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种信仰

第二章 你真下贱

纵使早就知道了傅以从不爱她,可是听到这些话,楚无忧的心还是血淋淋的痛。

她想告诉他,她得了淋巴癌,她要死了,以后他的身边再也没有她唠叨。

可是她说不出口。

就好像不说出来,就还能假装自己没病一样。

她眼睁睁的看着傅以从上楼关上书房的门,抬起头闭上眼睛,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我不后悔。

爱上这个男人,她不后悔,即将要做的事情,她不后悔。

……

傅以从昨晚做了一个梦,一个旖旎的美梦。

这是他成年以后,最美妙也是仅有一次尝到那种欲罢不能的滋味,梦中的女人,看不清模样,却知道是极漂亮的,声音娇柔,身段绵软,皮肤滑腻,整个人都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傅以从以为这只是一个梦。

但是,早晨一睁眼,他还真看到了一个正在穿衣服的女人。

女人背对着他。

双腿纤细修长,身材曼妙动人。

皮肤白的仿佛阳光可以穿过,光滑的皮肤如珍珠一样细腻。只是那皮肤上有些骇人的青紫,傅以从立刻联想到那个梦中的女人。

女人缓慢的穿上衣服,转过身。

那张脸,是楚无忧。

傅以从的脑袋顿时清醒了,他皱了皱眉,突然眼眸一厉,“楚无忧,你竟然对我下药!”

他就算是醉酒,也不可能发生那种事情都不知道,而且身体里还残留着某种异常的情绪,傅以从很快分别出来,这是被下了催情药!

结婚以来,他只碰过楚无忧一次,那是醉酒,再加上心中郁气难消,他完全将那场性事当做发泄,不顾楚无忧的死活,后来清醒过后,他再也没有碰过她。

傅以从缓缓坐起来,雪白的床单从他身上掉下来,露出健硕的胸膛,上面还有几丝红痕,暧昧且勾人。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走近楚无忧,满面愤怒,猛的伸手抓住扣着楚无忧的脖子,但是没有用力。

一个男人被女人下药发生关系,在傅以从的人生里,绝对是耻辱。

楚无忧没有露出痛苦或者害怕的情绪,她唇边甚至带着一丝笑意,“因为我不甘心。”

不甘心她这么爱他,卑微到尘埃里,到死,却换不回来他的一点点怜惜。

钳着脖子的手猛的抓紧了一些,楚无忧痛苦的咳嗽了两声,可她却一点都不怕自己的脖子被掐断,如果,早晚都是死,她宁愿死在他手里,也许这样,他就能记着她念着她。

“我跟你浪费了数年的时间,消耗了我整个青春,傅以从,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傅以从像是触电似得将她甩开,厌恶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垃圾:“孩子?你也配!”

“楚无忧,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唐唐市长千金,为了得到一个男人,竟然下药将自己送到男人的床上,怎么,这就是你的家教?”

傅以从冷笑,随手捡起自己的衣服,“下次如果还需要这样的事情,不用下药,你来找我,我一定满足你。”

“毕竟,免费的女人,不用白不用。”

一字一句,仿佛尖刀一样戳进楚无忧的心脏。

她脸色惨白,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不倒下,眼睁睁的看着傅以从的背影消失,才放任自己跌倒在地。

楚无忧,你真下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