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

第8章 外卖

敲门的声音很大,跟打劫的似的,我没敢去开门,示意闵浩去看看。

闵浩接到命令,一溜小跑的就去开了门,我跟在他身后,想着外面会有怎样的一个虬髯大汉,才能拍门拍那么响。

打开门,外面竟然没有人,只有一个餐盒孤零零的在地上放着。

我走过去,将餐盒捡起来,果然是我订的那家外卖。

看看电梯,数字已经显示到了14,应该是外卖小哥赶电梯,把餐盒丢下就走了。唉!这服务态度,真是越来越差了!我等等要给他一个差评!

会房间后,我把餐盒丢桌子上:“闵浩童鞋,你要是敢给我剩一块肉,我今天就烤了你!”

只见闵浩伸着鼻子就过去了,眉头也皱成了一坨,转眼间,这熊孩子一挥手,餐盒就整个裂成了两半……

说好的烤肉致癌呢?这也太迫不及待了吧?

不过,餐盒一打开,那叫一个香气四溢啊!我都有点食指大动了,不由得凑了过去。本是卖给闵浩吃,可是这香气太勾人,我迫不及待的先拿了一串,张口就要吃……

没想到,面好劈手就把我手中的烤肉抢了过去,并扔回了餐盒。

“这肉有问题!”他满脸的笃定。

天师传人还能兼职质检员?

“姐,你有他家店的地址吗?我得去看一下。”看他脸上的表情很严肃,并不像是在跟我开玩笑,“这些烤肉上有半生人的味道,现在不管,以后可能得出大事。”

我赶紧从手机上查出了地址,拿给他看。

他看了之后,一脸无辜的说:“姐,我看不懂。”

或许我上辈子是欠他的:“我去换衣服,你把那些给我清理掉。我领你去!”

虽说咱也是路痴一枚,但宝宝会打车。即便路上没有堵车,我们到那个地方的时候,也用了大半个小时。

我把订单记录找出来,从他家接单,到订单派送完成,总共就用了不到20分钟,果然是专人配送的。

到了之后,并没有如愿看到烧烤店的大招牌。但身为一名资深路痴,早就get了一个技能:“问路”。

大概因为这里是老城区的缘故,这个时间,路上几乎没有人。

闵浩伸着鼻子在空中四处嗅,跟警犬似的,我不由得跟他拉了一定距离,假装并不认识他。

“我已经记住了那个味道,为什么这里一点味道都……”他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嘴,我沿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辆送外卖的摩托车正向我们驶来。

待外卖小哥从我们面前过去,闵浩弹了一颗亮亮的东西在他身上,并示意我跟过去。

“他车上已经没外卖了,应该是去取货。”神棍附体的闵浩低声地说,整得我都紧张了起来。

闵浩领着我七扭八拐的进了一个小区,而我们要找的烧烤店也出现在了我们面前,没有店面,只是在居民楼前的空地上,摆了烧烤炉具。旁边有一台电脑和打印小票的机器,不停播报新的订单。

我俩先远远的看了会儿,外卖跟本就没停下来,一亮摩托车前脚刚走,另一辆就开了进来。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交流,拿了就走。

“闵浩,他们怎么长的那么凶?会不会打人啊?”我看着正在烤肉的那三个人长的很奇特,怎么说呢,用凶神恶煞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他们是不是人还不好说,我们先绕过去。”闵浩说完,手里突然出现一道黄符,他鼻子一用力,一团气体从鼻孔里喷了出来,怎么看都有点恶心。

气体附在符上,便向前飞去。于是,我们大大咧咧的,跟着黄符,直接就从烧烤摊前走了过去,进了那栋楼。

很奇怪,无论是在远处,还是走近,完全闻不到烧烤的香味。

因为老旧,一进楼,一股阴暗潮湿的霉气熏的我有点眼晕。我回头看了看还在烧烤的那三个人,他们依旧忙碌着。

我们跟着黄符,没往上爬,直接进了地下室。

走廊里没有灯,闵浩在掌心幻化出一团……弱弱的光……

虽然那团光看起很是祥和、温暖,但我还是略感脑仁有点疼,小声问他:“你就不能让它再亮一点吗?”

“我怕打草惊蛇。”他同样小声的回了我。我瘪瘪嘴,继续跟在他后面。

踩在地面上,一种黏腻腻、湿哒哒的感觉透过鞋底传到脚心,浑身都有点不舒服。

走着走着,我突然发现闵浩已经不见了,只有微弱的火光还在我面前跳动。

我停下了脚步,发现此时的我已经不在地下室了,四周是浓的化不开的漆黑。

更惨的是,那团本就微弱的火,现在已经接近透明,即将散去!

“闵浩!”我吓得大声的喊,可是我自己都听不到我喊出的声音。

我彻底慌了,这是怎么一回事?闵浩呢?我是在哪儿?

火光彻底消失的那一瞬间,我感觉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快速向我靠近。

我腿早就软了,根本跑不动,索性直接蹲在了地上。蹲下去的那瞬间,我脑袋里飘过了一个念头:我不是失了听觉,而是没了声音。

碰撞声从我上方传过来,果然,我能听到。

同时,我感觉到,是有三个人以包围的姿势攻击我,所以我蹲下,他们三个撞到了一起。

来不及得意,我虽然躲过了这一次,可是,我现在还在他们三个的包围之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撞在一起后,就停在那里,没有再动,难道是撞晕了?

我安静的蹲着,侥幸的想,或许他们看不到我了。

突然间,我想起来以前看过的一个故事。

有个人一直觉得有人在跟着她,于是她躲到了公共厕所最里面的隔间里,然后有人进来,一间一间的打开门查看。当走到她隔间前的时候,因为她已经插上了门,门并没有被推开。

因为一直等不到那人离开的脚步声,她迷迷糊糊的坐在马桶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天亮了。她想那人应该已经走了,正准备出去。

突然,她感觉不对,抬起头。一双眼睛正在上方,冷冷地看着她……

想到这里,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阿西巴!他们现在不会正在冷冷的看着我吧?

我好怕!闵浩!你死哪里去了?你都没发现你身后那个超级无敌可爱的小美女已经不见了吗?

该死的!

坐以待毙不是我的风格,我用手摸索着,指尖触碰到了他们油腻腻的裤子,好恶心。但他们并没有动,我就大胆的继续摸索。

摸到了一个大的空隙,我微微侧身,想从缝隙里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