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八方阴神

我心动了,赚钱的机会就在眼前,我绝对不会放过。不然的话,也不会明知道旁边那座空监狱不对劲儿,还要冒着生命危险进去帮她拍摄素材了。

这个想法,我几乎没有太多的犹豫,当场和她一拍即合。

下面我有跟她说了一些这两天打探好的情况,姜梦诗非常激动,这种样子就好像一个人即将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一样,激动到什么地步呢?这娘们儿居然抱着我的脸啃了一口,我当场就懵在了原地。

姜梦诗也很快冷静下来,红着脸不敢抬头看我,自从认识了这个女人后我发现自己貌似受到了她的感染,心情也渐渐好起来。

她让我找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在上面记了一些货物的名字,这些玩意儿基本和女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她说这些东西不管在高的价格都有人买。

我暂时把白家这件事情跑到脑后,精力全部放在了进货和探清监狱情况这两个方面,在我看来白家那件事情完全就是吃力不讨好。我宁愿趁这个机会赚更多的钱,也不愿意往那件事情里面搀和太多精力。

现在我银行卡上还有四千多块的钱,用来做启动资金也差不多了,当然这种事情一个人有些困难,得在拉一个人来做帮手。毕竟姜梦诗除了能帮我介绍单子外,其他的事情都插不上手。

我找到了平常和我关系最好的狱警,他就是那个闷骚黄,一把年纪为老不尊天天拉着我讲黄段子,足足把我们笑得前仰后翻才罢休,所以老黄在监狱里面的整体声望还是很高的,有他的帮忙我能省不少麻烦。

我听说他家这段时间挺需要钱的,所以我相信绝对能让他答应。

知道他是个直性子的人,最恨那种拐弯抹角的说话,所以我找到他后直接说明了来意。老黄犹豫了下,冲我说道:“看得出来,你是监狱长身边能耐最小的人,但是从他平常对你们的态度来看,你这个人有些分量,帮你不是不可以,我只希望出事时你能保我。”

我点点头,说只要我不出事,就不会让他出事。有了这个保证,老黄爽快的点头,说进货这些麻烦事可以交给他来办,反正他有着狱警这一层身份,所以不用拘束太多。

而且他在整座监狱里面人缘关系非常好,倒也不会出现同事之间刻意为难的情况。

我把那张记着货物名字的纸条交给老黄,让他尽快把这些货物弄到,至于事后的分成,我会给他三成。我这个人虽然爱钱,但一向秉持着有钱大家一起赚的原则,分给尚韵三层,又给了老黄三层,那么我还剩下四层。

一碗水得端平,这样才不容易出事。

一晚上基本没啥事,倒是白斩鸡折腾的动静越来越大,他每天晚上都在冲击封印,最苦的就是那个负责看守的大和尚,每天晚上都要提心吊胆的,以防这尊杀神冲出来,到时候他肯定会杀死所有人。

我很想看看那个十三四岁的白斩鸡到底长什么样子,居然能让整座监狱如临大敌。

第二天早上,老黄开着一辆面包车来到监狱里面,他昨晚连夜进货。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他家小儿子现在要结婚,女方那边要求有车有房子,他小儿子说不把这些东西买了就自杀。

听见这件事情后,我气得直打哆嗦,仿佛是我儿子这样做。生为子女,父母辛辛苦苦把你拉扯长大,到结婚时更是要求买房买车,不买就以死相逼,父母把你拉扯这么大,最不愿意的就是看见子女出现意外。

这样草率的举动,抛开会不会逼死自己的父母不说,光是那颗心,能安么?

俗话说的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们这些外人也不好说些什么。

我立马联系到了姜梦诗,告诉她货物已经送到了,见我手段这么快,她更加兴奋,直念叨有我的帮忙一定能完成那个任务。

她也不含糊,念出一串名单给我,半个钟头内就卖出了好几千块钱的东西,而且进价才三四百。

很多女犯人得知可以通过我这个渠道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纷纷挤破了脑袋的钻,这么大的动静本该引起狱警的注意,但是老黄提前打过招呼,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终于知道姜梦诗说的赚钱机会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就说大姨妈这方面的必需品吧,平常在小超市里面几块钱一包,到了这里足足卖到几十块,利润按了翻了十多倍,而且价格还越来越高。

