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前妻,总裁一宠到底

第9章 报警抓你

楚凝夏愤恨拍打着坚硬的胸膛,怒气冲冲和他对视的那一刻,却发现那双湛黑的眸子此刻却如野兽般的噙着嗜人血骨的阴狠。漆黑的瞳像是燃着烈火几乎要将她燃烧殆尽。

本想反抗的楚凝夏被这一幕吓了一跳,一时间丢了魂魄只能被他禁锢在怀里任他无情的索取。

他的霸道,他的热情,他的味道,一切如那晚一样,不容她有一丝的拒绝和反抗。

“怎么你们?”御年益本来还一脸的高兴,此时眼前的一幕,却让他诧异,带着审视询问御靖南。

而站在一旁的御景阳更是一脸的惊愕。

他不敢相信,自己一直喜欢的女孩居然是御靖南的女人。而且他们的关系早已亲密无间。

这动情的一幕真真的戳痛了他的心。

“不,不,不认识!”下一秒楚凝夏清醒了,她扭着头躲避,猛的推着紧紧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一次次的耍流氓。这次居然还在他爷爷和他的兄弟面前。

御靖南皱了皱眉头,尤其是听到楚凝夏含糊不清的拒绝,他更是愤恨不及。于是他几乎是毁灭性的紧了紧拥着她的身体,深深的加重了对那红唇的汲取和掠夺。

直到感觉到怀里的女人胸中的空气被他吸食殆尽,如软绵绵的水瘫在自己的怀里,他才满意的放开了她。

楚凝夏被他放开后,仿似得到了新生,大口的呼吸着,想咒骂他却又没有力气,便只能面色带红的望着如帝阎般不可一世的男人。

而眼前的男人那双深沉的眸子中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阴厉和讥蔑,这让她原本一身的怨念却又不敢声张。

紧接着那削薄的唇瓣居然微微勾着,随后低沉的笑声传入了耳膜,“宝贝,别生气了,别闹了,我说了要跟你结婚的,只是这几天太忙,没带你见爷爷,你怎么就突然闹脾气了呢?今天居然跑到这里来闹,我来给你介绍,这是爷爷,那是我的兄弟,御景阳!”

低沉而晕着几丝温柔的声音打断了楚凝夏的思绪,这些悱恻缠绵的话让楚凝夏有些迟钝,就这样被眼前的男人搂着。

“爷爷,他,我不认识,我不认识,他是个疯子!……”楚凝夏不知道这个阴险的人又在耍设么花招一边向爷爷解释。

老人落寞的摇了摇头,“本来觉得你和御景阳才是一对,没想到让这个人赚了便宜,你这么好的女孩,这个人是配不上你的!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不管怎么样,你竟然真的成为了我的孙媳妇,看来在我时日不多的年月里还是有福可享的!既然这样,那就早些办婚礼吧!”

而御景阳那张温润柔和的脸上瞬间被落寞掩盖,他深深的打量了一番正和御靖南争执的楚凝夏,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酸涩:“……靖南……恭喜你!”

御靖南眯着危险的眼眸睨着不远处的御景阳,嘴角扬起了胜利的笑,之后冷声道:“谢谢!”

办婚礼?

楚凝夏刚反应过来,这莫名的辞藻就蹦进了她的脑子里。

“爷爷,爷爷……不,不……”楚凝夏还想解释,可是旁边的男人却瞬间再次将她涌入怀里,湿糯的唇再次堵住那张樱红的唇瓣:“宝贝,你还在生我的气?”

……

御景阳和御年益已经转身上了那辆路虎房车。

直到车子远远地离开,楚凝夏才被御靖南松开。

此时眼前的男人那双深沉的眸子瞬间由刚才的柔和转为厉色,紧接着见他他抬手,摸了摸嘴角残留下那水光潋滟的液体。,嘴角漏出了一抹阴险的笑,仿似在宣誓这场战争的胜利。

楚凝夏觉得简直懊恼极了,今天这事简直太难堪了,恼怒之极一个巴掌甩了过来:“混蛋!”

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紧接着他的另一只手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楚凝夏感觉整个人被像一只猫样给提了起来。

碰的一声,楚凝夏被狠狠地推到在了一棵树上。

猝不及防,她只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疼,整个人已经抵在了树干上。

御靖南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冷漠的脸上铺满了寒洌,睨着楚凝夏,“女人好久不见啊,叫的这么着急,是真的看好御景阳了?”

楚凝夏怒瞪着他:“放手,谁跟你好久不见,什么看好御景阳了,你今天搞什么鬼,今天居然还在这里非礼我,你是个疯子吗?你有毛病吗?一次次的神作,你哪根筋搭错了?上次欺负我,在这又发疯,如果警察局抓不了你,我就送你去神经病院!”

说完竭尽全力从包里拿出了手机就要报警。

此时御靖南勾着唇冷冷的一笑,抬手一勾,轻而易举的就将她已经掏出来的手机一把夺了过去。

只听到嗖的一声,手机飞进了泥土里。

楚凝夏抬眸瞪着他:“你要干什么!我要报警让警察把你抓起来!”

可是刚说完,楚凝夏就觉得后悔了。

因为她发现眼前的男人那眼神越发如寒潭搬冷冽,脸上带着的笑容渐渐地凝结成了冰。

对,他就是一只蛰伏的野兽,似乎总是在伺机而动,杀人与无形。

御靖南微微扯了扯嘴角邪魅的一笑:“喔?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一会你被送到警察局,可不要后悔!”

这话让楚凝夏感到疑惑。送到警察局的不应该是他吗?她皱着眉头好奇的望着他。

而此时对面的男人慢条斯理的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便笺纸,递到了楚凝夏眼前。

楚凝夏定睛一看,那分明是在酒店那天她随身携带的一本带有自己签名的画册的扉页,居然被他撕了下来写成了一张借条。

借款金额1000万,借款人就是她的签名:楚凝夏。

“你混蛋!你什么时候撕了我的本子,你这是造假!”楚凝夏抬手去抢,却被男人一下闪开。

“怎么,害怕了?没有钱还?”御靖南那双狭长而精锐的眸子闪过一丝的犀利,冷漠的脸上已经似是越发没了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