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收尸人

第二十二章 莫老哥的暗示

死亡,距离的这么近,我连眼睛都不敢睁开,生怕看见接下来血腥的一幕。

忽然,一只手轻轻的放在我肩头上,我只是感觉那只手的主人随意一拉,我就被很强大的力量拉倒后面前。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后,我看见了尚韵那张很漂亮的脸蛋,美中不足的是这张脸蛋仍然冷冰冰的。

看着尚韵挡在我前面,我绷起来的身子骨也是放松下来,这才发现自己脸上全是豆大的冷汗,膀子上那几条被抓开的伤口传来了刁钻的火辣劲儿,疼得我直吸冷气。

尚韵这女人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张紫色符篆,哗啦一声,谁都没有注意看这符篆是不是被尚韵用打火机点着了,在空中就爆发出一团火来。好家伙,那一手本事看得我心里直叫好,如果场景允许的话,我肯定要鼓掌加油。

鬼婴惨叫一声,自知再不走肯定要栽在尚韵这娘们儿手里,当下哪还敢做游戏?大脸一转就灰溜溜的跑了,哪儿还有刚才的威风气?

随后几分钟的时间内,尚三千他们也赶来了,看着那个惨死的女犯人,我见他脑门儿上青筋直跳,牙齿咬得咯嘣响,好端端一条人命就没了就没了。

“这只鬼婴太聪明了,得赶快想办法除了它,不然生出变故来我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尚三千憋着一股子火,又没有地方撒,当下独自一人转身就离开了。

今天晚上发生了这一台事情,吓坏了不少人,尚三千联系了几名心理辅导师连夜赶来,好安抚一下这些女犯人的情绪。要是不闻不问的话,监狱还不得炸开了锅,不得不说这些心理辅导师还真是靠耍嘴皮子吃饭的。

一通说教,说得犯人分不清东南西北,最后愣是让她们以为自己看见了幻象后才罢休,我知道这是一种催眠的手法,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解释,它可以让人迅速忘记掉一些事情。

反正这些手段玄乎得很,要真仔细说起来,没点专业知识还没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老黄他们检查了一下,今晚共有四名女犯人被凶婴杀死,其中一个死法最惨,脑袋被什么东西咬得稀巴烂,房里面全是血,几名狱警心惊肉跳的清理了一晚上。

其中一名被咬掉了腿上的肉,才听见这个报告时我就猜出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起来这名死去的女犯人也够倒霉的,当时鬼婴肯定要求和这名女人玩游戏,女人跑凶婴追,追到就吃掉她的腿。

倒霉就倒霉在这儿,一个几平米大小的房间,她能跑哪儿去?

剩下的两人,一人死于监狱发生的踩踏事故,一名被凶婴钻到肚子里面。

后来镇守地下监狱的大和尚亲自来念经超度,这些都是死刑犯,基本活不了多长时间。

今晚上最高兴的恐怕就是姜梦诗了,亲眼看见这些事情后,她知道自己以前拍摄的事情都是真的,还有什么比这种更能让一名灵异摄影师高兴的呢?

她越发缠着我赶快弄清监狱周围的情况,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那座空监狱里面拍摄,她说下一部震惊世界的作品可能就是在这里诞生,到时候她一定会在颁奖典礼上把我介绍给大家。

这女人还真是想出名想疯了。

至于这件事情发生的缘由,尚三千也没有追究下来,如果不是我拉着这些狱警去喝酒的话,或许就能防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我心里还是有股内疚感的。

第二天早上,老黄忙了一夜连眼睛都没有合上一秒就忙着去进货,姜梦诗也不停催促我赶紧进货来,很多人都等着要一种东西——冥钞。

关于昨晚的心理辅导,很大一部分的女犯人渐渐接受了那是幻象的事实,但少部分人清楚的知道,昨晚她们看见并不是幻觉,只是嘴上没有说出来而已,所以就想着买一些冥钞烧一烧,虽然不知道起不起作用,但也能起到心理安慰。

早上莫老哥找到了我,他让我这段时间早最好不要离开监狱,不出意外的话白家应该要动手了,这一次白家或许会派出大部分力量来劫走白斩姬。

我问莫老哥说:“白家为啥要劫走白斩姬,他在白家的地位很重要么?”

莫老哥说:“嗯,的确有些分量,其实要救走白斩姬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白斩姬知道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足以让上下两边的人震动。也正是因为这个秘密,白斩姬才被关到这座监狱,由尚三千看守。”

自从来到这座监狱以后,我和莫老哥在一起的时间少得可怜,更多时候他都是与尚三千去办事。

“莫老哥,给我说说你跟老舅的关系吧?”

