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灵异摄影师

她做到我的边上,一股女人独有的香味钻到我鼻子里面,我俩儿谁都不鸟谁,安静的吃着东西。

饿了一天,这滋味的确不是人受的,而我一直有自己的宗旨,苦点累点没关系,就是不能饿了自己。

尚韵不说话的时候,有一股难言的气质,就像一副美丽的画卷让人静静欣赏。她坐在我边上小口下口吃着桶面。当然了,我可是见识过她的厉害,冰冷冷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说动手就动手的女汉子心。

她让我真正了解了一句话: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

别看这女人安静下来时美若天仙,但和她坐在一起我还是浑身的鸡皮疙瘩,生怕这女人无缘无故的又对我出手,认识她这几天的时间,我明确相信她真的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所以我匆匆吃了桶面就离开了,从始至终,除了她第一次说谢谢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其他时候都在低着头吃桶面。

离开办公室后,我开始四处转悠起来,现在也不知道安莹被白家的人弄到哪里去了,我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事情?

现在差不多一点多钟,是犯人休息的时间,她们虽然是死刑犯,但活着的时候也有权利享受一切。刚走出监狱,我就看见一块巨大的空地上全部是女人,她们年纪不同,进来之前身份更是不尽相同,或许有的是女老板,有的是上班族,也有的是小贩。

原本一件很小的事情会上升到争吵,而争吵再进一步的话就是打架,如果打架在往上升级一步,那么就是杀人犯罪了。

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站在女人群中,说起来还有些别扭,我根本承受不住这些女犯人投来的眼光,诱惑,惊奇等等。

因为没有事情,我经常找狱警吹牛,所以对于这些女犯人的生活也有了一些认识。她们每天会有固定的吃饭时间,洗澡时间,休息时间,更多的时候是做一些产品。

比如手套之类容易做的东西,毕竟这么大一座监狱,关押着那么多人,总得有一点经济来源。

这么多的女犯人中,还是有很多漂亮女人的,这些女人年纪差不多三十多岁,正是最成熟的时候。我来到这里不到三四分钟,已经看见很多女人冲我抛媚眼了。

我可不敢乱来,这些女人可都是犯了事儿的狐狸精,谁知道她们是因为犯了啥事情才被判死刑的?

其中有个女人过来跟我讨烟抽,这女人年纪在二十七八左右,虽说穿着一套囚犯,但依然掩饰不了她那种美。那笑容很甜,每当笑的时候眼睛会弯成一轮月牙的模样,可以确定这个女人在生活中很爱笑。

自从见到了尚韵的容貌后,对于这些女人的漂亮程度,我已经没有太多惊讶了。

她走过来冲我伸出了白皙的手来,我从口袋里面掏出烟来,本想拿一支给她,想了想我抽出一支烟来放嘴里,剩下的都给她了。

而且我也把打火机留给了她,这个女人冲我感激的点点头说:“你好,我叫姜梦诗。”

同时和我握了一个手,她的小手有些冰凉,但很滑很柔软。我象征性的握了一下,说没事。

她点了一支烟坐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问我说:“这里是女子监狱,为什么有很年轻的男人出现在这里?”

我笑了笑,说道:“因为一些事情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应该马上就可以离开了?”

应该?我跟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住上多长时间,除非找到安莹后并保证她安全会才离开,所以用了应该这个词。

从姜梦诗的言行举止来看,这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女人。

慢慢的她话越来越多,话题开始转向监狱方面的灵异事件来,她说:“我听说监狱这些地方最邪门,你知道么,我听见狱友说,有一个女犯人在洗澡的时候被啥玩意儿给强女干了。”

强女干?听见这个字眼时,我心头跳了下,难道是狱警做的?毕竟女子监狱只有狱警才是男的。

“后来呢?”我忍不住问了句。

她沉默了下,继续说:“后来她怀孕了。”

