我不想安莹因为这件事情死去。”

尚三千他们难得同意我的办法,他点点头说那个人如果出来后,得知自己的老婆被别人弄死,恐怕要变天了。

而且,白家那边的人似乎发现了不对劲儿,也没有急着劫狱,看样子是在等什么?机会?亦或者像我们一样在等救援。

完了,这次看来都撕破脸皮了,这下子那白家更加不会在乎别人的死活,安莹也就更加的危险。

监狱里面传来了一阵刺耳的敲打声,仿佛金属与金属之间的剧烈碰撞一样,正在巡逻的狱警一下子就绷紧了神经。

尚三千摆摆手让他们不要管。

莫老哥脸色凝重的有些难看:“那个人在敲牢门,‘他’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老婆就在附近,怎么办?”

这阵声音震得我赶紧捂住耳朵,这尼玛是什么玩意儿?

这声音一直持续到天亮,折腾了一夜,我们到监狱的时候也差不多到了凌晨五点左右,南方天亮的比较早,五点左右的时候太阳已经冒出头来。

久违的温暖让我放松了一直紧绷的神经,这下子眼睛一花差点坐在地上,这一夜我太紧张了,等放松的时候身子骨有些不适应,说不出来的难受。

平安的度过了一夜,现在我认真的思考起来,是带着安莹离开,还是留在这里再度过一个提心吊胆随时都会丢掉小命的夜晚。

双方都在准备,等两股力量到了极限时,就会发生剧烈的碰撞,到时候最先死的就是像我这类的人。

我有些进退两难,带走安莹的话她一定活不下来,心里面总侥幸着带她去医院里面万一看好呢?不过经历了这些诡异事后,我那丝侥幸也彻底没有了。

莫老哥和尚三千自然知道我在纠结啥玩意儿,也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等着我的决定。我也不笨,参与到这件事来我根本帮不上什么大忙,搞不好还会拖累了他们。

可是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很在乎我的决定,到了关键时刻,我最多能吼两嗓子助助阵,其他的真没辙了。

天色彻底放亮后,我转身看向刑场的方向,那里还冒着烟。经过一夜的扑灭,那火势也被控制下来。我心里面悬着的大石头也放下来了,我还怕火势无法掌控,烧到旁边那个省去呢,到时候我的罪过就大了。

尚三千摆摆手说:“候着吧,可能中午左右尚家的人就来了,到时候灭了他们,这件事情也算落下帷幕了。”

我插了一句:“你们杀了那白家的人,就不怕白家报复么?”

他摇摇头,告诉我这个人犯了两边的规矩,所以白家这边根本没有理。要保住这个人,除非把他救出去送到白家的地盘,否侧的话天王老子也不保住他。

我也算听了个明白,感情白家要把‘他’救出去,就是为了保住‘他。’

来到监狱长办公室的时候,我看见安莹已经在沙发上睡着,她蜷缩着身子,就算睡着了仍然在瑟瑟发抖,就像受到惊吓的猫咪一样。

我心疼的脱下脏兮兮的外衣盖在她身上,此刻的安莹就像惊弓之鸟,感觉身旁有人的她一下子就从睡梦中坐了起来。看清面前的人是我后,她松了一口气,然后眼泪吧嗒吧嗒就往下掉。

我把她抱在了怀里面,安慰说:“放心吧,这件事情很快就过去了。”

安莹的眼睛有些麻木的看着前面,沉默了一下忽然说道:“越子,昨晚我梦见一个孕妇站在我旁边,她头上有一个大窟窿,脸上全部是血。我感觉她好像从我身子上拿走了什么,我好难受。”

“呜呜,我不想死。”

安莹紧紧抱着我,抖的厉害。

我深吸一口气,那或许不是梦吧,不知道为啥那个孕妇并没有在昨晚行动。

她就这样一天不吃不喝,醒过来就发呆,发一会儿呆就睡觉,尚三千让我不要打扰她,容易出事。他给我一张符篆,说是装在安莹的口袋里面可以让她睡的好过一点。

大概在中午两点左右,两辆越野车开到了女子监狱外面,从车上下来一老一少,老的精神奕奕,穿着一件太极服,小的年纪和我差不多,是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人。

我见过的女人中,论起容貌安莹也算漂亮的了,但是在这个女人面前仍然逊色不少。她皮肤白皙,吹弹可破,五官更是说不出来的精致,上身白T恤,下身短牛仔外加一双白色帆布鞋,露出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来。

总之这个女人是极品,不过看她那冰冷冷的样子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容易接近的女人。

莫老哥似乎认识他们,寒暄了几句就带着他们往监狱边上绕起来,看样子是在查看监狱的构造。

我一声不吭的跟在后面,那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人瞥了我一眼,冰冷冷的问尚三千说:“这里怎么会有普通人,快让他走,别到时候拖了我们的后腿。”

一听这话我就不乐意了:“嘿,你这娘们儿说点话我咋就这么不爱听,你以为老子愿意留在这儿啊?切,人长的漂亮又如何,还不是太平洋?”

我故意往她胸脯子上看了几眼,这女人脸上寒若冰霜,恨不得一巴掌把我脑浆拍出来。

尚三千笑了笑,赶紧圆场道:“尚爷,这小子是莫老哥的人,别和他一般见识。”

他们没啥大惊小怪的,倒是我当场就傻眼了,尚三千居然喊一个比他年纪小很多的女人尚爷?我的三观被这句话彻底毁了。

“尚爷,你他娘的神经病吧?一小姑娘装什么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