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

第7章 命定

他话音未落,影鬼已经疯狂了,在它凄厉的嘶吼声中,越来越多的黑气从四周出现,填充到它里面。我看那黑气的质感,和小孩身上的黑气很像。

宋南不急,就看着黑影越积越浓,最后成了人形,一张脸从它头上慢慢浮现出来,竟然是李护士!

“你不到百年的功力,还好意思在这里显摆。”宋南看着她,就像看一个小丑。

李护士的脸,像一张面具戴在了影鬼头上,它睁开眼睛,眼角两行血泪流下,说不出的凄厉。

“为什么要杀了他?为什么要让他魂飞魄散?他只是一个可怜人啊!”影鬼说着,向宋南扑了过来。

宋南伸手一挥,影鬼趁机缠上了他的手臂,张开血盆大口就向宋南的脸咬去。

宋南另一只手上突然多了一把短刀,一刀过去后,影鬼的脑袋被削去大半,但是从切面上又不断涌出黑气,眨眼的时间,那张脸又完整了。

影鬼的脸变得狰狞起来:“就算你有千年的修为又如何?这医院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怨灵,你怎么能打得过我?”

宋南微微侧头,和缠他手臂上的影鬼面对面。

“不错,能看出我的修为,可是,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宋南的声音很轻柔,像是在教自己的孩子:“我,也是鬼!”

猛然间,宋南张开了口,影鬼来不及逃,仅仅发出了一声惨叫,便化成了一道黑雾,被宋南吸入了口中。

我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他……他!他竟然把影鬼给吃了!

“七月,怎么了?”不知何时,他已经回到了我面前,风度翩翩、温润如玉。

我这次,真正体会到他是鬼了,他会不会,也这样把我吃掉?

我战战兢兢的摇摇头,百爪挠心啊!好想死一死!我不想被鬼吃啊!

他伸手拍了拍我的头:“傻样,快去送你的药,送完药赶紧回家。”

说完他就不见了,只留我一个人在那里继续懵逼。

腿脚有点发软,我歇了好大一会儿才扶着栏杆下了楼。

尸体啊!血啊!眼球啊!虽然很恐怖,但对我这种医学生来说,完全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可是,这鬼吃鬼,怎么都觉得……

颤颤巍巍地提前进入了老年期,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忘掉刚刚看到的。

去到产房,那里的护士说并没有要从PICU借凝血酶。此时我才想起来,既然李护士是影鬼,那送药也是假的了。

我赶紧的将这小一万的药送回了科室,要真是摔死在了楼梯上,估计会被说成是偷药导致的心虚。

去的时候,正好遇到科室的别的护士推着李护士出来。看着她完全没了生气的脸,我心里空落落的。

“同学,你还没走啊。”我扭头一看,是今天跟我一起的那个轮转护士。

看她还穿着隔离衣,我就把手里的药交给了她,装作不经意的问:“李护士怎么了?”

“不知道,突然间就没了呼吸和心跳,CPR和除颤都做了,没有什么反应。”

听她这么说,不过是委婉的告诉我李护士已经死了。

她长叹一口气:“李护士也是个苦命的人,去年她老公死在了医院里,今天,她又……”

“李护士的老公也是这个医院的?”难道是我昨天遇到的那个鬼?

“嗯,本来要升主治医师,所以去当了住院总医师。结果压力太大,死在了办公室里。”她突然压低了声音:“听说,他把自己的眼睛抠了出来。”

还真是他……

“不说了,我先回去了。”她对我挥了挥手,就回了科室里。

不知怎的,我现在心里满是对他俩的同情。

跟游魂一样的回到家中,宋南正在客厅,他的脸今天看起来有点怪,但我说不出来哪里怪。

“宋南……”我坐到他身边,说真的,我现在心里有种渴望,想着他哪怕像刚刚那样,张口把我给吃了,也比现在的煎熬好受的多。

“为什么会是我?你换个人不行吗?”

“七月,你是我的爱人啊。”他看向我,眼里满是柔情,浓得化不开。戏过做作就是假,我怎会相信?!

“如果你爱我,那你就放过我吧!”抓住他话里的漏洞,我仍旧不肯放弃。

他低下了头,不再看我的眼睛。

“七月,我们是命定的姻缘,我不是在纠缠你,而是……”

他话没说完,突然周身黑气大作,将他完全笼罩在里面。

再下一个瞬间,他便消失了。同时,有一句话传入了我的耳朵:“遇到危险,就大声的喊我的名字,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我遇危险?你这个老鬼才是最危险的吧!

一直到我睡着,他都没回来。

“姐!姐!”谁在喊我?好熟悉啊……

“醒醒!姐!”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这张脸有点眼熟。

我坐起身,脑袋清醒了点,看着眼前这个人满脸讨好的笑容,要是给他装上一跳尾巴,此刻肯定已经被他甩成风火轮了。

“齐闵浩!你还有脸出现!”我反应过来,挥着爪子就奔他的脸去了。

他赶紧捂住脸,推到离我一米远的距离。小心翼翼的说:“姐,你听我解释嘛,我是真的打不过那个老鬼。”

“打不过?打不过,你来我这里蹭吃蹭喝!”我指着他,气不打一处来:“还挑食!还不吃烧烤!今天,你必须把这烧烤给我吃了!”

我拿出手机,随便定了一家烧烤店的外卖,然后把手机一扔,继续训他。

“你知不知道!前天你把我吓坏了!还以为你死了!”

他讪讪的笑了笑,把脸伸了过来:“姐,要不你打两下,出出气。”

我懒得理他,将头扭向了一边。

“姐,我这不一感觉到那老鬼不在家,就过来找你了嘛。”他继续撒娇,我才不吃他这套,宋南是昨天晚上走的,他今天早晨才来,鬼才信他!

“姐,不是我不帮你,先不说我打不打的过他,单单就你俩的关系,我也没理由打他。”

我和他的关系?“什么?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你和他是命定的夫妻,姻缘谱上早就有了名字。”他说完,快速的把脸缩了回去。

昨天晚上,宋南也说我是他的爱人……

啊!!!满头的雾水,好烦躁!

闵浩看我正在郁闷,乖乖的缩在一边,假装自己不存在。我越想越是悲愤,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

正当我踌躇满志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把我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