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肚子里的鬼婴

“不行,这样下去的话会连累到更多无辜的人,让狱警快把这些犯人疏散出去,越子你负责指挥,不要让我失望。”

情急之时,尚三千直接让我命令这些狱警,特别是那句让我不要失望。我点点头,冲身后的狱警说:“你们快去把牢门打开。”

其实,鬼婴今天自己找来算是自投罗网了,不过它似乎比我们预料的更聪明,知道要往人群多的地方跑,这样的话我们出手时或许会顾忌一些。

但婴儿始终是婴儿,它心性还不够成熟,永远玩不过一个成年人。只要疏散了人群,这样的话尚三千他们出手就再也没有任何的顾虑。

现在监狱里面的牢门都是一体化的,老黄按下开关,所有牢门自动开启。早就毛骨悚然的女犯人么争先恐后的往监狱外面跑。

这个时候我大吼道:“留下两名狱警帮我维护秩序,剩下的出去看着犯人,看见不对劲儿的东西就给我一管搂了它。”

走廊里面出现了严重的踩踏尸事故,几名女犯人一脸是血的躺在地上不断挣扎,我赶紧推开周围的人,把这些摔倒在地上的女犯人扶起来。

其中一名女犯人的手被踩得不成样子,几乎是拉耸着,随便扯一下都能把手臂扯下来,她痛得尖叫起来。

老黄拿出防爆瓦斯来想要丢进去,我赶紧阻止他,这他娘丢了更是乱上添乱。我一把抢过他的防爆枪来,对着头顶搂了一管,就连尚三千都被吓得一条,混乱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巨大的后坐力震得我手臂发麻,以前看电视见那些人一手一支枪,打得砰砰响,看着很威风。直到现在我才反应过来,这全是吹牛比的,巨大的后坐力根本无法让人同时捂住两支枪。

“嘻嘻,大姐姐来玩游戏。”在枪声过后及其安静的气氛下,突兀的传来了一道悚然声,所有人瞬间抬头看去,发现头顶上居然有一只样子狰狞的婴儿,它嘴上全是血,拳头大小的眼珠子惨幽幽的盯着所有人。

完了,我心里一凉。

果然,犯人们彻底炸开了锅,情况比先前更加危险,我抬起手里的防爆枪冲着这婴儿的头扣下扳机,砰一声,鬼婴山的极快,但是子弹仍然打在了它的屁股上,顿时血肉飞溅。

鬼婴惨叫出来,一阵阵阴风吹来,鬼婴顾不得疼痛,好像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转身趴着消失在拐弯处。

我看见姜梦诗无助的躲在角落里,整个人脸色淤青,浑身瑟瑟发抖。她睁大惊恐的眼睛,求助般的看着我,我咬咬牙挤过人群一把架起她的手就往外拉。

在这混乱的情况下,一旦摔在了地上就有可能被同伴活活踩死,一尊泥像被犯人踢到摔碎在地。这一刻走廊里阴风大盛,吹得呜呜响,所有人都感觉到一种东西的愤怒,只是看不见到底是什么东西?

尚三千大喊道:“速速归去,不可乱伤无辜,尔等栖身之所,日后在寻不迟。”

说完,他吩咐我说:“注意别弄碎了剩下的七尊泥像。”

我反应过来,这泥像肯定是某种东西的住所,刚才被烦人一脚踢碎,所以惹怒了里面的玩意儿,我们才会感觉到阴风阵阵。

渐渐的犯人都跑出监狱外面,她们三五成群的坐在地上,谁都不说话,那张淤青的脸开始发紫,这是惊吓过度的情况。

同一时间,监狱里面传来一道道尖锐的惨叫声,很多女犯人抱着头尖叫出来,现场的气氛被这几道尖叫推到了极致。

狱警们拿出急救包,开始帮那些被踩伤的犯人做急救,监狱急救室的医生也是急匆匆的赶到这里,一看见现场的情况立马就傻眼了,明显这次的踩踏事故比她预料的还要夸张。

我站起来看着监狱的入口,一股股寒意从里面出来,挺闷热的一晚上,居然让人止不住的打哆嗦。

从尚三千的只言片语中可以猜出,刚才那八尊泥像肯定就是所谓的阴兵,想不到监狱里面除了有活人镇守之外,居然还有阴兵。

那种玩意儿,应该就是防止恶鬼害人了吧?毕竟狱警拿那些厉鬼根本没有办法。

尚三千挺聪明,居然留了一手。

姜梦诗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说不出来到底是害怕还是兴奋,身为灵异摄影师的她或许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鬼魂,如今亲眼看见一只鬼婴,那种冲击力不亚于原子弹在她大脑里面爆炸,所以到现在都没有从恐惧中反应过来。

我深吸一口气,问她说:“还敢不敢去旁边那座空监狱里面拍摄灵异素材。”

我本以为姜梦诗在受到惊吓后,不过在有那个念头。可结果恰恰相反,她很肯定的说道:“去,之前我还犹豫能不能拍摄到有用的东西,现在我更加肯定,如果把那座空监狱解读出来,到时候将会轰动全世界。”

根本猜不出来她是想出名想疯了,还是太过热爱灵异摄影师这个行业。

趁我不注意,这女人居然跑向监狱里面,我心里咯噔一声,赶紧追上去。这个女人没有大脑么,这样做会害死自己?

