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透视眼

第1章 养你有什么用

这是一年之中本该阖家团圆的节日——元宵节。此刻,天气阴沉,灰蒙蒙的云朵堆积了厚厚一层,光是看着,就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王逸双手插在口袋中,步伐缓慢,神情茫然,孤零零的走在大街上。他的衣服又旧又破,脚下穿着的,也是双已经发黑的棉布拖鞋。

街道上的行人欢天喜地,要么在嬉闹,要么在庆团圆,谁都不会去注意他,甚至不愿分给他哪怕一个关切的眼神,更不愿去想他为什么会在这样的节日里,这样一副打扮孤零零的出门。

王逸被驱逐出家门了。

被亲生母亲。

一个染上毒瘾,且毒瘾正不断加深的母亲。

王逸曾劝说、阻止过多次,可是都没有用。母亲只要瘾上来了,几乎就跟疯了一样,完全没法沟通不说,急了甚至会动手打人。

虽然每次事后,母亲都会觉得愧疚,都会保证不再犯。可是毒*品那东西实在太可怕了,人性的理智在它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像这一次,母亲两个小时前才再三保证,绝对会克制自己的欲望,可是戒断症状出现后,才不到三分钟,她就又克制不住了。不仅如此,她这次的癫狂姿态远超平时,对王逸拳打脚踢、撕打抓挠不说,甚至还动起了菜刀。

王逸阻止无效,还被扫地出门。

他是真的扫地出门了,母亲发话时,早就看他不爽的继父甚至将他的房间钥匙全部收了回去。

想到那位总是对着自己冷嘲热讽的继父、以及染上毒瘾的母亲,王逸眼中的茫然更深了。

自己无家可归了。他这么想着时,忽然觉得肚子有点饿。

他下意识的摸了下口袋,干瘪的口袋中只剩不到两百块钱了。

看来不得不尽快去找份工作了,不然最多三天后,就要流落街头了。他捏着那点钱,轻轻叹了口气,而后找了个小餐厅,坐了进去。

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一名中年男子带着位清纯少女进了餐厅。

中年男子沉着脸,数落道:“我养你这么多年,你说你有什么用?让你赚钱你不行,让你去钓个金龟婿你又不乐意,陪大客户喝点酒还推三阻四……”

少女低着头,委屈道:“爸,这种事情,我真的做不到。你说的金龟婿都色色的,至于那些大客户,他们都很坏,总是灌我酒,还总想占我便宜,我……”

“他色你就让他色,他要占便宜你就让他占便宜!好处和生意不都是这么来的么!像我们这种没权没势的,面子和身体都不值钱,只要有人要,你给他就是了!大家都爽了,交易也就成了,这种大好事干嘛放着不做!”中年男子大声训斥。

王逸眉头一皱,不由抬头看了眼两人。

男子神色阴霾,皮肤松弛,看上去很是阴沉。

少女长得很像是日系动漫中的甜美女生,头上顶着微微有点波浪内卷的齐肩中长发,一对眸子格外大而水润。她身着干净的白衬衫,搭配牛仔裤,加上双简约经典的帆布鞋,给人种眼前一亮的清新感。

此刻,少女低着头,满脸委屈,眼角似乎还有泪花闪烁。

“爸,你这不是让我出卖身体么?我接受不了。”她小声说。

中年男人瞪着她,大声道:“以前我都由着你,但是这一次,你必须听我的!难得我头上领导看中了你,你必须陪他几晚!我好不容易才爬上主任的位置,要是办不好这件事,以后别说升职,主任的位置肯定也难保!”

“爸……”少女的眼泪流了下来,声音哽咽。

“不许拒绝!”中年男子瞪着她,丝毫没有怜惜之意。

少女摇着头,哽咽道:“可是我真的做不到……爸,你别再逼我去做这种事好不好……”

“别再给我唧唧歪歪!”中年男子用手指戳着少女的脑门。

少女站在那里,泪流满面,心里满是委屈。

餐厅中少数几个食客都诧异的看着这对父女。

中年男人瞪了眼众人,继续对着少女道:“这事情就这么定了,待会儿我去给你买两套好看点的衣服,晚上你好好伺候那个人,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爸……”少女抬起头,眼中满是哀求。

中年男子一把揪住少女的头发,恶狠狠道:“别跟我废话,今天你答应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你当我养你是白养的么!”

