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嫁为妾

第9章 巧合

清晨,露水还绽在枝头,点点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光茫。

夕沫安静的站在窗前,最近,她越来越睡不安稳了,所以,总是很早就醒了过来。

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八天,那七夜在岁月的流逝中就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却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的身体早已经发生了变化。

她不再是女孩而彻底的成为了一个女人,而那第一夜的痛犹在记忆里怎么也淡不去。

“姐姐,是不是在等姐夫?”出神中,耳畔突然间传来夕遥淘气的声音。

夕沫转首,一敲他的额头,“不许乱说。”

“娘说再过一个月姐姐就要嫁给枫哥哥了,早叫晚叫都是叫,我就叫他姐夫。”理所当然的,夕遥一脸笑咪咪。

夕沫微张了张唇,想了又想,才问道:“夕遥,他今天会来?”

“是呀,娘这么说的,还让丫头去备了好茶候着呢。”

“哦。”母亲倒是细心,可她,真的好怕见到慕莲枫,然而许多事晚说不如早说,早说早了一份心事,顿了一顿,夕沫又道:“他来了,就请他来姐姐这里吧。”

“姐姐羞羞羞。”夕遥刮着脸,在羞着夕沫。

夕沫啐道:“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许胡说。”

“我不是小孩了,我八岁了,姐姐也才大我八岁。”扮了一个鬼脸,夕遥转过头一边羞着她的脸一边后退着跑去玩了。

“唉!”轻轻的一声叹息,夕沫突然发现她好累。

这累的是心,如若不是为了夕遥,此刻,她也就不必再心累了。

用过早膳,取了一本书翻看着,却一个字也看不进眼里,只一心盼着慕莲枫来了,可同时,她又那么的怕见了慕莲枫,想来想去,她的事只能求他了,因为,她真的无法向母亲开口退了这门婚事,一是怕伤了蓝家和慕莲家的交情,二是,怕伤了慕莲枫,可一切,终归是要说的,纸包不住火,她这身子他早晚会知道的。

哀哀的想着,心里越发的心伤,就这样坐了良久,忽觉门前有一道影子闪了过来,以为是慕莲枫,夕沫下意识的转首,却是一个婆子,困惑的望了一眼那婆子,“阿婆,是谁让你进来的?”

“是太太,太太说让我偶尔过来跟你说些男女闺房中要注意的事情,也免得你嫁了人惹出笑话让夫家人不高兴,今我得了空,就来了。”

“哦。”那就听吧,不想听也要听,在没有与慕莲枫说清楚之前,她必须要承受这一些折磨。

婆子絮絮叨叨的讲了起来,夕沫本不想听,可当听到婆子讲起女子通常会在什么时间容易怀孕的时候,她的脑子里咯噔一跳,“阿婆,刚刚你说过的话麻烦你再重复一遍,好吗?”

一不小心听到了,可越听越是心里恐慌,似乎那男人掳她的七天是她最容易怀有身孕的七天,月事开始第十四天的前三天后三天,天哪,为什么那么巧?

难道府里有奸细不成?

想到这里,夕沫的心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她再也听不下去了。

“小姐,你在听吗?”婆子已发现夕沫的脸色一片煞白,她急忙问道。

夕沫强自镇定了,“阿婆,我有些不舒服,你改天得了空再来讲吧。”

不知道婆子是什么时候走的,只知道自己起身时,手抚着的小腹上就仿佛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似的,可她,却连那个男人是谁也不知道,只记得那每一次萦绕在床帐间的檀香的味道。

那味道,一直生动在她的记忆里,怎么也挥之不去,惹她心躁欲死。

却偏偏,死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