听见这句话,我认为是姜梦诗是在说冷笑话,尼玛被人强了怀孕很奇怪么?结果她说的下一句话让我脊背股直冒寒意。

“强女干那女犯人的玩意儿不是人。”

冷不丁的一句,吓得我差点跳起来,姜梦诗看见我反应这么大,表情显得很满意。在她们看来这更像是一个挺刺激的灵异故事,但经历过这些事情的我,深深的相信这根本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件真实的事情。

所以才会觉得毛骨悚然,监狱这种地方的确是太诡异了。

说完后,她指了指隔着铁丝网的那块空地说:“你知道旁边那个区为啥没人么?”

我摇摇头,她说:“因为那里是专门关死人的地方,我以前亲眼看见了早已经被枪毙的人出现在那里面。”

这些事情对于她们来说,本应该只是一种故事,但是在她嘴里面却被说的头头是道。

“那你有过这方面的事情么?”我下意识的问了句。

姜梦诗语气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你是说被强上了?目前为止还没有吧。”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更是用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只要是男人都能懂这种眼神。我心里就跟有猫爪子挠似的,但还是忍住了,现在安莹不知道生死,让我去跟别的女人去勾搭,我反正是做不到。

跟尚韵那种漂亮容貌不同,姜梦诗的美是体现在身材上,她长的虽然不错,但是身材这方面绝对是最完美的。前凸后翘,如果有一件合适的衣服穿在身上,一定会让人非常惊艳。

她又点了一支烟,往我旁边做了一点,都能感觉到自己碰到她的腿。我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倒是她还不在意的说:“能帮我一件事情么?虽然我两才认识就让帮忙这有些过分,但是事情成功了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姜梦诗冲我眨了眨眼睛,一副‘我什么都愿意做’的样子,如果放在以前就算她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不过现在我犹豫起来。

看了她一眼,我心想先问问是啥事,反正我不一定会答应,当下问她说:“什么事情?”

她把嘴凑到我的耳朵旁边,吹了一口热气,小声的说:“越狱。”

这他娘的开玩笑吧?我差点惊叫出来,就知道这女人莫名其妙的冲我抛眼神不安啥好心思。我自认为自己不算是个好人,但帮别人越狱这种事情是干不出来的。

“不行,不管你给我什么好处都不行。”

我摇摇头后就像离开,谁知道姜梦诗一把抓住我的手,笑吟吟的站起来说:“也不是真的越狱,我就去旁边那个监狱里面。”

闻言,我看了一眼旁边那座空监狱,顿时想起了尚三千的话。每座监狱都会盖一个区的空监狱,特别是这种专门看押死刑犯的地方。一旦有犯人被枪毙后,怨灵会徘徊在监狱里面,这样的话下面那些人就会把这些怨气很深的怨灵捉起来关到空监狱里面。

可以说,正是下面那些人保证了上面监狱的正常运转,听尚三千说下面势力有三个大家族,这三大家族都是经过千百年时间,由死在监狱里面的怨灵创建的,就是为了保证两边的正常运转。

如今有人要进去一探究竟,这让我瞬间提高了警惕。

现在唯一不敢肯定的是,掌管旁边那座空监狱的到底是哪个家族?

当然了,可以排除是白家,尚三千是不会让白家的人掌管那里的,这不是让自己的敌人和自己睡在同意炕上么?

见我这么大的反应,姜梦诗仍然面不改色的说:“只是觉得很好奇,而且我也不会真的越狱的,我只是想去里面看看就返回。你知道为什么进来么?”

我警惕的看着她:“不管你是为什么进来的,我都不会帮你。”

她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我会拒绝,所以脸上很坦然的告诉我说:“我进来之前是一个灵异摄影师,说白了就是专门去找那种灵异事情,然后通过镜头把它放在大家眼睛面前,我从小就喜欢这方面的事情,所以长大了也做起这个行业来。还记得上次帝都那个雍和宫与地铁闹鬼的新闻么?”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