我随便问了句。

但他却摇了摇头说:“有些事情你最好不要多问,该知道的就算你不想知道我们都会主动告诉你,但是不该知道,就算你问破了天我都不会告诉你,等时间到了,你自然就会明白这一切的事情。”

我有点不甘心,接着又问:“那你总能跟我说说尚三千与尚韵的背景吧,一个是监狱长,一个是很神秘而且冷冰冰的女人。”

莫老哥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我了,他说:“尚这个姓氏其实不算是一个家族,而是算一条血脉,你应该听说过当年帝都建设地铁时闹鬼的新闻吧?其实那次是施工队动了地下的根基,扰了下面的静修,后来上头派人去跟地下那些东西谈判。那次去谈判的人一共有六人,尚逍子就是其中一个,别人叫他逍遥老道,可以说尚这个姓氏正是因为逍遥老道才步步高升。”

这件事情姜梦诗跟我提到过,原来她说的全部是真实事情,怪不得把这些新闻发到网络上会被有心人弄到监狱里面来呢?

想了想,我说道:“关于监狱这方面的谈判,我估计逍遥老道也是其中一个吧?”

莫老哥点点头说:“正是如此,那六个人都是行业的泰斗级别的人物,一般只为高层服务,寻国运,断生死,铁口一出无人能改,相字一说,无形无状,无根无源,斗星移之,相形变之,亦有亦无,得命享之,指的就是逍遥老道的修为。”

虽然听不懂,但觉得好厉害的样子,我猜尚韵一定跟这个逍遥老道有很深的关系,不然身份不可能这么高。

我又问:“那跟着尚韵来的那个老头是谁?似乎很调调,但又给人一种沉稳内敛的感觉,这几天都不见他出手,要是不注意很容易把他忽略。”

莫老哥笑了笑说:“他就是我们的最后一张王牌,逍遥老道的侍者,专门保护尚爷的安全,至于太多的不能给你说,所牵扯到的东西太多了,至于你为何被参与到这件事情里面,说到底这是命中注定的,用江湖神棍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天机不可泄露。”

我撇了撇嘴,权当听个故事了。

见我满不在乎的样子,莫老哥抬起手来就敲我脑瓜子,敲得咣咣响,疼得我眼泪打转。

“哈哈,行了,有些话只能你我知道,刚才我已经告诉你了。”

才这件这句话,我眼珠子瞪得跟铜铃似的,你往我头上招呼几下就告诉我了?恕哥们儿愚昧,没有老孙那般精明,菩提祖师三敲猴头,老孙悟出其中意思,所以夜里就习得七十二般变化。

我就寻思着,有些话只能我们两个知道是啥意思?往我头上咣咣敲几下又算几个意思?

想不清楚我就没想了,老黄把货进来,今天赚钱的日子到了。我笑眯眯的点了一支烟,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还有半个钟头就该犯人休息了。

我去面包车看了看,第一天因为谨慎的缘故,老黄没敢进太多的货物,只不过尝了甜儿头后,老黄开始疯狂进货。这一辆小面包车全部塞满了东西,我不禁乐呵起来,今天口袋又要满了。

这还真是一趟好差事。

看见老黄腰包鼓了不少,几名狱警也隐晦的跟我表示过,愿意加入我们来。其实这些也不需要太多的人手,不过总不能断了人家的财路吧?你在人家地盘上赚钱,不给人家一点好处是行不通的,这个理儿,谁都懂。

我想了想,告诉其他狱警说:“这些女犯人在外面肯定还有家属或者财产这些,你们可以当跑腿,如果这些女犯人要稍人带钱的话,可以去帮下忙。毕竟死水不经瓢舀,细水长流才是王道。”

不过我也警告他们,一定不准私自贪掉人家的钱,或许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如果被我发现了,我会立马翻脸不认人。

赚钱,也要有赚钱的底线,虽说这些犯人大多数都是被叛了死刑,我们这种相当于发灾难财的性质。不过换一种想法呢,我们可以很大程度上满足她们的需求,给她们一种最后的物质享受,毕竟人死了再多的钱又能干嘛?

要是这里面的规矩变了,味道也就变了。

其他狱警点头保证,绝对不会做出过分的事情来。

这个消息才传出去,很多女犯人纷纷留下自己的地址或者联系人,让狱警帮忙跑腿儿带钱去。

当然了,我们只负责带钱和家人对犯人的关心问候,不负责带除这两样之外的任何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