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

第3章 天师传人

“你……”我指着他,有点说不出话。

他信步向我走来,抓住我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才一天不见,就想我了?”

我甩开他的手:“鬼才想你了!我要报警!让警察来抓你走!”

“身为我的人,你确实也算是鬼了。”他说了这句奇怪的话,就往外走:“而且,你们的警察应该是不抓鬼的。”

我连忙追上去:“什么意思?我怎么就是鬼了?”

他停下脚步,一脸认真的问我:“你觉得世界上有鬼吗?”

我第一反应是摇头,但想起刚刚那只鬼,把摇头换成了点头。

“傻样儿……”他伸手本想拍我的头,但是我头上还戴着护士帽,他就轻轻用指尖点了下我的额头。他指尖微凉,和皮肤相触极是舒服。

我莫名的感觉到了他的宠溺,心跳蓦地加快,我偷偷看了一眼他好看的脸,赶紧移开视线。

“我说我是鬼,你怕吗?”他的脸慢慢靠近我,眼睛里是一种我看不懂的情绪。

我忘记了昨天是他强迫我,忘记了今天和他是第一次见面。他就像是住在我心里已久,此刻哪怕他说自己是凶神恶煞,我也会点头说“不怕”。

还没来得及回他,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你在这里站着干嘛?”是刚刚那个护士,“我刚刚给你们科室打了电话,说住院总已经到了,你快回去吧!”

我对她道了谢,再转回身,他已经不在了。

所以,他真的是鬼?

我惊出一身冷汗,妈呀!我怎么可能不怕鬼!刚刚肯定是被他迷惑了,以前只听说女鬼迷惑人,没成想,男鬼也会!

我赶紧跟上那个护士,后背阴风阵阵,可我不敢回头看。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耳边突然响起他的声音:“早点回家。”

回!回你妹!我回去羊入虎口啊?

原本以为自己捡了个大馅饼,没想到是掉进了一个大陷阱。拿钱把自己给卖了,还沾沾自喜!

我有点欲哭无泪,等下了班我就给房东阿姨打电话,就当被狗咬了一口,我也不追究是谁的责任了,赶紧先跑了才是上策。

出来电梯,我觉得自己脚下有点发软。深呼吸几次给自己打打气,好歹还活着,不能这样先自己弱了气势。

我进了科室,和我一起实习的同学拉住我,就问:“你去哪里了?刚刚李护士还问你来着?”

“她说让我去找住院总,所以我刚刚去五楼了。”

同学拍拍我的肩膀,“李护士本来想让你去十楼借药,没找到你,让我去的。我都回来有一会儿了,你才回来。”

我长叹一口气:“唉!遇到鬼了,差点死在那儿!姐姐我能回来就不错了……”

同学只当我是在开玩笑,笑着摇了摇头:“别贫了,李护士去送化验标本了,让我给你说你先下班吧。”

我一想自己在这里确实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我还得找房东阿姨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跟她道了别。

回了更衣室,我立刻从书包里找出手机。

可是手机里再也找不到房东阿姨的号码,而我收藏夹里的租房信息也消失了。

无奈之下,我只有先回去了。

快到医院门口,远远的就看到有个人蹲在路边。一般来说,蹲医院门口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我自觉地绕过他走。谁知他竟然冲我喊:“站住!”

你说让我站,我就站啊?

我不听他的,继续往前走,结果没看清路踩到了香蕉皮上,摔的我脑袋都有点懵了。

那人一看我摔到,站起来一溜小跑跑过来,蹲我身边,幸灾乐祸的说:“丫傻了吧?给你说让你站住,你非不听!”

他还有理了!要不是他蹲在那里,我也不用绕着走,怎么还会踩香蕉皮上?!

他突然收了嬉皮笑脸的贱样,满脸一本正经的对我说:“这位女施主,我看你印堂发黑、双眼无神,定是恶鬼缠身、夜夜不得安宁。今日相见,也是有缘,我给你这友情价,888,保证给你把鬼捉了去,可好?”

他没扶我起来的意思,我索性稍微往旁边干净的地方挪了挪,就坐在了地上。

他看我没有回话,皱皱眉,“那就666,不能再低了!”

“你是谁?”要是在以往,我肯定是一句话都不会和他说的。

“我?我可是张天师的第77代传人,齐闵浩!”

“呸!齐闵浩!我还李敏镐呢?你张天师的传人,你怎么不姓张啊?”

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他眼中的怜悯,他长叹一口气:“愚昧的人类啊!我是传人,不是后人,所以我不姓张。你姓张,你是张天师的传人吗?”

也对哦!他竟然知道我姓张,看来是有点真功夫的。

“人总是对自己不知道事情抱着怀疑和否定的态度,将自己的愚昧无知暴露无遗!可悲!可叹!可怜!可……”他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看得我很手痒,好想一巴掌抽过去!

“咕~~~”没等我动手,一个尴尬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我伸手去戳他的肚子:“嘴那么贫,肚子竟然也会说话,你可真是高人!”

他尴尬地拍掉我的手,脸不改色地说:“那高人给你个抱大腿的机会,你要不要?”

我站起身,拍拍屁股,还是不要和这个神棍聊天了。

“施主,您别走啊!”他蹲在地上大喊。

我不理,继续往前走。

“你刚破了身子,现在还有救的!再多被上几次……”

我退回去,一把捂住他的嘴。“我请你吃烧烤,要不要?”

他眨巴眨巴眼睛,看起来有点犹豫。

我放开他,往前走。他小步地跟在我身后,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加上他肚子时不时地就叫一下,烦人的狠!

我恼他:“你能先闭上一个嘴吗?”

“施主啊……”

“停!喊我七月就行!”我真有点受不了这个话唠了:“有话快说,有屁就放!”

“噗~~~”我话音刚落,他就放了个屁,一个百转千回、高亢悠扬的屁。

淡定!我是美丽可爱、温柔大方的张七月,这都算什么?都是浮云!

“七月啊!我不能吃烧烤。”

“为什么?你师父说的?难道你们还有什么忌讳?”

他点点头,又摇头:“我们没什么忌讳,只是师父说了,吃烧烤容易得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