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

第10章 前男友

闵浩摇摇头,说:“不能管,都是命数。”

“七月,就像我们是命定的夫妻,不管怎样你都会嫁给我。”宋南说完,突然就消失了,完全不给我反驳的机会。

他走了也好,正好我要跟闵浩这个混蛋算账!

回到家中,我指挥着闵浩拖地、擦桌,端茶、倒水,而闵浩就跟做了错事的小太监似的,我说什么,他都乖乖做。

到最后,我都感觉自己有点过分了,就喊他在我身边坐下。

“闵浩吶。”我拍拍他的肩膀:“知错就改,你还是好孩子!说吧,你这次错哪里了。”

“不该不听你的话,就给你那么一丢丢的小火球。”他满脸的悔过,但没有抓到重点。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都被鬼抓走了,你都意识不到!以后还能不能一起组队打怪了!”这个猪队友!

“姐,我是想着,反正你现在也死不了,我给你算过,你能活到27呢,所以……”

“停!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这个满嘴跑火车的神棍!

“真的,姐,你能活到27呢!”

我抡起手边的抱枕就冲齐闵浩打去!你才能活到27!

把他打跑之后,我决心要好好梳理一下整件事情,发现一点头绪都没有,只有放弃。晚上还有夜班,我先睡一觉比较好。

夜班……夜班……

我拿起手机,给科室打了电话。护士长没说李护士的事,直接告诉我明天跟着王护士上白班,以后归到她们组里。

我想,李护士应该是再也见不到了。

脑袋里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不知怎么,突然就醒了,心里慌慌的。在床上翻来覆去,怎样都不舒服。

突然间,一声凄厉的哭声从远处传来,紧接着,一波又一波。

哭声仿佛能刺入灵魂,我整个头感觉都快要裂开。

一双手温柔的捂在我耳上,将那鬼哭隔断了。

我睁开眼睛,是宋南,他回来了。

好像过了很久很久,哭声停了,宋南才松开我。

开口问南宋,我发现自己嗓子异常的沙哑:“刚刚,那是什么?”

“百鬼进食。”宋南沉默了几秒,才给我说:“长生用的半生人是从这个医院买的,半生人有魂无魄,无法超生,积聚在医院里。孩子身上有它们肉体的气息,所以,它们……”

“咬孩子的蚊子,也是鬼吗?”

宋南摇摇头:“不是,但也是一种报应。他父母做的事,损阴德。”

报应……真的会有报应吗?

把自己扔到睡梦里,看不懂,就放一边。

醒来的时候,宋南又不见了。无所谓,我今天要去跟王护士,听说她很严厉,我有点忐忑啊。

PICU今天就只剩了那三个福利院的孩子,护士长看着病房,自我安慰,顺带也安慰我们:“没事,来住院的少,说明生病的孩子少,这是好事!大家打起精神来,好好工作。”

在里面的医生听到了护士长的话,笑着说:“护士长,再不来病号,我那实习同学可能就要在人家NICU扎根了。”

NICU和我们一样在四楼,就是新生儿重症监护室,28天以内的孩子住他们那边,要是到了29天还没好,就会转移到我们这边。

我的目标,就是毕业后能进NICU,没别的原因,那边赚钱多啊!

这是另外一个医生说:“听说NICU的主任对你那个实习生很满意,都跟他提出要他实习结束直接去他们科室了。”

一时间,都是赞叹的声音。让他们这么一说,我对那个实习医生更好奇了,长的帅,还有才,真的好想嫁给他!

王护士之前就已经带了我同学刘丽,现在带我们俩,病号又少,她就让我俩自己去隔离间,练出科要考的操作。

练了没一会儿,外面的就传来一阵骚动,刘丽也激动了起来:“快!苏晨回来了!”

说完,她拉着我就往外跑。

苏晨?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还真是他!就算他戴着口罩,我依旧认出了是他。

苏晨,我高一时的同学。确切的说,是我的前男友。

也不算是前男友吧……

那天,下晚自习,他突然捧着一捧玫瑰,向我表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没好意思拒绝。之后给他发了短信,解释清楚我对他只是纯友谊,没有别的感觉。

他没回复我,只是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不停的换女朋友。我觉得,要不是他学习好,肯定早就被叫家长了。

高考结束,他考上的大学,是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考上的重点中的重点大学。从那之后,虽未见面,但他经常会发短信给我,各种社交软件我们也都互加了好友。

他笑着和大家都打了招呼之后,来到了我面前。

“七月,好久不见啊!”

看来我变化不大,他一眼也认出了我。

“哇!你们竟然认识!”刘丽在旁边发出了类似于发春的尖叫声,立刻收获了王护士白眼一枚。

“嗯嗯,好久不见,我们还要练操作,一会儿再聊。”快速的说完,我拉着刘丽回了隔离室。没有发展可能的人,还是远离比较明智。

“七月,你怎么认识苏晨的?”刘丽的八卦之心不在我之下。

我知道没有答案,是忽悠不过去的。“高中同学,好几年没联系了。”

“你有他手机号吗?QQ?微信?都可以!”刘丽的眼睛里满是光彩,活像饿狼看到了小鲜肉。

“好七月!你的实习鉴定表我替你写,好不好?”

这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实习鉴定表虽然只是一个过场,但是要写好多好多字,空格小,还不允许写错别字;我的字本来就丑,写起来相当困难。

我眯着眼,思考了一会儿。卖友求荣这种事是我能做出来的吗?!

嗯,当然是我能做出来的!

“你给我写完,我就把他的联系方式都给你!还附赠私家玉照哦!”他空间相册的密码我知道,去盗几张,很简单!

刘丽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你们要真是成了,要请我吃饭!”我的吃货本性,不放弃每一顿能到嘴的美食!

刘丽欢乐的点头,提议道:“明天休班,我们一起出去玩吧!我请客,去吃麻小。”

麻小!我喜欢!当即就答应了。

继续练操作,我的心里却开始涌起一丝一丝的失落。

虽然我拒绝了他,虽然他一直在换女朋友,可是他每次分手后,都会再跟我表白一次。猛一看挺痴情,时间长了,反而觉得他神经质,更是不敢答应他了。

现在,看他彻底放下,我却开始有点伤春悲秋了。

呵呵,贱啊!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