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前妻,总裁一宠到底

第7章 恃宠而骄的男人

御景阳露出了他那标志的儒雅笑容,从兜里掏出了他的手帕,“谢谢你救了我爷爷,擦擦汗吧,辛苦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爷爷就危险了!”

御景阳就这样看着楚凝夏,树荫下的楚凝夏清秀可人,白皙的皮肤被太阳映的通透红润,因为背着爷爷所以累的满脸的大汗,而此时的御景阳有一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要知道,认识楚凝夏是在一年前。

那时候,御景阳讲课的时候,都会布置一些重要的学术论文,因为楚凝夏准备的论文总是很好,所以私下御景阳也就注意了这个学生。

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上课的时候,他渐渐地开始关注这个女孩。

他的目光总是无意间追随者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她喜,他便整个课堂都活跃,她静,他便整个课堂都严肃,她心情不好,那节课,他肯定会因为论文不好而发火。

时间一长,御景阳经常会借着讨论议题而和这个女孩相熟起来。

只是最近这半年突然在没有见到楚凝夏来他的选修课,而他也去艺术院校侧面打听过她,只是听说她突然休学了。

一直没有在能见到她,一直让他觉得心里很遗憾。

御景阳不是毛头小子,他知道这种莫名的关心并不是空穴来风,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喜欢这个女孩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么多?

可是更没想到的是,今天能在这里见面。这难道就是缘分?

不管怎样,他不想再错过。

御景阳没能克制住心里的兴奋:“楚凝夏,怎么最近这半年都没有再上我的选修课?你为什么要休学?”

楚凝夏一愣,“御教授,你怎么知道我休学了?”

御景阳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奥,是有一次你们学院的学生来上课的时候说起了,我才知道!”

楚凝夏莞尔点头,“嗯,我因为家里有事所以休学了,不过现在已经再准备重新申请入学了!到时候,就可以再去上你的课了。您讲的艺术与理论,特别好,总是会让我收益很多灵感。”

御景阳了然的点了点头:“随时欢迎,毕竟你的论文,却是很有见地!自从你不来上课,我就在没有见到过好的设计思路!对了,今天你救了我爷爷,我得谢谢你,一起吃顿饭怎么样?今晚有空吗?”

楚凝夏笑着:“不用客气的,御教授!”

此时御年益一直在旁边意味深长的笑着,他看出了自己的孙子傻傻的喜欢人家姑娘了。

只是这方法好像不大对。

于是笑着说:“楚姑娘,我可从来没有看到我孙子主动邀请过哪个女孩跟他一起吃饭,你可是第一个呢!”

楚凝夏一听不禁脸红了,而御景阳更是露出了那儒雅的笑容。

不知是不是错觉,从那笑容里,楚凝夏察觉到一丝的溺爱和缱绻。这让楚凝夏越发的有些心慌,急忙说道:“御教授这么优秀,一定都是女孩子先约他……”

话正说着,身后传来车的轰鸣声,此时楚凝夏突然察觉到老人突然敛起了笑容,带着不满和愤怒的眼神看向她身后,不明所以的楚凝夏和御景阳也缘目而去。

而眼前,嘎吱一声,停下了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车门打开的一瞬,一双铮亮的皮鞋落在了地上,几乎同时,树林里的小鸟惊而四起。

紧接着一个高大而英俊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精致做工的黑色西装,精锐的黑发,雕塑般的脸庞,而那双湛黑而幽深的眸子在见到楚凝夏的那一刻却透着别样的犀利。

夕阳西下,而此时,穿透薄雾的余晖散射在树丛中,背光而立的男子被这光环包围着似乎有种难以言说的威严,他单手插着兜,一副邪魅而桀骜不羁的模样让人不敢近身。

他不就是那天在酒店里的男人吗?

对,就是他,他说过他的名字叫——御靖南。

他那样强迫自己,她正好要告他,却不知道他的来历,没想到他居然现身了。

此时楚凝夏远远地望着他,心里感叹这个男人生的如此的出众,无论什么场合总是卓尔不群的尊贵,都带着一种神秘高贵的的威严气势。

他只是单单这么站着,即使看起来懒散阴鹜,却有种射人魂魄的感觉,虽然他远在几步之遥,可是楚凝夏仿佛感觉到了他那逼仄的呼吸和冷厉的眼神。

此时的御靖南也正用那种阴历和探究的眼神一寸寸的逡巡着楚凝夏和御景阳。

她怎么会在这?

刚才在车里看到她们笑的那样的开心,那副模样着实让他心里有种想撕碎这女人的冲动。

而楚凝夏被他看的心里发毛,顿时觉得脚底已经生起了无数的寒意。她竟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下意识退后了几步。

“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他是你的父亲,你居然不来扫墓,你就一点悔过之心都没有吗?”御年益一脸的冷厉和怒色,就连声音更是没有了刚才的温和。

楚凝夏登时一愣,他们认识?

御靖南,御景阳?

难道是兄弟?

昨天那故人是他们的父亲?

“爷爷,您不要太生气!靖南一向很忙,也许是忙忘了。”御景阳急忙说道。

御年益狠狠地戳着手里的拐杖:“忘了?谁忘了他也不能忘,当年你们父亲的死,也跟他脱不了关系,让他回来只是我不想让这个家散了,没想到,他居然死性不改!让他重新家门,他还恃宠而骄!简直可恶!”

御景阳也急忙劝解爷爷:“爷爷,其实当年的事他还是个孩子,根本就什么也不懂!当年爸爸出的事也不是他所能预见的,不管怎么说,毕竟是一家人,爷爷您不要生气了!”

此时御靖南只是单手插着兜,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深深的看着眼前所有的人。

要说祭奠,他早就在昨天就祭奠过了,他知道,在他的爷爷眼里,他就是一个畜生都不如的东西。所以为了不跟他们冲突,他总会提前去给那个未曾给过他父爱的男人扫墓。

即使他恨他,可是他还是来了。

听到了爷爷这样说,他更是意料之中。

片刻之后御靖南冷声笑了起来:“爷爷!您错了,您都这么记恨我御靖南,更何况是那个死人,我怎么会去看他?而且您不是说还是我把他害死的吗?

我知道他并不想见到我,所以,您这次误会了,我并不是来祭奠的!我是来请您来签署您公司最后一部分的股权通知书的。

您名下的一个房地产公司已经资金链断裂很久了,如果交给我,说不定还有回头的余地,如果不交给我,那么就等着法院清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