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符篆封印大阵

尚三千和莫老哥比较淡然,看来早已经接受了那个人的年龄,我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口中的恶魔居然只有十三四岁。

而且整个地下监狱周围全部贴满各种符篆布下各种大阵,就是为了防止这玩意儿从监狱里面逃出来。

如果里面这个人知道自己的老婆被人灭掉后,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听他的口气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已经在昨晚被尚韵给灭掉了,就剩下那只鬼婴趁乱逃走。

尚三千脸色凝重的看着这个巨大的狱房:“不行,得赶快处理这件事情,他的怨气越来越深了。”

莫老哥点点头,说继续拖延下去的话,不等白家的人来救,这只厉鬼就会自己破开牢门的封印跑出来。到时候就算是尚爷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这样的话很有可能打破一直以来两边默认的合约。

下面的人越界犯事,这是所不允许的。

狱房里面安静了一会儿,忽然说:“咦这味道好熟悉,宝贝儿是不是你来看我了?你娘去哪儿了?”

这句话问得大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啥意思?

很快莫老哥就反应过来,惊恐的说:“不好,那只鬼婴在越子身上留下了血手印,被里他闻见了。”

我恍然大悟,鬼婴是这个人的儿子,他在我身上留下了两枚血手印,所以里面这个人能闻见味道。

尚三千深吸了一口气说:“白斩姬?不要怪我们,是你自己越界犯事,要是让我上头的人知道了,两边达成的合约也算毁了。到时候这个后果你承担不了,就连白家的人也不会放过你,我这是在帮两边呢。”

白斩鸡?这个名字挺有个性。

“宝贝,快来把爸爸放出来,爸爸带你吃好吃的去。”

白斩鸡根本不鸟尚三千,而是继续呼唤着那只鬼婴,听在我耳朵里面,我居然有些不受控制权起来,潜意识里面总想着把这个白斩鸡放出来。这好像一种亲切的呼唤,我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就在我要过去放他出来时,一只手按在了我的肩头上。

被这么一按,我顿时清醒过来,同时一阵后怕。如果我边儿上没有人的话,可能我今天就要做出不能挽回的错事了。

这个监狱的封印只对死人有效,对活人根本没有任何效果,只要是一个活人,就算是小孩子都能轻易的撕掉周围那些符篆,破坏大阵把白斩鸡放出来。如果是死人的话,就算在强大也不能走到这里,就别说把白斩鸡放出来了。

我也知道了为啥白家的人要买掉安莹的命,却又不害死她的原因。这样一来,安莹就成了白家最听话的活人,她可以很轻松的放出白斩鸡来。

这一点尚三千早已经想到了,所以他故意在地下监狱的入口安排了一些狱警和一个老和尚守着,除非是用大规模武装来攻破这个监狱,否侧的话没有任何活人能把白斩鸡救出来。

“不对,这不是我的儿子,你到底是谁?”狱房里面传来了愤怒的大吼声,只不过这声音听起来太幼稚了,就像是一个生气的小娃娃在咆哮一样。

我头皮发麻,忍不住的往后退了一步,也不敢回答他的话。

尚三千看着狱房说:“想不到你这种畜生还会有感情,当初你要是不以下犯上的话,何必闹到今天这一步。说不定今天你在白家的位置有高了一些,还有个心甘情愿为你死的老婆,还有什么不满足?”

白斩鸡大吼:“你懂个屁,她想要和我结婚,就必须到下面来。哈哈,你应该已经把她送下来了吧?到时候我媳妇儿一定会把我救出去。”

那天我还愤怒为啥刑场里面会枪毙了一个孕妇,感情原因在这里啊,那孕妇居然找了一个死人做老公,而且还怀上了死人的孩子,光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

可能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已经被别人灭了,不然的话肯定会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事情来。尚三千他们对于这点也闭口不谈,就是害怕白斩鸡知道这个消息。

我就纳闷儿了,反正白斩鸡被困在这里,去找几个高人联手把他给灭了,这不就成事了么?

