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收尸人

第十六章 地下一层的恶鬼

“你受伤了?”

尚韵在咳出两口血之后,脸色出现了一点红晕,比先前要好上不少。

尚韵来的时候是和一个老头,而且莫老哥和尚三千都要叫她尚爷,说明她不但地位很高,能耐也不会太小吧?现在居然受伤吐血了,而莫老哥和尚三千包括那个老头都没有啥事情。

尚三千看出来我在想什么,他说:“昨晚要不是尚爷出手的话,可能白家的劫狱就要成功了,没想到白家这次居然下了血本要救出‘他’来。”

接下来,他给我讲清楚了昨晚的事情,说不是要丢下我不管的。我的命虽然重要,但是远远抵不上几十上百条人命。而且我也不一定会死,现在我站在他们面前就是最好的证明。

尚三千说完后,我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用我做鱼饵引出鬼婴,然后用鬼婴牵制那个孕妇的计划固然不错,然而白家的人更聪明,他们也不是白痴。

可以说,这个破绽正是白家故意露出来的。

白家让那只鬼婴在我身上种下印记,直到缠死我为止,那么我们肯定会利用这一点来埋伏那只鬼婴,这一点白家也猜出来了。所以那晚白家的人让鬼婴故意牵制祝我们,到时候监狱里面就没有任何防御力量了。

白家的人趁那个时候把‘他’救出来,这样就大功告成,但白家没想到尚韵会在中途反应过来,所以在关键的时刻赶到监狱。可以说两边都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尚三千告诉我,昨晚白家派出了很多力量来劫狱,但是都被尚韵一个人挡下来了,要是昨晚没有尚韵在的话,现在那个人已经出来了,那么监狱里面包括犯人在内谁都活不了。

因此,尚韵受了一些伤,不过也没有大碍。最大的收货是昨晚尚韵灭掉了那个孕妇,损失最大的是白家的人。

我也知道昨晚那只鬼婴为啥会变得那么愤怒,原来他知道自己的老娘被人灭了,我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才保住了一条小命。

间接的,尚韵也算救了我一条小命,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也不能在无理取闹,虽说昨晚差点丢掉小命,不过尚韵她们也不好过。

只是我现在根本不知道安莹是死是活,更不知道她被白家的人带到哪里去了?

“没事吧?”

我问了句,尚韵看了我一眼然后摇摇头,说对于昨晚的事情很抱歉。

她还问我跟那只鬼婴做游戏了没有?我点点头,被那昨晚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她们,沉默了一下,尚韵说:“也算你运气好,不然的话昨晚你们一定活不下来的。”

至于那只鬼婴的下落,尚韵说他逃走了,那时候她因为被白家的力量牵制住,所以没能追到那只婴儿。

我的心彻底沉下去,那只鬼婴逃掉了,说明他以后还会找到我,下一次我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好了,既然大家把事情都说清了,就没有必要在互相责怪。现在我们斩杀了白家很多的力量,算是彻底得罪他们了。可能白家接下来不会罢休,他们下一次的劫狱会更加疯狂,我最担心的是监狱里面这些人。”

尚三千身为监狱长,他不能看着自己的员工为此送命。

倒是尚韵毫不担心的说:“当初我们与那些地下势力达成了约定,我们不插手下面的事情,下面也不准插手上面的事情。这个约定谁都不准破,就算白家在疯狂,他们也不敢乱杀无辜的人,要是谁毁掉这个约定,就等着被抹除吧。”

一直不说话的莫老哥点点头,同意了尚韵的观点,他说:“我们要预防的是那个人,一旦他出来后可能会因为怨气不顾那些约定,从而做出疯狂的事情来,到时候白家可以用很多借口撇清这个责任,说以说那个人绝对不能从监狱里面出来。”

我忍不住问了:“上面和下面是什么意思?”

