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死亡游戏

这下子,我整个人好像掉到了冰窟窿里面,身上直冒寒气。没有她们帮忙的话,我肯定活不了今晚,最重要的是这无法救到我女朋友,反而白白丢了一条命。

我的恐惧慢慢被愤怒取代,我能够答应做她们的鱼饵已经是最后的底线,而她们却抛弃了我。

掏出手机来,我打电话给尚韵,可提示已经关机。不过尚韵关机之前似乎又发了一条短信给我,内容是让我千万不要和鬼婴玩游戏,可是现在我们已经玩上了。不甘心的我又打了莫老哥的电话,结果还是一样的,关机。

我意识到自己完了。

十分钟的时间转眼即逝,婴儿停住了脚步,慢慢的转过身来。他长大了嘴,里面密密麻麻的三排牙齿,看得人头皮止不住的发麻。

看着鬼婴往我爬过来,我腿上居然没有一丁点力气,似乎只能等待着被鬼婴弄死的结果。只是我不知道鬼婴会用什么方法把我弄死,张开嘴咬掉我的脑袋,还是用更残忍的方法折磨我?

我想要闭上眼睛,却又不敢。

婴儿忽然闭上了嘴,他愤怒的睁大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好一会儿他才说:“现在你跑,我来追你,如果我追到你的话就吃到你的腿。”

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七八米,它说完后甚至不给我反应的就会就往我这边跑过来,不知道身子里从哪儿冒出一些力气,我转身就跑。

在狂奔的状态下,我根本不知道疲累,就像鬼婴说的,如果他追到我的话,会毫不犹豫的吃掉我的一条腿。当幻象着那锋利的牙齿咬在我的腿上时,我疯狂的叫了出来:“啊!”

我发誓,今晚是我这辈子为止跑的最快最远的一次。

鬼婴似乎很高兴,一边跟在我身后一边嘻嘻哈哈的惨笑,我不敢转头去看那模样,生怕自己看见后就跑不动了。

要死了么?真的要死了么?

我一边跑一边想,这种速度没用几分钟就跑出刑场,顺着山路往监狱方向跑去。然而这只鬼婴玩高兴了,什么都不管的跟在我的身后,跟一狗皮膏药似的怎么都甩不掉。

奔跑的路上,我口袋里面的电话震动起来,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是莫老哥打过来的。原本已经绝望的我立马抓到了救命稻草,按下接听键后就吼道:“你们去哪儿了?”

莫老哥在电话里面说:“监狱那边出事儿了,白家的人今晚劫狱,我们都中计了。你也知道监狱里面关的那个人绝对不能出来,不然会死很多人。”

听见这话,原本心里又愤怒又委屈的我一下就炸开了锅,咆哮道:“你的意思是我就该死么?”

莫老哥被我吼住了,在电话里头沉默了下说:“对不起,今晚的计划取消,你自己想办法逃命吧。”

计划取消?听见这句话时,我大脑一片空白。取消这个词意味着没有人能来救我,在漆黑的夜晚,我要从刑场回到监狱,其中的路途谁都不知道我会碰到什么或是遇见什么?

最重要的是,在我身后还有一只鬼婴紧紧跟在我身后,以婴儿特有的性格来说,一旦他追到我,他就会认为自己是胜利者,拿回自己胜利的果实理所当然,到时候就是我的死期。

“哥哥,你干嘛跑这么快?”

鬼婴死死盯着我,眼神变得恶毒起来。

我大脑嗡的一声,赶紧解释道:“如果我被你追到的话,这样游戏就没有乐趣了,对么?”

他若有所思的想了会儿,随后点点头,恶毒的眼神慢慢温柔下来,但从那恐怖的眼珠子深处,我看见了残忍。

其实,在逃命的过程中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最后我跑不动了,就跳下山路边儿上的山沟,那里差不多有十多米,到处是突出来的石头,这样我可以用很痛快的方式结束自己,而不是让鬼婴儿吃掉我的腿,让后把我折磨死。

当然了,这是最后的办法,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还能在周旋一下,这婴儿到底是容易哄。

“咱们跑慢点可以么,我休息一会儿,然后你接着追。”

我试探的问了句。

结果这鬼婴摇摇头说:“不行,哥哥跑快点,我捉到你就要吃掉你的腿。”

