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是鬼婴的私人物品?

看着眼前这条路,我有点犹豫,要等到天亮在离开?还是现在回去监狱里面?如果现在回去的话,我根本不知道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我会在路上碰到什么东西?

看了眼时间,现在差不多有四点多钟,在等两个多钟头就天亮了。可是我留在这里的话,安莹怎么办?一想到她被白家的人买掉命我就开始担心起来,当下我咬了咬牙齿决定现在就赶回监狱。

鬼婴这关都过了,我还怕什么?

自己安慰了自己一下,胆儿也壮了不少,当下就往监狱赶去。

还好我手机上安装了一个手机电筒,不至于看不见路,这条土路一面是山壁,一面是十多米深的山沟沟。现在手机的电量还有百分之七十,应该足够我坚持到监狱里面了。

一想到自己被尚韵这娘们儿耍了一通,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次回去一定要跟她摊牌。

也不知道为啥,一路上我居然出奇的顺利,没有碰到任何诡异的东西。我不禁有些疑惑,这么邪门的地方居然会如此顺利。

不过很快我就反应过来,这肯定是我肩头上血手印的缘故。

鬼婴在我身上留下了血手印,就相当于在我身上留下了印记,这就像动物用尿划分自己的领地一样,现在我可以说是鬼婴的私人物品。

半包烟抽完,冷汗干在了身上,和T恤粘在一起,说不出来的难受。

走了一个多钟头,再来半个钟头的话差不多能到监狱了,此刻是五点多钟天色也渐渐的放亮,我提起的心彻底落了下来。

相对于监狱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更担心安莹现在有没有事儿?

我现在累的想要倒地就睡,是我女朋友安莹一直支撑着我,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站在高处的地方我已经能看到那座监狱,天也亮了起来。

从远处看去,监狱显得很平静,能看见狱警在高墙上来回的巡逻,要不是昨晚凶婴突然往监狱赶去的话,我都怀疑起那所谓的监狱出事是不是也是骗我的,对于尚韵这群人,我现在一点都不相信她们。

就连把我带来的莫老哥我也是保持怀疑的态度。

信任这种东西,一旦消失了就很难再找回来,特别是昨晚我差点为此丢掉自己的小命。

六点多钟左右,我回到监狱里面,巡逻的狱警认识我,几乎没有询问就把我放出来了。守在门口的狱警看起来很累,应该一夜没有睡觉了。

我没有忙着进去,而是发了一支烟给他,问道:“老哥,昨晚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看你的样子应该一夜都没有睡觉了?”

狱警接过烟来,对我说:“还不是昨晚闹得,我们接到监狱长的电话说昨天晚上有人劫狱,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劫狱还了得?再说出了事我们得负全责,所以想都没想就开始忙活起来了,你猜怎么着?”

我帮他上了火,问:“怎么?”

他说:“我们忙活了一夜的时间,根本没有发现有什么人来劫狱,我当时挺郁闷的,监狱长不可能用这种事情开玩笑?他说有人劫狱就是有人劫狱,问题是我们搜遍了整个监狱,根本就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说到这里,狱警心虚的看了眼四周,然后说:“接下来这事情可玄乎了,你知道么?我昨晚好像看见一个人,差点把我吓死。”

我不禁问了:“什么人能吓到你?”

他说:“一个早已经枪毙的女人,我绝对没有看错,那个女人被枪毙时还挺着一个大肚子,我听负责执行的法警说,子弹把她脑袋轰出了一个窟窿。”

“这个女人很特别,所以我对她印象很深,随后时间我一寻思,意识到见鬼了,同时知道了监狱长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说到这里,狱警脸上非常惊恐的说:“昨晚的确有劫狱的事情发生,只不过劫狱的不是人,而是鬼?”

他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我活了大半辈子,根本就不相信鬼的存在。可今天早上跟同事碰一起,他们都看见了,这下子我们才相信是真的。”

我点点头,心里平衡了不少,最起码我可以找个借口安慰自己说:昨晚不是她们故意放我的鸽子,而是监狱里面发生大事。

狱警一说起来就叨叨个不停,拉着我咬耳朵说:“以前吧,我就听说监狱这种地方很邪门儿,因为它关的不止有活人,还有死人。同样的道理,我听说管理监狱的不单单有活人,而且你知道为啥很多监狱只要上了年纪的狱警么?”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他深吸一口气,随后说道:“因为监狱里面有很多死去的冤魂,人的年纪一大阳气就开始减弱,所以那些冤魂会把你当做同类,所以不会伤害你。”