尚家不是很厉害么?一定能找出高手来,到时候把他给灭了,何必成天到晚提心吊胆的,怕这儿怕那儿的。

尚三千总能看出我心里面在琢磨什么东西,看了我一眼,他解释着说:“你不懂,这个人犯了规矩这是他的事情,而我们两边的规矩是下面不准上来犯事随便害人。上面不准去惹下面那些玩意儿,大家就这样井水不犯河水。要是我们联手灭了白斩姬的话,相当于我们也犯了规矩,到时候白家的人就有理由犯事了。”

“那为啥还要枪毙那个孕妇?不管她是谁的老婆,总归是个没犯事的大活人吧?“

听见我这么问,尚三千摇摇头说:“你说得对,这女人的确是个普通人,但是不久后她就会成为一只厉鬼。也不知道白斩鸡给她喝了什么迷魂汤,就算自己死了也要把他救出来。”

等他说完后,我终于明白了,就算尚三千不毙了这个孕妇,她也会自杀。而且毙掉这孕妇,就是整个计划的开始,与其让她自杀,都不如来一个将计就计,尚三千知道孕妇会自杀的原因有两点,第一是可以永远和白斩鸡在一起,第二是可以利用白斩鸡老婆的身份去白家搬救兵,只有死人才能找到白家的位置。

她知道自己活着的话,还没走到监狱门口,就被狱警抓了。

我也差不多清楚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当下有些感叹,如果那天我不来而是和女朋友安莹请假去看电影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

“可是,为啥要让尚韵杀了这个孕妇?”

我问了句。

这下子,莫老哥和尚三千脸色变换的厉害,好半天才说:“因为接下来的事情超出了我们的掌控,你应该知道计划不是万无一失的,总有那么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在里面。”

说到这里他就不说话了,明显不想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计划超出了掌控,可以说现在最大的目的就是防止白家的人把白斩鸡救出去。

那孕妇也做到了,她利用白斩鸡老婆的身份去白家搬救兵来救人,昨晚尚韵也因为抵挡白家的人而受了伤。

这下子,事情怕是要往大了闹。

说句实话,我现在最想的是如何救出我女朋友安莹,然后再想办法从这件事情里面脱身。

如果我已经死去的老舅知道这些事情的话,一定不会让我来跟着莫老哥做收尸的工作。

可惜现在已经晚了。

接下来的时间,莫老哥跟尚三千开始重新检查地下监狱里面的情况,不管白斩鸡说什么都不鸟他,莫老哥也再三警告我说,不管他说什么话都不要听,以免被迷惑了心智。

我听莫老哥说,昨晚白家的人差点就来到这里面,还好他们反应的话,在白家进入地下监狱之前把他们拦在了外面,不然的话后果可就大了。

据说昨晚尚韵看见了白家的白斩国,这个白斩国的身份很特殊,在白家整个家族里面,位置很高。不过他躲得很严实,尚韵就是被他弄伤的,虽然白斩国很牛比,但是不敢随便出手,而且要藏着自己,防止被其他人看见。

也正因为昨晚看见了白斩国,尚三千他们这才警惕起来,为啥身份那么高的人会来救白斩姬?要知道如果让地下的另外两大姓氏家族看见的话,肯定会用这个借口来为难白家。

这些都说明,白斩姬对于白家很重要,至于在哪方面重要还不知道?

最后我也懒得想,反正这些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想救出安莹就行了。

我也知道尚三千跟我说了这么多,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当下只能侥幸莫老哥跟我老舅认识,到最后能帮我一把。

反复检查了几次,我看见莫老哥换下一些掉色的符篆,我真搞不懂这玩意儿对死人真的有作用么?以前倒是在电视上看见收鬼大师通常用这种符篆贴在僵尸的脑门儿上,这样僵尸就会听大师的话。

至于现实中,我还没有见过这些符篆有啥作用,在我们活人眼睛里面这种就是一张废纸,用来擦屁股都嫌弃不够软。

一直呆到中午十二点左右才弄好,我肚子也是饿得不成样子,赶紧去尚三千办公室里面泡了一通方便面吃。

看见尚韵在办公室里面睡着,我又帮她撕了一桶,不管怎么说,昨晚她也算间接的救过我的小命,要是她没有灭掉那孕妇的话,我可能就要被鬼婴给弄死了。

“你吃不吃桶面,不吃我都吃了?”

我随便问了句,尚韵这会儿脸上也恢复了不少红晕,听见我这么问就睁开眼睛,犹豫了下说:“谢谢。”

我耸了耸肩,想不到这女人还会说谢谢?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