王逸看不过去了,蹭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赶过去,猛的掐住中年男子的手腕逆时针一扭。

中年男子发出声痛呼,揪着少女头发的手当即松开。

“够了!”王逸沉着脸说。

中年男子面色不善的瞪着他,大声道:“这是我们的家事,马上给我松手,滚到一边去,否则我报警了!”

“逼女儿出卖柔体,讨好客户和领导,你还算是个人么!有本事你现在就报警,我倒要看看,你强迫女儿出卖柔体讨好领导的事情传出去后,倒霉的会是谁。”王逸目光冰冷,丝毫不惧男子的威胁。

中年男子恼羞成怒,出其不意的抓起桌上的醋瓶,狠狠的砸向了王逸的脑门。

王逸微微侧身,躲过醋瓶的刹那,眼中闪过丝寒芒,一脚踹向中年的小腹。

中年男人当即被踹飞,重重的撞在了后面的墙上。

他手中的醋瓶子也随之跌落,摔碎了一地,醋液四溅,沾染了他一身。

王逸满脸嫌恶的俯视着他,冷笑道:“讲不过道理就开始胡搅蛮缠动手打人?人渣!”

周围食客都看着中年男子,眼中满是鄙夷。

少女抬头看着王逸,眼神有些迷茫,也有些异彩流淌。

“马上给我滚,还有,别再强迫你女儿做什么肮脏的事情,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王逸指着门外,又给了中年男人一脚。

中年男人自知不是对手,再呆下去只会吃更多的亏,当即灰溜溜的离开了。

走出餐厅大门的时候,他猛的转过身,恶狠狠的瞪着王逸,大声道:“小子,你给我等着!”

王逸平静的看着中年男人,随意的活动了下筋骨,冷笑道:“怎么,还想让我给你松松筋骨么?”

中年男人见王逸神色凌厉,怕他真的发狠,吓得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逃走之前,他怨愤的看了眼王逸,嘴唇微微开合,似乎嘀咕了句什么。

周围食客顿时一阵哄堂大笑。

少女看着王逸,眼中的异彩更盛了些。

没有人注意到,王逸眼见男子离开时,眼底一闪而过的哀伤。

大概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而这些故事中,往往有一部分还是不能为外人道的。

王逸也是如此。回老家之前,他曾隶属于隐龙特种部队,并担任特种部队的队长。可这段经历除去隐龙成员及少数军委总部的高层,几乎没有人知道。

因为隐龙特种部队实在太特殊了。

它直接归军委总部管辖,没有编制,也没有番号,除了国家绝密档案内的记载外,外面几乎没有它的任何资料。它的成员都是由觉醒者,或者说异能者培养而成的精锐特种兵。它成员不过几十人,可是却是真正的国之利器,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一直潜伏在暗中默默的守护着天国。

王逸就曾是隐龙中的王牌,他拥有全世界排名第三的异能,超强感知——视力听力嗅觉味觉痛觉都是普通人的数倍。但是在执行一次救援任务时,他和几个队员中了陷阱,队员们全部阵亡,他也在重伤近死后失去异能,最后含恨退役……

见中年男子嘴唇入动,可是自己却听不清说什么,王逸不由想起那段经历,心里有些发堵。

餐厅外不远处,中年男子神色阴霾的打出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的瞬间,他有如变脸般,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三哥,现在忙不忙?”

“张主任,什么事?”电话那边传来道懒洋洋的声音。

中年人脸上满是讨好之色,佝偻着腰道:“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就是今天无端被人给打了一顿,心里有些不舒服。”

“你想怎么处理?”三哥问。

中年人咬牙切齿道:“狠狠教训那小子一顿,至少让他半个月下不来床!”

三哥嗯了声,随后道:“三万块,帮你搞定,先付一半预付款,事成之后付另一半。”

“那麻烦三哥了,改天请您吃饭。”中年人恭敬的说。

那边笑着寒暄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中年人放下手机,脸色再次变得阴霾。他回头看了眼餐厅大门,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到声音暗道:“混账东西,你不是嚣张嘛,待会儿看你怎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