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们吃的是人肉?

这句话让我和那女人之间的气氛彻底炸开了锅,她转过身来一脚揣在我的肚子上,在剧烈的疼痛传上大脑之前,我闻见了她那条白皙大腿的幽香气味。

只不过这股香味很快就被疼痛占据,我抱着肚子惨嚎起来,这女人完全就是个疯娘们儿,说动手就动手。

“下次嘴再贱,我把你丢监狱里面,安你一个罪名到时候把你毙了,不信的话试试看。”

我这人就是嘴贱,不服输:“老子可是纳税人,你有啥资格把老子丢进去?”

莫老哥一把拉起我说:“行了,别跟尚爷耍嘴皮子,到头来受伤的还不是你?”

莫名其妙的被卷入这件事情里面,提心吊胆了一晚上不说,自己的女朋友安莹现在变得那么邪门儿,忙活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一口饭吃,烟也抽完了。结果到头来还被一个疯娘们儿往肚子上使劲儿踹了一脚。

哥们儿那驴脾气立马就上来了,趁这女人不注意,一脚飞快的揣在她屁股上,随后掉头就跑。这女人转过头来愣愣的看着我,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我敢踹她屁股,尚三千和莫老哥脸色刷一下就变了。

两人看着我,长大了嘴,眼睛也是瞪得跟铜铃似的。

足足好几秒后,这女人才反应过来,她屁股上的确挨了我一脚。

“我杀了你。”这女人咬紧了牙齿。

倒是跟她一起来的那老头哈哈笑,我站在这女人二十多米远的地方一个劲儿的冷笑,我有仇就报,等十年人家都他娘的老死了。

似乎顾忌着什么,这女人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就转过头去,我这一肚子的火也没有心思跟他们屁股后面说废话,监狱里面应该有食堂,先弄点吃的给安莹,再说我也饿了。

最最重要的是得弄一包烟去,好在我兜里也装着几百块钱。

我爬上高墙,跟狱警吹起了牛比,他们之前也见过我和尚三千这个监狱长在一起,对我倒也算客气,这烟都抽够了。其中一名狱警冲我伸出老拇指:“小年轻,你有脾气啊,那个女人来过几次,每次监狱长对她都非常客气,你居然敢当这么多人的面踹她。”

一提起这女人我就来气,说话拽的跟二万五似的,好像我欠她钱也是。

问了问食堂的位置,我往哪里小跑过去,结果被食堂的工作人员告知,今天监狱里面犯人和狱警以及工作人员的饭必须等到六点后才能吃,据说来了客人,得让客人先吃。

这么一说我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当即表明自己的身份:“我就是你说的客人啊,快给我弄点吃的,顺便熬点粥来。”

工作人员死活不干,说得等客人来齐后才能吃饭。

话都还没有说话,就看见尚三千带着那个女人走进食堂,这下子我心窝子紧紧揪了起来,明显这女人也看见了我。她一个劲儿的冲我冷笑,一动不动的堵在食堂门口。

“你再跑一个给我看看?今天我不把你的脚砍了喂那些玩意儿我就不信尚。”

这话听得我毛骨悚然,再加上她那种认真的表情,我真不会怀疑这是开玩笑的。

而且冲莫老哥和尚三千求救的话,不等于落了自己的面子么?当即我昂了昂头,说:“刚才是你先出踹我的,可不能怪我。”

这女人笑着摇了摇头:“怂了?”

我一愣,随即笑着说道:“我怂你他娘的蛋,先去拿俩儿馒头垫着再出来见人吧,不知道还以为是泰国来的呢?”

说完,心里很爽快,火气也是消了大半,不过接下来我真的怂了,这女人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次她恐怕是认真了。

尚三千赶紧说道:“尚爷,别跟他一般见识,成不?卖我一个面子,再说人家莫老哥也在这里。”

这女人深吸一口气,很快就平静下来,只不过看我的眼神多少有些不善。

莫老哥这时候也开口了,让我认认真真的给尚爷道个歉,然后坐下来吃饭,还问我说忙活了这一天一夜,难道就不饿?还有心思耍这些小脾气么?

做为一个有原则的人,既然是她错了,凭什么要我道歉?道歉的不应该是她么?想到这里,我深深看了一眼这女人,丝毫不惧怕的走过去……:“尚爷,我错了,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把我当做一个屁放了吧。”

“贱。”

迎来的只有这个字。

我舔着一张笑脸,做到莫老哥面前,万一这个女人突然发难的话,莫老哥至少会帮我挡一挡。

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绝对不能让自己吃亏。

连上我一共有五人,尚三千之前提醒过监狱食堂,所以这次的饭菜倒也丰盛,只是菜才端上来我就有些不对劲儿。

至于是哪里不对劲儿又说不上来。

跟那女人一起来的老头拧着眉毛说道:“这里的阴气似乎有些重,你们发现了么?”

尚三千和莫老哥点点头。

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在大的能耐一顿不吃也饿得慌,几人也是埋头吃起东西来。我刚吃了一口肉就赶紧吐掉,这肉腥味也太重了吧,而且看肉的纹路也有些不对劲儿。

我是个很敏感的人,第一口就尝出来这肉不对劲儿。

而且,其中一块肉的奇怪形状引起了我的警惕,几人也不吃饭了,疑惑的看着我。

我深吸一口气,当着他们的面用筷子夹住这块肉,然后慢慢的抬起来。肉块的形状越来越清楚,这是一个人大拇指,上面还连着一些东西。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懵了。

好在我们几人并没有多吃,而我更是一口都没有吃,莫老哥盯着这块肉看了几眼,忽然掏出那块铜盘。

我看着铜盘也没有什么变化,可是他们几人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莫老哥站起来说:“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吧,马上就来。”

说完莫老哥就往食堂后面走去,我想要跟上去,不过被那老头一把按住肩头说:“你最好还是不要跟着去,否侧那里的场面会把你活活吓死的。”

我咽了一口,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居然开始反胃起来。

莫老哥才进去食堂不久,周围就刮起一阵阵阴风,那女人冷不丁的说了句:“白家的人把这座监狱渗透了,如果再不行动的话可能就守不住这座监狱了。”

老头对与这个女人好像有点尊敬,就像平辈之间的交流,我大脑里面瞬间想到了一个可能,就是这女人的年纪肯定和老头差不多。

对于这个想法,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女人看起来年轻漂亮,年纪和我差不多,根本没有一点垂暮老人的模样。

还是尚三千懂我,他随时随地都能看出我心里面的想法,当下也不避讳的说:“她叫尚韵,今天二十二岁,但是论起辈分来,她大我三辈,所以我得叫她一声尚爷。”

听完这句话后,我下意识的问:“为啥不叫尚奶?”

说完我就意识到了什么,赶紧闭嘴,叫人家尚奶不是明着骂人家老么?

不知道为啥,一看见尚韵我就想讽刺她,尽管我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为此都掉小命,但就是忍不住的说:“尚韵,这个名字非常好听,但是我有一个更适合你的名字。”

她看着我,意思是等着我说。

“尚面瘫。”

话才说完,我小脸一疼,紧接着就开始晕头转向。

那一巴掌,忒结实了。

脸不苟言笑的尚三千也是笑了出来,不过被尚韵一看就赶紧止住了小声。

几分钟后,莫老哥提着一个人丢到我们面前,这个人脸色淤青,眼睛空洞无比,嘴里面全是青口水。

我看见尚三千倒吸一口冷气:“白家的人疯了,鬼买人,这可是要出大事的!”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