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至死方休

第七章 真爱不过是一场笑话

顾幽凉从窗台上撑了起来,泪水模糊的双眼已经看不大清楚言锐的模样。

“我曾经以为我们是真的相爱,虽然没有轰轰烈烈,却也甜甜蜜蜜,平淡而真实,我不知道一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你对我如此狠心,但我依然还有一点点奢望,真的还有一点点........

但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你楚言锐从来就没有爱过我,从来没有!我八年的痴心、痴爱不过是一场笑话!”

带着撕裂的咆哮,也吼不出顾幽凉心里的痛苦,她用手一遍遍抓喉间心前,指甲在脖子上抓出一道道血痕,可心里的痛苦却没有减弱分毫。

鲜血淋漓的时候,她终于停下了手,看着蹲在地上用拳头一遍遍砸脑袋的楚言锐,嘴边的笑也带着无法言喻的苦楚。

“楚言锐,你也痛苦吗?可是你的痛苦又哪里能跟我比!”

楚言锐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想要冲破而出,身上好像是根根锁链勒紧他,他抬起头,双眼腥红。

顾幽凉转身走近熊熊大火里,背影窜起团团火苗.......

“不!”

楚言锐像是疯子一样冲到门口,用肉体一遍遍砸着十公分的铁门,肩臂传来骨骼碎裂的声音,但他却毫无感觉。

心的内在像是被空针一点点抽了出去,针尖还在里面不停的搅动剩下的外壁.......

这种心痛的感觉好像曾经也有过,对了!

他想起来了,他都想起来了!

凉凉!

铁门纹丝不动,楚言锐转身沿着墙外的管道往上爬,左手臂几乎抬不起来,可是他还是吃力的往上爬。

凉凉,你等我,不管你做了什么,不管你有多爱穆安徐,我都不计较了,只要你活着,我愿意把你让给穆安徐,只要你活着......

只要你活着!

但上天听不见他的祷告,他终于爬上去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了顾幽凉的影子,只余下一团火光。

他冲了过去,双手在烈火里不停翻找,找到了床脚,找到了梳妆镜,找了好多零零碎碎还没燃完的东西,可是他没能找到顾幽凉,哪怕是一块骨头.......

大火燃烧着他的衣袖,也燃烧着他的手......

三日后,楚家医院的顶楼,这里只住着一个人,楚言锐。

双臂被严严实实的包裹,楚言锐躺在床上,安静的仿佛不存在。

身旁,楚妈妈哭得像个泪人,抬起手抹了抹眼泪继续说,“法医已经确认了凉凉灰烬里有凉凉的DNA,你说你们这是怎么了,你和凉凉好好的,怎么就弄成了现在这样啊?

一年前,你得了精神分裂症,死活不让我告诉凉凉,看着凉凉全世界找你,我这心里难受的不行,美国治疗的时候我怕影响你的病情,什么也不敢和你说,这好不容易你治好了,我高高兴兴的看着你们结婚生子,怎么就这样了啊!”

“妈,我真的治好了吗?”楚言锐抬起头,双眼死灰的看着楚妈妈,看的楚妈妈慌乱的低下头。

“治......治好.....”

“妈!”楚言锐挣扎了一下,但很快就泄去了全身的力气,“妈,你告诉我实话,我已经......已经失去凉凉了.......”

楚言锐的语气里透着绝望和苍凉,让楚妈妈也感觉到了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