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前妻,总裁一宠到底

第1章 惹火的女人

海市,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屹立在海边的卡斯顿国际大酒店在彩色霓虹的照耀下越发的妖娆迷离。

刚刚从咖啡店里兼职下班的楚凝夏疾步走进豪华宽敞的电梯里。

她轻轻按下了28层的电梯,之后便对着墙面的大理石镜面整了整凌乱的头发。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暗淡的走廊射灯映衬着这酒店的豪华和暧昧,女孩微微一笑挪着轻快地脚步来到2808门前。

棕色的木门虚掩着,客厅里昏黄璀璨的射灯投下了簇簇散光,豪华的装修很是精致气派,巨大的落地窗的窗帘随风而动。

“许大哥?许大哥?”

楚凝夏一步跨进了房间,将门关上,怎么会没什么没有人应声,不是许大哥让她来找他的吗?

正在疑惑,此时却听到了漆黑一片的里卧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

楚凝夏摸着黑的来到里卧,倚着墙边低声道:“许大哥,是你吗?你为什么不开灯?……许大哥,你怎么出国了也不提前说一声呢?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邵青青的老爸托人给我找了一份环卫工人的兼职,收入还不错……你知道前一阶段我因为交不起学费不得不休学,现在有了这份稳定的工作,也有了收入保障了,我准备重新申请入学了。”

是的现在她可以安心的完成学业了。

从小到大,妈妈总是趁着爸爸出差加班的时候虐待她,每次都有许念成照顾她,尤其是三年前爸爸突然出事成了植物人,许念成一家更是对她照顾有加。

可是半年前许家突然悄无声息的出国,这让她失落了好久。

就在几天前,她突然接到了一条陌生短信,他说他是许念成,让她今天来这里,他要为她庆祝生日。

对,今天是她的22岁生日。让她更没想到的是,许念成居然要回来给她过生日。

此时楚凝夏,双手紧紧地撵着衣角:“许大哥,你怎么不说话,谢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我,这么多年,幸亏有你在我身边陪着,还有,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

忽然一阵冷冷的阴风在耳边划过,楚凝夏猛的抬头,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突然欺身而来。

砰的一声,楚凝夏的脑袋碰到了墙壁,一股陌生的古龙水伴着一种清新而神秘的味道瞬间侵入鼻息的同时

一只滚烫的大手也紧紧地锁在了自己的喉咙上。

“什么人?”低沉而喑哑的陌生男声在楚凝夏的耳边震颤。

“你,你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你!你要干什么?”楚凝夏被那只炙热的大手狠狠地掐住了喉咙,呼吸不畅,声音有些嘶哑。

“不认识我?不认识我怎么会有我房间的房卡?”这个男人似乎在隐忍着什么,说话的声音越发的嘶哑而压抑,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楚凝夏想反抗,可是那绵柔之力却丝毫不能撼动这个高大强壮的男人,“我真的不认识你,门没关,我没有房卡,我是来找我朋友的!我找许念成!”

“是那个许念成指使你来的?”冷厉的声音如利刃划过耳膜,然而他紧掐着他的脖子更是加大了力度,惹得楚凝夏一阵咳嗽。

“松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指使人?什么男朋友?我就是个学生,许念成是我朋友,我来是因为他要给我过生日!是你走错房间了吧!”楚凝夏的声音在那只滚烫的大手的遏制下越发的微弱。

此时屋子一片漆黑,透过窗外淡淡的月光,她隐隐约约看到一张俊逸而模糊的脸。

那绝对应该是一张无比精致而深邃的脸,而那双黑瞳锐利而幽深,即使在那静谧的夜里仍旧是隐藏着某种戾气。

而他正居高临下逼视着自己,那温热的呼吸,肆无忌惮的喷洒在她的脸颊。

“呵呵呵…..”男人声音深沉而隐忍,还带着一种讥讽。“你说我走错了房间?你知道这个酒店要多少钱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有这个破酒店不就是几百块钱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楚凝夏有些不服气低声反驳。

然而耳边却传来了男人冷嗤声:“几百块?你当是快捷酒店吗?在这里住一晚要8万,你以为你是谁,说,你到底来干什么?”

楚凝夏干咳了两声,皱了皱眉,“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先松开手!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女人的声音透着慌乱。

她双手握着拳头抵着这个陌生男人的胸膛,只是毫无章法的拍打着。

眼前的男人刚刚淋过冷水,全身都是湿湿的。可是透过冰凉的衣料,楚凝夏还是感觉到了他身体不正常的热度。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如果惹上他,将会成为她一生都挥之不去的阴影。

然而此时即使她狠命的推打,可是眼前的男人却如泰山般丝毫的岿然不动,反而有种要压在她身上的感觉。

“放开,放开!”

“该死的女人,让我松手,不可能!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是不是那个老头子让你来的?说!他到底给了你多少钱!”男人说完便加大了掐着她的力度,那低沉而嘶哑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却更像一个来自地狱是使者要将她捏碎。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老头子?什么钱?咳咳咳……”楚凝夏只觉得呼吸越来越薄弱。

“快说!你是不是他派来的!”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知道!……”

楚凝夏几乎不敢呼吸,只能听着对面男人粗重的呼吸在耳边起伏……

时不时还有炙热而豆大的汗珠滑落在她的脸上……

而男人的滚烫的身体已经慢慢地靠近自己的身体,楚凝夏怎么会感觉不到男人这种布满了雄性荷尔蒙的压迫感。

她猛的抓了他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直到嘴里有血腥味开始蔓延,都没有松开。

几乎同时,耳边传来了男人痛的闷哼声:“该死……”

下一秒白皙纤细的手臂被狠狠地束过的头顶,精壮倨傲的身躯,失重般的瞬间压了过来,清晰地骨骼,如利剑般抵在了女人单薄的身上。

他一直在忍,可是这个女人却像个小狮子一样在他的怀里不停的挣扎,那柔软的的小手每一次捶打他的身体,更像是一只羽毛一直轻轻的扫过他不受控制的心智。

他向来不会被这种药物迷惑,可是她却在刚刚狠狠地咬了自己一口。这一口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此时一股莫名的热流已经从他的下腹直窜至四肢,骤然之间全身的汗毛和血管都迅速喷张。

仿佛有人在他越发燃烧的皮肤上浇上了烈酒。身体已开始不受理智的控制....

男人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滚烫热络的大手,已经迫不及待的去探索……

“啊……松开我,求你了,你不要这样!”楚凝夏开始而低声求饶,她意识到了这男人的危险。

她不是小女生,她意识到了他身体的变化和汹涌。

“该死的女人,是你惹得火!我已经给你机会了,可是你没有把握好!……”紧接着伴随着男人又一声低吼,柔软的身体瞬间被狠狠地一抛,落在了不远处柔软的床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