我只负责进货这些,关于定价和介绍都是由姜梦诗一手完成,她让我把精力放在调查上面,她必须尽快把素材报告弄出来,不然上头的人就等不及了。

不得不说,姜梦诗这个女人有点能耐。

我能弄到东西的消息传开了,不少女犯人通过各种关系找到我,托我帮她们带一些私密度高的特殊物品,其中几样听得我面红耳赤,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果真是名不虚传。

这些东西,以前在外面,她们恐怕看都不会看一眼吧?曾经的女神,如今已面老朱黄,饱经风霜。曾经的老板,为了一块干净的香皂大打出手,这就是现状。

甚至有自认为长相不多的女犯人隐晦的表示,自己钱不够,但可以用别的的东西代替,让我告诉她们地点,但是半个钟头内必须完事。

一天的时间,我赚得盆满钵满,而且这才是刚刚开始,因为今天约好的订单就值五六千块钱,而且以后还会越来越多,毕竟现在消息还没有彻底传开。那些女人也不笨,知道竞争越大,东西的价格就越高,而且经常供不应求。

短短一天的时间,我赚了四千块钱,按照分成,黄老哥和姜莹各一千二,剩下的都是我的。

在社会上的摸爬滚打让我积攒了很多经验,知道有好处大家一起分,所以拿出一部分钱来买些酒菜给其它狱警。

这些人也乐得白吃一顿,晚上换班时,七八个狱警围着桌子坐在一起。

老黄朝我投了一个安心的眼神,我会意点点头,不知不觉中我在监狱的身份也慢慢高了起来。

这点从其它狱警对我的言行举止中就能看出,这其中可能有一些其它因素,也许是我和监狱长尚三千走的很近,也许是我对他们掏心窝子。

吃着酒,黄老哥抬起酒来敬了我一杯说:“你这小伙子关键时刻仗义,看你虽然缺钱,但也不是掉钱眼儿里面的人,值得认识一下。”

说完,自顾自的干了,其他狱警也是纷纷附和起来,说以后要是有什么好处的话关照一下他们。

我点点头,说以后有好处绝对不会忘记他们。

然而,正是我这一举动让监狱出事了,因为所有的狱警全部在食堂里面吃酒,从而监狱其他部分全部空虚了。

牢房里面传来了一阵阵尖叫,叫声听在耳朵里面毛骨悚然。

我手一抖,什么话都不说的就往那方向跑去,这些狱警大多数都是活了几十年的老狐狸,哪儿能不知道出事儿了?

他们抄起手里的家伙也跟在我屁股后面,此刻的女子监狱里面全是敲门声和尖叫声,似乎看见了无比恐怖的画面一样。

尚三千他们也被惊动了,正好和赶来的我碰在一起,我看了他们一眼就钻进监狱里面。洁白的地板砖上全是狰狞的血手印,猩红的血液从牢房里面漫出来。

同时我听见了一道隐隐约约的婴儿笑声:“玩游戏,大姐姐陪我玩游戏,嘻嘻嘻哈哈。”

鬼婴?我大脑一片空白,顿时愣在了原地。

想不到它居然还敢回来,莫老哥脸色凝重的掏出罗盘来,上面的铜针开始不受控制的乱转起来,附近的磁场完全被鬼婴扰乱了,一些无比厉害的厉鬼都不见得能影响周围的磁场。

“这鬼婴肯定感觉到了白斩姬的呼唤,所以想要找白斩姬,先灭了这只鬼婴。”

尚三千眉头忍不住的跳,地面上的血水说明已经有不止一人遇害。

狱警随后赶到,尚三千摆摆手说:“所有人退出去,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要插手,你们守好自己的岗位就成。”

说完和莫老哥对视了一眼:“请阴兵来助阵。”

莫老哥点点头,让狱警跟着他出去搬东西去,大约几分钟的时间就见他们抱着一尊尊貌似水泥切成的雕像进来,这些雕像个个凶神恶面,表情狰狞,刻画的栩栩如生。

一共八尊雕像,搬到这里面后,莫老哥跟尚三千让我们所有人后退一步。随后嘴里面开始叽里咕噜念着听不清的咒语,我光听清楚了最后一句:“八方阴兵,头镇上阳,脚踩下阴,阴灵来犯速来助阵,积极如律,令!”

顿时间,我只感觉走廊上阴风阵阵,吹得头皮发麻。就连先前那些大喊大叫的犯人都是闭上了嘴,明显也感觉到了此刻监狱里面的变化。

贴在雕像脑门儿上的黄色符篆自动脱落,这一刻我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雕像里面飞出来一样,接而我听见鬼婴的惊恐惨叫……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