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

第2章 医院遇鬼

昨晚,原来只是一场梦。我心里有些庆幸,但又有些丝丝的遗憾,毕竟梦里的那个男人太帅了!那英俊的脸庞,迷人的嗓音,还有八块腹肌……

早知道是梦,我就不反抗了,好好享受一把也是挺不错的。

捶捶我酸痛的老腰,这梦境太过真实了,真实到私处竟然隐隐作痛,跟真的被强过了似的。

管不了这么多,今天还要上班,我得加快速度了。

出了房间,将刚刚忘记关的主卧的门关上,门板将那些辣眼睛的大红装扮挡住,我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随意做了点早餐,吃完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简单收拾收拾,我就向医院飞奔而去。

我这个月在PICU实习,也就是儿童重症监护室。

PICU一共十张病床,我和我的带教老师李护士通常只负责病情最严重的那个。说实话,能从病危线上拉回来的,还是少数。

第一个实习科室,就每天和死亡擦肩而过,心情不是很美好。

和别的ICU一样,PICU的工作时间也是早晨8点到晚上8点,夜班是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

我今天上白班,晚上快8点的时候,突然送来个孩子,李护士立刻就加入到了抢救之中。

据孩子的母亲描述,昨天孩子被蚊子咬了一口。因为工作忙,孩子说痒,她也没在意。没想到孩子晚上就开始发烧。今天上午发现孩子昏迷了,才赶紧往医院送。先去了家小医院,那儿的医生看了之后没敢接,才连忙往这里转,就拖到了这个点。

小男孩才4岁半,将身上衣服脱下来,从前胸往上一直到脖颈,大面积的皮下化脓肿胀,看起来很是吓人。孩子已经意识不清,并伴有呼吸衰竭的征象。

随即内、外科的主任都来了,说要全院会诊。通常这种情况,我这样的实习护士多是跑跑腿,或者看实时监控。

李护士突然喊我,说住院总的电话打不通,让我去五楼喊他。

说完,李护士转身加入会诊。

我来这个医院还不到两周,并不知道“住院总”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位医生的名字。看李护士那么忙,我也没好意思多问。

穿上外穿衣、套上鞋套,我就直奔5楼去了。

我们PICU是在4楼,我本想直接走楼梯上去,结果5楼楼梯间的门需要她们科室的卡才能打开,我只有退回去换乘电梯。

五楼是新生儿病房,现在差不多已经将近10点,楼道里的灯都关了,我本想是问问值班护士这里有没有朱医生,可是护士站空无一人。

我心想不能就这样回去,只有挨个病房地找值班护士。

我从小怕黑,走没几步就开始有点腿脚发软了。黑漆漆的楼道里只有我自己,我听见我的心跳声越跳越快。我越走越心虚,新生儿的病房,为何连个孩子的哭声都没有?

这时我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我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发出惊叫声。

转过身,是位病房护士,她今天值班,正在巡视病房。

一时间,我激动得有点话都说不出来了,心里的恐惧也散了大半。

“老……老师,我是PICU的实习护士,李护士让我来找朱医生。”

她打开PDA上的手电筒,说实话,这种从下往上的光亮更吓人。“朱医生?我们这里没有朱医生,而且,刚刚值班医生已经去了你们PICU。李护士怎么给你说的?”

“她说让我来喊一个叫朱远总的……”

她打断我的话。“哦,你老师应该是让你来喊住院总。从这里直走,左拐,就到住院总办公室了。你直接敲门就行,他晚上不睡觉。”

我道谢的话还没说完,她已经转身去了下一间病房。

我摸摸鼻子,继续往黑暗中走去。

直走,左拐。

住院总办公室的门缝透出来的光亮,让我瞬间激动起来,快步走了。

轻轻敲门,重重的敲门,都没反应。我一推,门竟然开了。

一位医生正坐在办公桌前看书,我走过去,小声地问:“请问,您是住院总吗?”

他没有回答我,依旧在那里看书。

我以为他是睡着了,稍微提高了点音量:“您好,请问您是住院总吗?”

他突然抬起头,眼睛睁的很大,像是快要从眼眶里里掉出来。房间里的灯开始不稳定的闪烁,忽明忽暗,映衬得他的表情无比狰狞。

我被他吓了一大跳,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他的眼角开始有血往下流流,眼球好像更突出了。“我……是……住院总……我是……住院总……”

他一直念叨着,从一开始的断断续续,越来越流利,声音也越来越大。

到最后,伴着他一声怒吼,一只眼球砰的就从眼眶里喷了出来,掉在了我脚边。他把手伸向我,蹒跚地向我走来,不知道是想抓我,还是捡他的眼球。

天啊!我竟然遇鬼了!

我很想逃,可是身体却像被定住了,动弹不得。张开嘴,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咧开嘴对我笑,“我是住院总,你找我有什么事啊?哈哈哈哈……”

暗红的血液从他没了眼球的眼眶里不断涌出,在他的狂笑声中,另一只眼球也掉了出来。两个血洞一起往外流血,地上很快就是腥红一片。

他移动的很慢,但我跟他之间也就两步的距离,他的手已经快到了我的脖子,浓重的血腥味刺激着鼻腔,闻之欲呕。

避无可避,又无法呼救,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我还没有男朋友!我还没去买过杜蕾斯!我还没有在公共场合秀恩爱!我还没有去过玉龙雪山!我还没有……

“我还没有嫁出去啊!!!”哭着喊出这句话,咦?我怎么突然能说话了?

偷偷把眼睛睁开个缝,只见之前那个鬼被一个人掐住脖子高高举起,那人背对着我,但由那英俊潇洒的背影来看,绝逼是个帅哥!救我一命,小女子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可以吗?

帅哥猛地用力一掐,手里的鬼瞬间炸裂,消失不见。

少年好手力啊!不知道腰力好不好……

房间里的灯瞬间恢复正常,之前满地的血和那鬼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那人依旧背对着我,依旧帅的一塌糊涂。

“知道自己还没嫁出去,昨天晚上为什么不答应我?”他转过身,一张帅脸呈现在我眼前,WTF?竟然是昨天晚上那个人!

那竟然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