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

第5章 嫁给我吧

不过,门并不是不是炸开的。

那个鬼推开门出来,完全无视齐闵浩,冲我招招手:“七月,快回家。”

此时齐闵浩的唇角已经有鲜血流出,我赶紧跑过去,扶住他:“闵浩,你有没有事?”

他一张嘴,更多的血流了出来:“姐,我没事,睡一觉就好。”

说完,他眼睛一闭,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

听着他微微的鼾声,竟是真的睡着了!

“七月,回家。”那鬼又说了一遍,我不敢多停留,反正看齐闵浩这样,睡的也挺舒坦的。我小媳妇似的跟在那鬼身后进了门。

看他坐在沙发上的那大爷样,我顿觉菊花一紧。

他笑了:“我用你前面,又不用你后面,你瞎紧张什么?”

一言不合就开车,您是老司机吗?他竟然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看来比齐闵浩厉害的不是一星半点。

看房间里的摆设,已经不是之前的婚房布置。我蹭到离他最远的地方坐下,回了一句:“那可说不准,万一哪天你兽性大发,非要两个都进,我能怎么办?”

“今天天气挺好的,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我抓起桌上的杯子,去饮水机那里接了杯水,端给他:“您大鬼有大量,别跟我计较,我还小呢。”

他挑眉看我,样子又痞又坏。

“我听闵浩说您都几百岁了……”我试探着问他。

他接了我手里的杯子,“嗯,几百年了,没想到他年纪那么小,竟然能大致看出我的修为。”

但他并没有喝水,把杯子放回到桌子上。我暗骂自己真是糊涂了,鬼哪里用喝水?!

“我昨天说的,你想好了没?”他用眼神示意我坐下。

我坐回原来那个离他远的地方,他轻轻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我……我都还不知道您叫什么呢。”

“宋南。”

“没了?”这么简单的名字,感觉有点怪怪的。

他微微皱眉,说:“难不成我叫宋南-布拉德-皮特,你才觉得正常?”

我累个大槽,这年数多的老鬼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从一个鬼的嘴里说出来这些话,怎么都感觉很穿越。

“没!您这名字起的好,大气!朗朗上口!一听就知道是个大人物!”我马屁拍的震天响,他甩我个白眼,示意我可以停止了。

我闭上嘴,坐好,等他的下一步指示。人在鬼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你想好了吗?”

“我……”我真的不想嫁给一个鬼,我一直以来都想嫁给个个子高高的男生,180是起步价,最好胖点,可以没车没房,可以父母双全,只要脾气好,笑起来像个小太阳,就行。

很显然,宋南除了在180以上,别的都不符合。

他笑起来像个大太阳……我愣愣的想。

“想什么呢?”他伸手在我面前打了个响指,把我的思绪扯了回来。

“咦?你不是能猜出人在想什么吗?”

他微微眯眯眼睛,跟看二傻子似的看我。

难道猜错了?“那我刚进来的时候,你怎么说后面……”

“哦,你说那个啊!我就是看到你的花花紧了紧。”

看到……

好想戳瞎他的眼睛!

“我不想嫁给一个天天看别人花花的变态鬼!”脑袋一热,不受控制的话就说出了口。

他眼神里有一道光快速的闪过,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气吗?啊!宝宝好怕,说出去的话能收回吗?

他动都没动,我就整个人飘了起来。

起初我以为他要把我丢到窗外扔下去,谁知道他只是让我落到了他怀里。

他用鼻尖蹭了蹭我的,声音突然甜得能腻死人:“只看你的。”

说实话,我觉得我又被蛊惑了!不然为什么我觉得这句话那么撩人?!好像心尖被人用羽毛慢慢蹭,痒痒的。

我看着他好看的唇线,咽了口口水。

他慢慢靠近,我微微抬起下巴。

不知道是他在索取,还是我在渴求。欲望一触即发,无法抑制。

他的舌,就是深夜诱惑书生的女鬼,勾住我的魂魄,将我送至天堂,又推下地狱。

我闭上眼睛,人生就是这样,如果无法反抗,就躺下来享受吧。

我记得科室里有老师说过附近的浮水山上有会捉鬼的高人,等以后休班的时候,就去拜访一下吧。管不管用的,好歹试一试。

他咬了一下我的唇瓣:“下次再走神,我就真的进你后面了。”

我赶紧勾住他的脖子,将脸在他肩上翻滚:“爷,别啊!明明是您吻技太好,我才失了神的。”

他用手拧了一下我的鼻尖:“爷别的技术也很好,要不要试试?”

“爷,那您轻点可好?”我这腰酸背痛一整天了,要是被他折腾到爬不起来床,我还怎么去寻访高人。

他舔舔唇,我们瞬间就移动到了卧室里,是昨天晚上发生关系的主卧。

“我若是轻点,你肯定会扭着腰要我再用力一点的。”

这个为老不尊的老鬼!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这老鬼就是没脸没皮。

他突然停了动作,柔声问我:“还疼吗?”

我假装柔弱的点点头,心里一阵暗喜,难道他善心大发,今天晚上放过我?

在我希翼的目光中,他缓缓说了句:“那今天晚上,少做一次。”

……

算了,这也是进步,不能对他有太高的期待。

“七月……”他的声音有点飘忽,我心里一惊,这老鬼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嫁给我吧……”他声音跟带着小钩子似的,挂住我的心就开始扯。

我听见自己开口说了:“好。”

啊?什么?我不要啊!我不要嫁给一个鬼!可是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什么都说不出来。

明明遂了他意,可他身下的动作越发凶猛,我有点吃不消,张口就咬在了他肩上。他死死的抵住我,释放了自己。

昨晚他释放的时候,我已经睡了去,今日倒是第一次感觉到,跟冰水似的,打在火热的内壁上,麻痒的痛感从那处一波一波地席卷全身,我浑身颤栗着,身子不听使唤地开始扭动。

想要更多!我需要更多!

我住着他的肩膀,吻上了他的唇。

“七月,嫁给我吧。”他又一次的问我。

我心里一动,他不是已经引得我说出那句话了?怎么又一次问?难不成是有什么咒语或封印?只要我点头或同意,就会有什么毁天灭世的鬼被放出来……

我猜不透他的心思,可是很确定,我现在不想嫁给他。

虽然他长的帅,又器大活好,可我还不想嫁给一只鬼。

一只来历不明的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