这种情况很像猫捉老鼠,猫看见老鼠后会先跟它玩一会儿游戏,然后捉住它,等肚子一饿,就立马要咬死老鼠把它吃掉。

狂跑了十多分钟,我体力不支起来,两条腿就像失去了与身子的联系一样,都感觉不到了。

我看了一眼路边儿的山沟,心想要不要跳下去,鬼婴儿距离我越来越近了。

照这种情况下去,我坚持不了六七分钟了,跳下山沟是最后的办法。转过去跟这鬼婴拼命也是一种办法,但在我眼里面这鬼婴儿已经死了,我根本不能在杀他一回。

终于,我身子一软瘫在了地上,因为惯性的缘故,我擦着地面滑出去好远一段距离。贴着地的那面衣服被拉扯出一条条口子,身上也是挂了不少彩,我仰起头来深深吸了一口凉气,真痛。

我慢慢的怕爬到山沟边上,看着鬼婴迅速的接近我。

“哥哥输了,你不要咬哥哥的腿好不,哥哥再陪你做游戏。”

鬼婴眼睛里面浮现出了残忍的神色,他没有回答我,倒是阴笑着摇摇头,张开了大嘴。里面全是恶心的口水,他想要爬到我旁边,而我则是努力与他拉开一截距离。

但很快我就没有退路了,此刻的我已经趴在了山沟边上,只要在挪动一下身子就会掉到山沟里面。

因为黑夜的关系,山沟里面什么东西都看不见,只感觉到一股股阴风从下面吹上来。

我深呼吸了几口,发现想要跳下去需要很大的勇气,我佩服起那些跳楼自杀的人,决心到底有多大才会跳下去?

“哥哥,你输了,输的人就要接受惩罚哦。”

鬼婴惨幽幽的笑了起来,尽管那张脸非常恐怖,但我还是看见了得意的表情。

或许,被他吃掉双腿我还能活命,只要把他逗高兴了。但是一想到自己没有了双腿,那还不如跳下这山沟沟呢,万一我也变成了鬼呢?到时候我要在半夜里飘到尚韵的房间,然后睡在她和他老公中间。

这些想法只在大脑一闪而过,在鬼婴爬到我身边的时候,我的身子已经伸出去一般,稍微动一下就是跌落山沟的后果。

鬼婴的嘴张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我毫不怀疑他能吞下一个篮球,就在我即将跳下去时,这只鬼婴愣住了。

足足愣了好几秒,他才转头看着监狱方向,随即尖叫出来:“我要杀了你们。”

这一刻,我体会到了这鬼婴愤怒的表情,他眼珠子快要鼓出来,身上的小血管都鼓了起来,随后管都不管我就一头子钻入林子里面,往着监狱的方向迅速赶去。

看着消失的鬼婴,我甚至觉得这是在做梦,老天特给我开了一个该死的玩笑,要是先前在晚上几秒钟的话,我可能就真的跳下去了。

缓了好几分钟,我往嘴里塞了一支烟,点火时整只手都在打抖。

这样就完了?和我想的根本就不是一个结果,不是我贱,而是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什么叫命悬一线,刚才我深刻的体会到了。而在命悬一线时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活着,当出乎意料的结果放在眼前时,我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静下心来一想,我发现鬼婴离开的原因是监狱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联想到刚才莫老哥打来的电话,我顿时觉得心脏猛缩。

我们中计了,这句话包含太多的意思了。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能我去到监狱的时候就能知道了。

接下来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肩头上的血手印,脱掉衣服一看,我肩头上的手印开始流血,不过血液正在凝固。

这些血液是从汗毛里面冒出来的,看着血液凝固起来,我松了一口气。

忽然,监狱那个方向传来一声尖叫,叫声震得我耳膜嗡嗡的叫,不是说声音大,而是尖。就像一辆时速一百七八的车子踩死刹车时发出来的声音,而且这种声音还在放大好几十倍。

这声音我非常熟悉,正是那只鬼婴的,看着监狱那方向我居然发起呆来。仔细算一下,从监狱到刑场的路程差不多有三十多公里路,大多数都是陡峭的山路,开车需要半个多钟头。

而鬼婴离开的时间不过十多分钟,听着叫声的确是从监狱那边传来的,也就是说鬼婴只用了十多分钟就赶到监狱。

这些只说明一件事情,监狱那边出大事儿了……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