尚三千告诉我:“上面指的是活人,下面指的是死人,自古以来监狱是怨气最深的地方,所以这种地方经常有怨气及深的孤魂野鬼。经常有犯人和狱警莫名的死掉,经过几千年的时间,死在监狱里面的厉鬼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量。”

“后来在大规模建设监狱的时候,国家请了四位道行非常高深的人来跟这些厉鬼谈判,最后达成一个约定,那些厉鬼不得随手杀死监狱里面的人,而监狱这方面则是默认了他们的存在。你有没有发现,所有地方的监狱都有一个区是空的,那就是地下势力的住处,基本不准任何人进去。”

“慢慢的这个规矩被两边当成了一种默认的交流方式,下面的人经过这么多年的累积,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其中最强大的就是白,许,姜三大家族。那些空的监狱,并不是荒废了,而是地下势力看守的地方,狱房也不是空的,因为它关的不是活人,所以一般人根本看不见里面的场景。”

听完尚三千的话,我差点连骨头都酥了,想不到监狱居然有这么阴森的一面。

想不到白家居然就是那最强大的三大家族之一,得罪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难以想象以后我们遭到对方怎样的报复?

想不到这三大家族中居然还有一个家族姓许,而我就叫许越,真实巧了。以后要是碰见鬼的话,我就说我是许家的人,不知道能不能吓退对方?

似乎看出来我在打什么小算盘,尚韵说:“别想了,那三大家族没有活人,只要是活人就不会是那些家族的成员。”

我很好奇,那她们尚家在上面这一方势力又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

不过这个问题没有人来回答我,我也懒得问,现在我就只想怎样才能救出我女朋友安莹来?

当莫老哥叫我一起去监狱刑场收尸时,我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朝这个方向发展?

“好了,我们要去加强一下关那个人的狱房,你去不去?”

说完,尚三千就起身往外面走去,我犹豫了一下也跟在他们的后面。

我要看看那个被关注的东西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白家宁愿冒着撕破合约的危险也要把他救出去?“

“尚爷,你去休息吧,我们不知道白家会什么时候第二次劫狱?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们很有可能挡不住那些人的进攻,这次白家算是下血本了。”

尚韵点点头,没有说话。

离开办公室后,我安静的跟在尚三千屁股后面,这个年代的监狱设施还是很完善的。在人道这方面充分为犯人着想,狱房里面的设施也是挺齐全的,这是做女子监狱,在监狱的走廊上我都能闻见很明显的香味。

想不到女子监狱的监狱长居然会是一个男的,尚三千这老小子也挺吃香的,连我都开始羡慕他起来。

这监狱在外面看起来很小,但是里面的设计别有洞天,一共有四层,其中一层在下面,而且只有一个房间。

大概饶了几分钟,一道生锈的大铁门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面,铁门前面坐着一个和尚,他敲着木鱼,听见脚步声他眼睛都没有睁一下,当我们好像是空气一样。

“大师,麻烦你开一下门。”

尚三千对这个和尚的态度挺尊敬的,大铁门上面全是各种各样的符篆,和尚站起身来打开铁门,一股寒冷的阴风往我脸上出来。

他们明显也感觉到了这股寒风,当即脸色变换的额有些厉害:“看来‘他’的能耐又强上不少。”

一直闭着眼睛的和尚,也在这一刻睁开眼睛:“那里面关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怨气太深了,一般的超度咒根本不起作用。”

问完后,和尚看见莫老哥他们脸色不对劲儿,合手说:“阿弥陀佛,老衲失礼了,对不起,各位请便。”

这样子莫老哥脸色才好看了一点,走进大铁门以后,就跟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差不多。冷,冷到骨子里面,就像那老和尚说的,里面到底关了什么东西?

一条贴着石砖的小路蜿蜒下去,每隔几米就有一盏小台灯,上面挂着很多专门克制鬼魂的道具。

“那个白家的人就关在下面么?”

尚三千点点头说:“对,待会儿你不要太靠近狱房,小心被他买了小命,无相点命术是白家最擅长的手法。那个人现在深不可测,整座监狱只有尚爷才是他的对手。”

我靠,把尚韵这女人夸的那么厉害,她年纪貌似和我差不多大吧?

一直走了好几分钟,我们才走到地下一楼,这里非常的宽阔,装修更是比上面的辉煌。我看见周围密密麻麻的贴满了符篆,巨大的吊灯把整个空间都照亮。

我不禁感叹道:“啧啧,这种待遇,就算把我关到这里也愿意啊。”

才刚刚走下来,令人心冷的声音响起来:“我出去后,一定要让你们后悔。”

听见这句话时,我当场懵逼,因为这声音居然才有十三四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