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

第9章 一滩人

就在我以为自己逃出去了时候,他们突然扑了上来,三双手同时掐住了我的脖子。

宝宝要死了吗?我的眼泪刷刷的往下流,然后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我的眼泪流到其中一只手上,突然就冒出了火花,那人松开我,后退了两步,很快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凑着火光,我看到他是之前在那里烧烤的人之一,他因为痛苦而无声地张大了嘴,我看到,他的嘴里并没有舌头。

感觉到脖间的压迫小了很多,另外两个人……不,他们肯定不是人!他们应该也是受了影响,这个机会必须得抓住!

电石火光之间,我想起了宋南说的,遇到危险就大声喊他的名字。我用尽了全身力气,终于发出了声音:“宋南!”

声音好像并不大,不知道宋南能不能听得见,脖间的力度又恢复如初,我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我有点绝望了!

突然间,黑暗的空间,被什么东西大力的撕开,突如其来的光明让我眼睛微微发痛。还好是回到了地下室,要是回了地面,我的眼睛估计得痛好几天。

脖子上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而我也被宋南抱在了怀里。

他现在的样子,并不同于前两日。

之前,他完全就是现代人的装扮,除了脸好看、身材好,别的没什么区别。

现在,他已经是一身古装,长发飘飘,整张脸说不出的……魅惑……

由不得我多想,已经都被削掉半个脑袋的那两个鬼,从切口处脱离了肉体。我不禁暗暗吐槽,宋南好像对削脑袋有种执着。

“老鬼,你怎么来了?”闵浩的大嗓门突然响起,他竟然也在。

宋南抱着我,迅速退到了闵浩身后:“这是他的本职工作,我们不抢他的。”

闵浩下手也快,两道黄符过去,并没有什么卵用。

“齐闵浩,这两只鬼是融合的怨灵,你这两道符根本伤不了它们。”宋南开口提醒闵浩,那二货才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头。

宋南把我放下,牵着我的手:“我们去里面看看,这里交给他。”

我不露痕迹的甩开他的手,我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一喊他的名字,他就出现了?他从昨天到现在,去了哪里?为什么这样装扮?

他不说,我也不会问。

他愣了愣,对我微微笑了笑,往前走去,我赶紧跟上。

至少,他身边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

走到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往下的楼梯。宋南没有犹豫就下去了,揉揉鼻子,反正我也没有退路,只有壮着胆子前进。

闵浩很快就追了上来,这次他幻化出了一团明亮的白光。

我劈手就夺了过来:“之前就让你整个亮的,你偏不!”

“这不来了厉害的主,我有底气了嘛。”闵浩尴尬的笑了,一个天师传人,靠鬼给他撑腰,还真是厉害!

楼梯很快就到了底,闵浩的白光骤然增加了亮度,将那整个房间展现在我们眼前。

房间的正中间,摆着一个看不出材质的大缸。

虽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但直觉告诉我,里面的东西肯定不是很么好东西。

“呵呵……”粗糙而嘶哑的声音传了出来,齐闵浩瞬间移动到了缸的对面,手中也出现了一把桃木剑,将剑尖指向了前方。

我跟在宋南后面,也过去了,原来有一滩人在缸的那侧。

真的是一滩,要不是他发出了声音,完全看不出人形。

“你也没放下,当初何必劝我?”声音继续传出来,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话。

“哦……我说呢。”它的声音突然变了声调,里面多了一丝嘲讽:“你找了她近千年,这次……”

没等它说完,宋南动手了。他伸手一挥,一团黑色的火焰就出现在了它身上。

瞬间,灰飞烟灭。

闵浩收了手中的剑,挖了挖鼻孔,看样子他并不打算发表意见。

根据目前的状况来看,宋南是杀鬼灭口了,这鬼口中的“她”,难道是我?

反正我没决定嫁给他,这些恩怨我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闵浩,这些是什么?刚刚那一滩,又是什么?”我蹭到闵浩身边,把我想知道的问了出来。

“那个应该是刚渡了天劫的厉鬼,被天雷去了近九成的功力,而且,也被破了形。”闵浩说的时候有点犹豫,不时的看向宋南。

宋南点点头,道:“应该是缸中的长生让它引来了劫雷,自作自受。”

“传说将半生人浸于无根水,以魂炼之,可得长生。”闵浩喃喃的说:“长生性凉,遇热有异香,可致幻,可引欲。可是,这鬼要长生有什么用?他早就死透了……”

闵浩说的,我听的半懂不懂的。刚要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宋南突然抛出一个玉壶,将缸中上层的液体吸了进去。

“炼玉!”闵浩看着那个玉壶,一声惊呼。

好烦!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全是些我听不懂的。

液体吸完,底下的东西就露了出来,血糊糊的,看不出是什么。

“这都是未出生的胎儿。”闵浩给我解释:“半生人,就是未真正生过的人。”

看得我浑身起毛,催促着他俩赶紧上去。

出了楼,外面已经有好多外卖小哥停在那里,看到我们出来,就问我们知不知道烧烤店的人都去了哪里。

乱糟糟的,我索性躲他俩后面。

他俩同时开启了高冷模式,一言不发就往前走,我小步的跟上,

“你们知不知道烧烤店的人去哪里了?”身后突然有人大声的对我们喊,很是暴躁和不耐烦,“孩子不就是被蚊子咬了一下吗?!至于让整个烧烤店都去陪床吗?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被蚊子咬?难道是我昨天负责的那个小孩,韩熙?

我停下脚步,走到他们面前:“你刚刚是说烧烤店家的孩子被蚊子咬,送医院了?”

他们估计是看我满脸的疑惑,不像是能解决问题的主,都冷着脸没有理我。

只有一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小孩,开了口:“前天老板娘给我们打了电话,说孩子被蚊子咬了一口,感染了,她和她老公正守在医院,让我们自己从电脑上打印订单……”

“小刘!你给她说这么多干嘛!”有一个人突然打断了小刘,凶巴巴的对我说:“这里没你什么事,走!”

我有点微恼,刚想开口,宋南拉住了我:“别和他们说那么多,先走!”

说完,拉着我就走了。

“宋南,那个孩子……”我把孩子的情况大致给宋南说了一下,感觉他应该能有办法。

他听我说完,并没有回答我,反而转过脸去问齐闵浩:“这事,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