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似毒,总裁难戒

第八章 亲手把她送进监狱

这一瞬间给苏依依的感觉像是天塌了一般,她茫然地看着裴桓风,又看了看在他怀里半阖着眼睛嘴角却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笑意的许诗琪,整个人都懵了。

“不是我……不是我干的啊,是许诗琪!”苏依依想上前解释,却被一个身高体壮的保镖给拦住,还被绞了双臂背在身后,怎么也挣脱不得。

“还不承认?”

裴桓风气恼地抬脚对着苏依依的肚子踹了一下,直弄得她痛苦地弯下了腰。

“苏依依!我要你陪葬!”

苏依依被踹得痛呼一声,唇瓣被咬得泛白,皱着眉额头冒起了冷汗。她缩着肚子不敢直起身,只能微抬起头看向裴桓风,眼里尽是凄然。

最让她痛的不是那不留情踹上来的一脚,而是裴桓风的那些话,像是锋利的刀子一般戳进了她的心窝……

而在裴桓风怀中的许诗琪暗哼一声,紧接着虚弱地对裴桓风控诉苏依依的行为:“我和爷爷说我怀上了,爷爷很高兴,答应我嫁给你……没想到她恼羞成怒,竟然……”

她哭得浑身抽搐,看上去伤心不已,一只手紧紧揪住自己小腹位置的衣服,最后竟难以自抑地昏了过去。

裴桓风顿时急了,只用看死人一样的目光瞧了苏依依一眼,冷着脸一句话不说抱着许诗琪出门。

“真的不是我啊!”凄厉的喊叫声唤不回那个男人哪怕一次的回头,苏依依扭头看向病床上安然躺着的裴爷爷,明明出门前的一刻他还好好的,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苏依依大脑快要炸裂一般,裴爷爷死去的悲痛感还在折磨着她,现在又添了裴桓风对她极度的不信任带来的痛苦。身后的保镖没有半点怜香惜玉地将人压着走出去,她却再没了反应。

你不爱我我不怨,但你为何连哪怕一点的信任都不给我?

她沉痛地闭上了眼,泪水顺着面颊悄然滑落,机械的心脏痛起来似乎要比以前更加厉害,灼跳着折磨着她的身心。苏依依半清醒半沉沦之间想着,或许就这么痛死算了……

半死不活地被人压在走廊里十多分钟,周围有不少行人过来看热闹,对着苏依依这个“杀人凶手”指指点点,还有人直接开口唾骂。苏依依脸上失了神采,连眼神也黯淡无光,好像再听不见外界的喧嚣。

警察赶到的时候苏依依面色苍白着坐在地上,身边还多了不知道谁冲她扔过来的垃圾。

“把犯人带走。”领头的警官挥了挥手让人上前把苏依依烤住,什么都没问就将人带回了警局。

苏依依没有被进行审问,直接就被安上了杀人的罪名判了死刑,缓期三年执行。而尽管她有心辩解,但是她的钱早已经全部给了裴老爷用来帮裴氏度过难关,现在的她,根本连一个律师都请不起……

这一天,苏依依被关进了阴暗的牢房里,和真正的杀人犯同住一间,再没了自由。

苏依依浑浑噩噩在牢房里躺了一夜,第二天被叫起来进行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