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种信仰

第十章 这里是书房

傅以从照例进了书房。

楚无忧不甘心,时间对她来说现在是很宝贵的东西,她希望在还能看见这个世界的每分每秒,都过得有意义。

最好是,都有傅以从的身影。

楚无忧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是疯魔了,这样不顾礼义廉耻的爱着一个男人,可是每当她想放弃的时候,总会在傅以从身上看到一丁点希望。为了那一丁点的希望,她又会继续奋不顾身。

她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他的。

“你还要在门外站多久!”

敲了门又没了动静,傅以从不耐的低叱,楚无忧却从中听到了另一层意思,推开门,朝他笑,“我以为你不会让我进来。”

傅以从靠在椅子上,脸上有些疲惫,但是并没有多少怒意,“你来做什么?”

楚无忧关上门,将手里的盒子打开递给他,“这是我给你定做的领带,你试试。”

盒子里的领带做工精致,一看就价值不菲,傅以从并不在乎这个,他疑惑的皱眉,“你……有什么事情?”

无功不受禄,这是他信奉的第一要领,所以楚无忧拿着礼物过来的时候,他想到的就是楚无忧有事要求他。

楚无忧咬着唇,脸上闪过一阵难堪。

“我是你的妻子,为你做这些事情,不是很应该吗?”

在平常人家,丈夫身上的东西,哪样不是妻子置备的呢?偏偏傅以从不放心她,从来不叫她近身。

这领带是楚无忧早就准备好的,只是看傅以从今天心情好,才拿了出来。

傅以从心情并不好,公司里的事情多的让他头疼,可是看着楚无忧的样子,他却并没有想要骂她的心思了。

他将这归结于同情。

仔细想想,楚无忧并没有做错什么,只不过用错了方法。

对于一个一心倾慕自己,为了嫁给自己一直伏低做小的女人,傅以从觉得自己应该宽容一点,他忽略掉心中某个反抗的声音,对楚无忧点头,“帮我带上。”

楚无忧觉得自己在做梦!

今天傅以从对自己真的是太好了!

她快步走上前,小心翼翼的给他带上领带。

她生的娇小,站在傅以从身前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窝进了他的怀里。

傅以从低头就能看到她的头顶,黑色发丝柔顺的披散在她的脑后,偶尔有几根扫过他的脸颊,鼻尖几乎全部都是她的味道。

傅以从皱了皱眉,压抑心中的火焰,问道,“你是在诱惑我吗?”

对楚无忧来说,这个问题着实不算美好,她想到那天早上傅以从骂她的话,脸色惨白,下意识的反驳,“不是……我没有……”

她只是想为他做点什么。

傅以从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低头在她的肩膀处嗅了一下,清淡的香味让他心中某种邪恶的念头再也压制不住。

事实上,他压根就不想压制。

他将楚无忧压在书桌上,在她惊恐的眼神中吻上她的嘴唇,空出来的手在她身上点火,楚无忧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

“不行……以从哥,这里是书房……”

傅以从嗤笑,“怕什么?上次不也是在书房?说起来,还是你主动的呢?”

他撕开她的裙子,一只手在她的身上摸索,解开胸衣,楚无忧闷哼出声,大大的眼睛里漾满了温柔。

上帝啊,如果这是个梦,请不要让我醒过来。

她伸出胳膊,揽住了傅以从,将自己整个人都贴了过去。

楚无忧醒的时候艳阳高照,身边早就没了傅以从的身影。

她闭上眼,脑海中还能浮现昨天晚上的情景。她将自己藏进被子里,但还是有几声笑声溢了出来。

这是她嫁给傅以从以来,过得最快乐的一个晚上。

“扣扣。”

门口有人敲门。

楚无忧整理好脸上的表情,但是来人却不是傅以从。

她坐起来,看着佣人问道,“李婶,先生呢?”

她将被子往上拉了一点,挡住胸口的痕迹。

想起昨天晚上的缠绵,白皙的脸颊上浮现淡淡的红晕。

李婶将手中的托盘放在床头,低着说道,“先生一早就去上班了,吩咐我们给您煮了这个。”

傅以从竟然会关心她!

楚无忧开心的差点跳起来。

她开心的端起那碗汤,也不管是什么,小口小口的喝着,觉得幸福极了。

这就是她要的生活。

只要傅以从愿意给她一点点爱意,她就能够幸福。

楚无忧忍不住想,这难道是老天看她快要死掉了,所以才给她准备的福利,好让她在最后一段日子能够走的舒服一点?

直到一碗汤见了底,她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散去。

“李婶,这是什么汤?”

楚无忧决定以后每天都要喝一碗这种汤,这可是傅以从亲自吩咐给她煮的!

李婶抬头,满眼的同情和愧疚,“太太,这是藏红花和麝香熬成的,古代人家用来避子的!”

……

楚无忧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显得分外可笑。

手中的碗直直的掉在地上,摔成好几块。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似乎有什么在里面挣扎,到处冲撞,痛的她都听不到李婶在说什么了。

避子汤啊。

她眨眨眼,眼眸湿润,鼻子酸酸的。

楚无忧垂下眼眸,沙哑着声音吩咐,“出去。”

“太太……”

“出去!”

李婶还要说些什么,楚无忧已经是什么都不想听了,干脆将整个床头柜子上的东西都挥了下去。

李婶不敢说些什么,弯着腰退了出去,顺便带上了房门。

楚无忧静静地坐在床上,手掌心里一道红色划痕分外明显,刚才碰到台灯划伤的,可是她一点都不觉得痛。

还有什么能够比得上心痛呢?

如果昨天晚上是天堂,那么现在对她来说,就是地狱。

傅以从,不想让她给他生孩子,他竟然在事后给她准备避子汤……

楚无忧想笑,可是嘴角纹丝不动。

她似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脑海里翻腾的厉害,可是身体一动也不动,安静的坐在床上,就像个死人一样。

半晌,她终于能够平静下来了。

楚无忧掀开被子,走下床,可是脚下酸软,她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冰凉的地面和赤裸的肌肤相触,凉意顺着皮肤流向四肢百骸。

似乎……心都冷了。

她一步一步的走进浴室,打开花洒,水龙头,一切能够发出水声的东西。

她躺在浴池里,任由冷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一边又一遍,直到房间的门再次被人敲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