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仙帝

第1章 红鲤

“哗!”

沐阳掬起一捧溪水,直接往脸上抹了一把。溪水清凉,在这日头正毒的时辰,也着实能够助人消暑。

痛快的洗了把脸,心情也随之一畅,沐阳长舒一口气,取下别在腰间的葫芦,咕咚咕咚的灌了起来。

不过也是巧了,正当他灌得尽兴之时,一只通体鲜红的鲤鱼,竟是不知不觉游到了他的跟前。不停地跃出水面,而那漆黑如墨的眼珠,却是始终死死的盯着沐阳手中的葫芦,似乎,有些渴望。

沐阳自是注意到了这只红鲤的异常,有些惊愕之余,也是随之哂然一笑。

“想要吗?拿去喝吧。”沐阳将手中葫芦一倾,倒入面前的溪水中。而那红鲤,见到沐阳真的将葫芦中装的东西撒给它喝,顿时喜出望外一般,身形矫健游到沐阳倾倒的地方,贪婪的吮吸那些不断被溪水稀释的液体。

沐阳见此情景,似乎也是被这小东西给逗乐了,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

“阳哥儿倒是大方,不过若是让灵姐知道,你竟将她特地亲自用聚灵草熬制的汤液喂鱼,只怕到时又会与你不依不饶了。”身侧一个爽朗的声音忽然响起,将此地的宁静打破了些许。

沐阳微微一笑,并没有回头:“无妨,灵姐平日里也是极喜欢这些小东西的,想来知道了也没什么。况且,你不言我不语,她又怎的会知道?”

“哦,是吗?”又是一个声音响起,声音轻灵也算是有些悦耳。只不过,貌似还有些咬牙切齿,好像并不大高兴。

沐阳闻言一窒,终于转过了头去,神色之间有些尴尬:“灵姐,你也来了啊。”

在沐阳看去的方向,一男一女并排走来,两人都只是十几岁的少年模样,只不过,那女孩年纪却似乎是要稍长一些。

“怎的,不许我过来看看?看看我们阳少爷,到底是有多么大方?”那“灵姐”轻哼一声,不留情面的奚落了句。

“咳咳,这个......”沐阳神色之间更是尴尬,只得装作听不懂般的咳嗽几声。

“我说阳哥儿,你可真不懂得珍惜,灵姐亲手熬制的聚灵汤液,我们这些人要都要不到半滴,平日里也只有你有那个福分享用,你竟将它喂了鱼,啧啧......”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沐阳眼见得情形不对,连忙没好气的呵斥道。而此时,沐阳倒入溪水的聚灵汤液,已是稀释的再无半分。

那红鲤意犹未尽的在原处转了几圈,随后头也不回的游向远处,任由沐阳在此处为它的“享受”继续买单。

“怎么,他说的有什么不对吗?”然而沐阳一说话,“灵姐”却是更加不高兴了,盯着沐阳说道。

沐阳被她这么一噎,顿时无奈的闭上了嘴巴。

那少年见得灵姐竟然帮她说话,顿时有些得意忘形,更加眉飞色舞的说着话:“阳哥儿,我说你呀,干脆就把灵姐收了算了,你看灵姐一直对你一片痴心,你怎么能这么辜负人家呢?”

“莫不是——,”少年忽然故意拖长了语调,转而促狭的说道,“嘿嘿,莫不是阳哥儿你还心里惦记着,和那位圣女的婚约?”

“沐清羽,你给我闭嘴!”这一回,沐阳与那灵姐竟是异口同声的呵斥过去,甚至连语速声调,都是一样的。

不过不同的是,沐阳神色尽是无奈,而那灵姐,脸上却是升起了片片红霞,似乎很是羞恼。

“沐清羽,马上给我滚回去!”灵姐有些恼怒的说道。

“别啊灵姐,刚才还是你让我带你来找阳哥儿的,怎的现在就要过河拆桥了?”少年一脸委屈的说道,只不过,依旧是嬉皮笑脸。

“你要我说第二遍吗?”灵姐闻言,脸上羞恼更甚,咬牙切齿的说道。

少年见她似乎真的有些不高兴了,脸色一变,尴尬的打着哈哈:“得得得,你们狠,我走,我走还不行吗?唉,真是好人没好报......”

“还不快滚!”灵姐扬手作势欲打,不过那少年见势不妙,飞也似的跑了,并没有给那灵姐动手的机会。

那“灵姐”也是气结,不过见那少年真的跑了,也不好再去追上算账,只能有些郁闷的坐下,随后开口羞恼的说道:“小阳,你别听那清羽胡说,根本没有的事!”

“知道的灵姐,我也没有放在心上。”沐阳尴尬的一笑道。

哪知那灵姐闻言却是一瞪眼:“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叫我灵姐,叫我水灵就行。”

“可是灵姐,他们都是这么叫你,怎么也没见你不乐意过......”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还敢顶嘴,是不是想挨揍啦?”“灵姐”更是气结,死盯着沐阳说道,似乎这件事情如果沐阳再不顺着她,她便绝不会罢休。

“是是是,水灵,这总可以了吧?”沐阳连忙改口,一脸的无奈。

“这还差不多。”沐水灵轻哼道,但那眉头,却是明显的舒展开来,似乎沐阳的答案让她心情不错。

“水灵你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么?”沐阳转过头,继续看向溪水。随手捡起一枚小石子,掷入溪水中。溪水潺潺,红鲤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沐阳心里暗道小东西没良心,可脸上却一直洋溢着淡淡的笑容。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么?”沐水灵白他一眼,随后也走了过来,不顾地上的污泥,与沐阳并肩坐在一起,“小阳,你知道吗,我已经被预定选入凌霄宫了。”

沐阳闻言,扔石子的动作忽然顿了顿,随后便继续将石子扔入水中:“是吗,恭喜你了水灵。”

淡淡的话语,似乎没有什么情绪,却是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尴尬起来。

凌霄宫,是一个堪称庞然大物一般的修仙宗门,其内修道有成者多不胜数,管辖的凡人世界岂止亿万方圆。

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挑选弟子自然也甚是严格,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就是进入其中修行,哪怕只是作为杂役弟子,也足够光宗耀祖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