她跑的极快,一愣神的功夫就冲到监狱里面,我没有丝毫犹豫的跟了上去。

只是,自从发生这件事情后,我胸腔子里面就憋着一股气喘不出来,总觉得非常难受。

说白了,就是心里面有股子不安的感觉。

“白痴女人,快回来。”

我冲里面大吼一声,可是姜梦诗根本就不鸟我,一跟头没有了影子。

一想到外面的局面还需要我控制,也不敢愣头愣脑的追过去,咬了咬牙齿后只能不甘的退到原来的场地。

刚退回来我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明显,难道这里要出事情?

我四周看了看,根本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但是我忽略了一点,我们内部。随意的一撇,让我浑身冒出一阵阵冷汗。

其中一个年纪五十左右的女犯人睁大了惊恐的眼睛看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

这里怎么又出现一名孕妇?

黄老哥他们自然也发现了这名女犯人的不对劲儿,当下疏散开周围的人群,警惕的走了过去。我急忙大喊:“不要过去,这事情不对劲儿。”

老黄朝我摆摆手,示意我没有事情,他把防爆枪对准这名女犯人,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我看见他脸上已经冒出了一层密集的冷汗。

看见老黄走到这女人面前时,我绷紧了身子,随时准备从这女人手中把老黄救出来。不过我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老黄把手指按在了这女人的脖子上,随即脸色大变:“快退,这女人死了。”

死了?那为啥她还睁大了眼睛,两只手摸着肚子不停的颤抖,事出反常必有妖。

老黄也是被吓得够呛,赶紧拉开与这个女人的距离,周围那些女犯人更是离得远远的。

这种悚然的气氛持续了几秒钟后,在所有人惊恐的眼神下,这女人慢慢站了起来,两颗眼仁儿不停的往上翻,嘴里发出一种婴儿的幼稚声音:“嘻嘻哈哈做游戏,我追你们,追到就吃掉你们的腿。”

和上次一样,说完她基本不给我们任何的反应,就往我跑来,因为众人看见这女犯人不对劲儿,所以老早就离得远远的,只有我距离她最近。

看着这女犯人摇摇晃晃的往我走来,我抬起脚来踹向这女犯人的肚子,现在我确定下来鬼婴就在这女犯人肚子里面。

先前它不是还在监狱里面么?

我一股恶寒冒出,手脚开始发麻。

第一次被我用防爆枪轰到了屁股,现在又被我踹了个结实,鬼婴彻底发怒了:“坏哥哥,我要吃了你。”

紧接着我看见了人生中最恐怖的一幕,包括姜梦诗在内的那些女犯人在尖叫声中捂住了眼睛,只要这女人的肚子越来越大,一只手穿过肚皮从里面伸了出来。

然后另外一只手也伸了出来,肚皮被两只手扒开,一颗铜盆大小的脑袋从肚子中伸出来。

老黄他们已经被吓懵了,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尚三千他们现在说不好还在监狱里面寻找这只鬼婴,却没想到它趁乱跑了出来,尽管我们谁都不知道这只鬼婴用什么方法钻进了这女人的肚子,但在我的印象里面,鬼是会法术的,它们无所不能。

鬼神鬼神,要不然的话,世人在说神的时候也不会带上一个鬼字了。

通知尚三千他们的办法就是在外面弄出动静,我赶紧命令老黄他们说:“所有人用枪搂它,小心不要伤到人。”

说完,我抢过老黄的防爆枪,都没有瞄准就搂下了扳机,其实我知道就算子弹打在鬼婴身上也不见得能伤到它,而且能不能打中都是一回事。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尚三千他们听到外面的枪声。

和我想的一样,这只鬼婴非常敏捷,没有人能打中它。不是说它能跑过子弹,而是移动速度太快,无法瞄准。

见它往姜梦诗冲来,我立马挡在中间扣下扳机。

鬼婴速度太快了,眨眼的功夫就往我咬来,密密麻麻的三排牙齿上全是残肢碎肉,我本能的用枪声反甩过去。

鬼婴被我甩飞,而我也不好过,肩膀子上被抓出了几条深深的伤痕,血液止不住的往外冒。

几乎我都没有反应过来,鬼婴就第二次往我扑过来,当那股子腥臭味钻到我鼻子里面时,我心里苦笑起来,这次真的完了。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