这名狱警说的是真话,以前经常从报纸上看见狱警撞鬼的新闻,以至于大众都见怪不怪了,这些人最后去的都是同一个地方——精神病院。

这老哥挺热情的,跟我说了很多关于监狱的秘密,我对于监狱有了一个更深层次的认识。同时也为一些狱警打抱不平,他们很多时候都是被冤枉的,就拿以前经常发生的事情来说。

有很多犯人莫名其妙的死在监狱里面,上吊,咬舌,或者是做梦时死亡等等,很多犯人的家属都觉得监狱里面有猫腻,认为是狱警故意弄死这些犯人。但是狱警根本不承认这种说法,这也让犯人家属误以为是做贼心虚。

其实,狱警真的没有去碰那些犯人,他们都是死在冤魂的手里面。

聊了一会儿,我找个借口离开狱警室,往尚三千的办公室走去。他们三个人果真在里面,听见三人在里面聊得挺欢,我火气往上冒,一脚就踹开了铁门。

哐当一声,三人立马看向了不断冷笑的我。

“呵呵,看你们聊得挺欢,一点都不像监狱出事的样子。”

我叼着烟笑眯眯的说。

尚韵低下头去,根本就不敢直视我的眼睛,她心虚了。

尚三千愣了下,脸上堆着笑容的把我推到座位上,然后说帮我去泡桶面,因为食堂发生那件事情后,所有的工作人员和饭菜全部换了一批,所以现在还不能吃。

我一把推开尚三千,大吼道:“少给老子嬉皮笑脸的,你们让老子去做鱼饵,想要引出那只鬼婴。好,老子答应了,结果关键时刻你们他娘的告诉我……计划取消?”

最后四个字我几乎是吼出来。

说完,我指着尚韵说:“你这个白痴女人,老子打电话你不接,你以为老子吃了撑的爱打电话给你?你知不知道老子昨晚差点被鬼婴弄死。”

原本我不怎么生气了,可是现在越说越气,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老子跟这件事情没半点关系,现在莫名其妙的做你们的挡箭牌,这太过分了吧?”

三人被我一通大骂,低着头没有说话。

看她们的模样,似乎累的不成样子,这样累的体现不单单是精神气,脸色这些方面,更多的是由内而外的散发,我觉得她们好像损失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般。

“行了,别给我瞎唧唧,你现在不是还活着么?”

尚韵抬起头来反了一句,当她抬起头来的那一秒,我发现她漂亮的脸蛋白得不像话,而且似乎有些痛苦。

本来想问问她们有没有事?不过一想到昨晚把我丢在刑场的事情就来气。

我问道:“安莹呢,她怎么没有在办公室里面?”

这句话才问出来,办公室里面的气氛就开始不对起来,我心里咯噔一声,感觉到了不安。

“说话,安莹去哪儿了?”

我语气变得不善起来,我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唯独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

莫老哥看了我一眼,说道:“被白家的人带走了。”

我就好像被雷劈一样的站在原地,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被白家带走是几个意思?白家的人都是那种玩意儿,带走?

见我情绪不稳定起来,莫老哥赶紧补充说:“她还活着,你先不要冲动。”

“老子的女朋友在你们眼皮下丢了,你告诉老子不要冲动?你们还能干什么?你们能耐不是很大么?人呢?”

我一连串的反问让莫老哥几人噎红了脸。

尚三千苦笑着说:“放心吧,你女朋友不会有事的,白家的人一定不会让她死,他们要用她来筹码。”

“筹码,安莹很重要么?她貌似跟这件事情没有一丁点关系吧?”

尚三千点点头:“对,她跟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但却是最重要的东西,我们终于知道白家为什么想要带‘他’离开了,这下子天下要不大太平了。”

看他们的脸色不像说假,只不过现在我还不知道能不能信任他们的,倒是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尚韵问我说:“你怎么样?没有事情吧?”

我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脱掉上衣,让他们去看我肩头上那两个血手印。

莫老哥脸色难看的说:“昨晚你差一点就死了,这流血的血手印就是证明,一旦手印全部变成血后,也就是你丢掉小命的时候。”

这会儿我肩头上的血手印更加恐怖,红得发黑,我也开始担心起来。

期间,尚韵捂着嘴咳嗽了几声,我看见从她嘴里面咳出很多的血来,她受伤了?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