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生病

“先生,已经四个多小时了,太太还在浴室里。”

李婶一边打电话,一边敲着书房的门。

楚无忧自从今天早上喝了那碗汤之后,就一直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本来李婶想着,迟早会想开的,在房间里安全的很,可是她发现浴室的水开了整整四个小时之后,她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拨通了傅以从的电话。

傅以从那边安静了一下,然后吩咐,“拿备用钥匙将门打开,看看她在做什么。”

声音里已然带上了一点怒意,李婶不敢耽搁,赶紧叫人来帮忙,打开门后,让男佣人都离开,只带着两个女佣人推开了浴室的门。

里面安静的只听到水声。

李婶心头一跳,暗想不会出事了吧?

当下也顾不得什么,赶紧走进去。

出去又安静的泡在浴池里,水没过她的脖颈,头发湿漉漉的,闭着眼睛靠在璧上,一副累极了的样子。

李婶大惊失色,三两步走过去,伸出手指在她鼻尖探了探……还好,还有呼吸。

她吩咐人将楚无忧抱到床上,发现她额头滚烫,正发着高烧,也不敢耽搁,赶紧又给傅以从打了电话。

“叫家庭医生来,我马上回来。”

“是。”

……

傅家的家庭医生是个年纪已经近五十的男医生,说话做事都很利落。

给楚无忧输了液,本来准备立刻离开,却又皱眉,翻了翻楚无忧的眼皮,然后眉头越皱越紧。

傅以从刚从公司回来,站在旁边,看着医生这样仔细,忍不住问。“怎么?李医生,她有什么不对?”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很不安。

“楚小姐这病,倒不像是普通的发热。”李医生推了推自己眼镜,严肃的说道,“她这像是别的疾病伴随的高热,建议你有时间带她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我工具不够。”

傅以从心脏狠狠一跳,猛地想起那天晚上楚无忧说自己要死了的样子。

倘若……她说的都是真的……

他眼神一暗,压低了声音问李医生,“淋巴癌,有没有这些症状?”

李医生神色一动,又看了看楚幼然的脸色,听了听心跳,然后说道,“淋巴癌会有这些症状,如果真的确定是淋巴癌,最好是早些进行治疗,目前这个疾病治愈的可能性并不高。”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外界都传说傅先生并不喜欢傅太太,但是看傅以从这个样子,分明不是对楚无忧不在意,他站起身,然后说道,“傅先生,如果确定是淋巴癌,我有个师兄或许可以帮忙,他曾经有过成功治愈淋巴癌的病例。”

傅以从心乱的厉害,没有听清他说的什么,胡乱点头,眼睛依旧留在楚无忧的身上。

倘若……这个女人真的要死了,那他该怎么办呢?

傅以从看着楚无忧的侧脸,心口猛地一痛。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