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前妻,总裁一宠到底

第2章 真的是第一次

此时宽大的总统套房里仍旧是幽暗一片,楚凝夏惊恐的眼神瞬间放大,直直的定在了眼前越走越近的身影上。

这个男人冷寂的如鬼魅一般似乎能射人灵魂,仿佛一瞬间就能将她化为灰烬。

“你别过来!……”

“女人,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男人冷蔑的讥笑声在屋内回荡。

他的气息更如这深夜的一口魔井,似乎下一秒就要将她吞噬。

而豪华的奢靡的总统套房里厚重的窗帘不住的被风撩起,耳边充斥着到男人粗重的呼吸声,还有她凌乱的心跳声。

下一秒,倨傲的男人冷笑了一声猛地欺身而上,铁一般的臂膀身子紧紧裹住了柔软的身子,火热的大手早已伸向密树花丛。

“混蛋!”女人修长娇莹的双腿疯狂的踹着,想要挣脱男人的如焦炭一般的身体。

可是,这个男人仿佛可以控制天地,轻而易举的攻克全部,勇猛的熨帖而上跻身其中……

“装什么装,难不成还是个处?我就不信老头子会这么优待我!”

“你放开我,求求你….我不是那种女孩,……求求你,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只是别碰我!”楚凝夏颤抖着,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放开你,休想!”男人冷笑了一声。

狠狠地贯穿撕裂…..

只是等男人冲破阻碍的那一刻,他骤然僵住。

她居然是第一次。

……

此时身下的女人不住的颤抖着,层层的密汗已经打湿了她的长发,他咬着的耳朵里,时不时的滚落酸涩的液体。

她哭了,哭的很伤心。

不知为何,此时埋头在女人颈间的男人只觉得心中一疼。

他本不想碰这个女人,但是,这药实在是太厉害,于是他决定不放过老头子主动送来的货!

这个老头子为了要个种几乎不在乎他的性命了。而且,他也不相信,老头子会送来什么好货,所以,他今晚肯定会狠狠地挞伐!

这样的女人不知什么钱!

可是他错了,这个女孩也许不是……

此时他能清楚地感受到了身下的女人战战兢兢地颤抖,她的泪水滚烫炙热,颗颗滴在了他的心头。

片刻之后,男人不假思索低头狠狠地攫住了那温润的唇瓣上。

不是爱怜,不是疼惜,只是在那么一刻,对这个女人恐惧和颤抖的一丝补偿。

向来洁身自好的他,从来不让女人近身,而且他也未曾亲吻过女人。

亲吻,在他认为,是无尚爱情的象征,是两个人情深意切的交融,但是此时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吻了过去。

可是一碰到那软糯的唇,突然有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他从来不知道,吻一个女人是这么的甘美而醇香,像是品尝一只可口的甜点。只消一口,他就上瘾了,此时身体的渴望已经让他控制不住想要将她吞噬掉。

然而楚凝夏,那一刻胸中的空气被挤压殆尽。

眼前的男人刚刚还是在疯狂的撕咬,像是一头凶猛的野兽,可是此时却温柔异常。

他轻轻在她的唇里逡巡着,好像是在呵护一样宝贵的珍品,又好像是在含化一颗软糖。他如有龙的舌轻轻扯着她的神经,此时在她内心深处,一种从未有过的一种热情冉冉升起。

不行,不可以!

可是女人最终还是没忍住身子开始微微的轻颤…..

男人似乎察觉到了女人的柔软的答复,满意的再一次加深了所有的索取,炙热的身体紧紧地抱着女人纠缠不休……

静谧的总统套房里,迷离一片,荼蘼的呼吸声布满了整个屋子,此时窗外黑重的空间仿佛也变得迷幻暧昧,让人沉醉……

*

清晨。

阳光透过纱曼散射在床边,微风吹拂着纱幔微微飘动,白色的丝被中露出了女人光洁的脊背。

而此时的楚凝夏却被噩梦深深折磨。

火光冲天。

夹杂着玻璃耐不住高温而爆裂的声音。

空气里弥漫着焦油的味道,木制品,塑胶制品,甚至还有人的焦糊味。

“快跑,快跑!”耳边是男人女人们慌乱的惊叫声。

啪,天花板上的一块大扣板掉了下来,同时也带着电线所擦起的火花,男人突然拉着女人想冲出去,却被这扣板正好砸中,两个人同时灼烧起来,大火蔓延了她们的全身,头发瞬间点燃,衣服,皮肤……

耳边是他们惊恐的吼叫声……

此时,一个黑衣人出现在这大家的眼前,面目狰狞,笑声猖狂。

……

啊的一声惊叫,汗流浃背的楚凝夏睁眼,她猛地坐了起来。

这是个什么梦?

此时,房间里的空调开得有些低,满身冷汗的她突然打了个喷嚏,这才恍觉全身的疼痛。

定睛一看,豪华包间已经凌乱不堪,而自己正赤身躺在柔软被褥里,身上的敏感部位赫然印着深深的吻痕,还有被单上那朵晕开着的红梅,而耳边传来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

天呢,昨天晚上她和那个陌生男人?

在她怔忪时,浴室的流水声戛然而止,浴室门突然打开了。

氤氲水雾中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精壮的男人,一双修长而遒劲的双腿,精赤的上身雄伟而健美,而腹间的八块腹肌更是性感而饱满。

此时,男人已经从浴室中走了出来,他低着头,修长的手指不住打着精短的黑发,水珠四溅,脸颊的水珠顺着他修韧而白皙的脖子滑过他的胸前,顺着棱角分明的腹肌滑落到腰间围着的白色浴巾里。

而他的身上到处是抓痕,不用想,这是她昨晚的杰作。

她还记得他热烈的顶撞让她头晕欲裂,楚凝夏瞬间脸红了起来,紧张的呼吸也变得急促。

有着鹰隼般的敏锐视感的男人似乎察觉到这空气中的异样,他忽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微微抬眸。

四目对视的一刹,楚凝夏呼吸一窒。

那是一张精致的脸,浓黑而修长的眉峰裹着一双锐利而深邃的黑眸,坚毅的鼻翼刻画那张脸的棱角分明,削薄的唇瓣紧抿成线,眼神相触的那一刻那张冷漠的脸上多了几分凌厉,而那双湛黑的眸子,如寒潭深渊般的冷冽,似乎能射人灵魂与无形。

他仿佛就是一尊天神般的尊贵和优雅,威严却又不可近身。

楚凝夏虽然裹着被褥,却感觉到这空气瞬间被凝固,被冻住,身后莫名泛起了让人心悸的阵阵恶寒。

“女人,醒了?”低沉而醇厚的声音传了过来,他的眼底晕着讥讽随意扫了她一眼,冷硬的下巴带着不可亵渎的威严。

御靖南随手拿起了酒店的睡袍穿上便直接坐在了沙发里,修长的手指已经点上了一支烟,他轻轻允了一口,仿似阎皇般的不羁而冷傲,之后便吐出了缕缕的轻烟。

此时那幽深的黑瞳便转眸望了过来,只是再次对视的那一刻,御靖南手里的烟微微一颤,烟灰落到了他的身上。

微微的灼热感,让他不禁皱了皱眉。

刚刚她睡着的模样很是安静淡然,却又透着几分温婉,而此时醒来,那双灵动的大眼,清澈见底,仿佛如瑶池般清冽。

这样的她,突然让御靖南一时有些愣怔。

那双眼睛,是那样的美,如清泉,如玫瑰,如红酒,更如一块让他沉醉不已的画,这样的画面,是那样的熟悉,看到第一眼,就让他的心莫名的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