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仙帝

第6章 炼狱黑焰

曾几何时,他作为沐家的绝世天才,受尽追捧,这些身为沐家高层的所谓长辈们,在面对自己时也都刻意讨好,不断想办法和自己结善缘。

所以那个时候,沐阳才能风光无限,不但在长辈面前出尽风头,更是俨然成为沐家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几乎所有的沐家子弟提起沐阳都引以为傲,对自己和沐阳同在沐家感到无比自豪。

然而这一切,在六岁那一场资质测试之后,都成为了历史。

曾几何时,他沐阳在沐家中,走到哪里,都会听到周围人的窃窃私语。那不加掩饰的指指点点,对于幼小的沐阳而言,宛如芒刺在背。

而长辈当然也都变了态度,除了族长沐战云这一脉以外,几乎所有人都很乐意在沐阳脸上踩几脚,极尽嘲讽之言。

仿佛,是要将他们曾经那般卑躬屈膝的讨好,都连本带利讨回来啊......

一幅幅画面在沐阳脑中闪过,沐阳闭上了眼睛。

“嘿嘿,小杂种,认命了是么?废物就是废物,连反抗的胆量都没有,杀了我可怜的武儿,现在就让你为我儿填命!”沐青山见到沐阳闭上眼睛,以为他是害怕的认命了,气焰索性更加嚣张,同时心里也燃起了一丝快感,亲手毁掉一个天才的快感。

即便,那只是曾经的天才......

然而下一刻,沐阳却忽然睁开了双眼,目光一片冷漠,仿佛不带丝毫人间感情一般。

彷如,上位者俯视了蝼蚁那般的漠然。

而最让沐青山恐惧的并不是这个,而是......

两团小如手指尖的黑色火焰,突然出现在沐阳的瞳孔之内,自顾自的跳动着,扑腾、扑腾,但在沐青山的眼里,却宛如魔鬼来临的脚步节奏。

沐阳伸出了右手,摊开成掌,似乎准备用他年仅十三岁的幼小手掌,来抵挡沐青山气源境中期的全力一拳。

“这小杂种只怕是傻了,他还真以为有点身手能打得过气源境初期,就能挡得住青山么,要知道修仙之途每一个小境界的差距都宛如天差地别,岂是可以轻易逾越的,真是狂妄!”三长老见沐阳伸出右手,不禁嗤之以鼻。

此刻天色昏暗,又有沐青山的身形阻挡,以他和二长老所在的位置,并没有看到沐阳瞳孔中的异常。

“年少轻狂而已,只是可惜了武儿啊。他死了,这计划就得告一段落了,只怕,还得另外找一人执行才行。”二长老抚须说道,对三长老的话深以为然。

对于此刻沐阳的结局,他们已经了然于胸,似乎已经看到,沐青山一拳打爆沐阳脑袋的场面了。

“不!”一声惊天惨叫,却是将他们从幻想之中拉回现实,只见沐阳不知何时已经收回了右手,而刚才气焰汹汹的沐青山,却是左手抱着右臂,不住地在空中挥舞,那道惨叫声音,正是从他嘴里发出,而他挥舞手臂......

两个长老同时睁大眼睛仔细看去,只见沐青山右拳上,竟是有着一团诡异的黑焰附着,并且不断地蔓延,一寸一寸,灼烧沐青山的皮肤。

“呃......啊!”声声惨叫不断从沐青山口中发出,沐青山强忍着那种蚀骨抽髓一般的疼痛,不断挥舞右臂,并向周围的墙壁玄关等东西上面抽打,也都无济于事。

黑焰仿佛已经粘在了他的身体上,不断由右臂向全身各处蔓延,像从九幽炼狱中蔓延出来的火焰一般,不断给世人施加无尽痛苦。

“这是......”两个长老一见到那黑焰顿时瞳孔骤缩,后背直冒冷汗,他们当然认得,那是什么东西,也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起动手!”二长老沉声说道,三长老点了点头,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暴起施展各自的攻势袭向沐阳,而他们的实力,也都是,气源境中期!

在看到沐阳展现出来的黑焰之后,两个长老心中退缩的念头,都被这些年欺压沐阳形成的高高在上而取代。

而他们,又怎么能允许沐阳,成功的东山再起!

沐阳嘴角冷笑更甚,虽然折磨着沐青山,但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那还未动手的两个老东西身上,就是为了防着他们暴起发难!

“来的正好,你们,也给我死!”沐阳瞳中黑焰更甚,随后血污不堪的衣袖猛一挥舞,两朵小小的黑焰顿时洒落而出,稳稳的飞向欺身而来的那两个长老。

两个长老大惊失色,想要抽身而退避开,可他们因为害怕迟则生变,都是全力出手,一时间竟是收不住手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撞向那迎面而来的两朵黑焰。

“啊......啊!”同样的,黑焰一沾身,蚀骨抽髓般的痛苦瞬间袭来,而这两个长老,可能因为年纪苍老的缘故,表现的更加不堪,直接痛的在地面上打起滚来......

“沐......沐阳,放过我,放过我......啊!”沐青山还算神经坚韧一些,竟能强忍着痛苦开口求饶,只是其声音的嘶哑程度,也更加体现了他此刻是如何的痛不欲生。

其他两个长老显然就没有那么能忍了,依旧痛的在地上打滚,但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沐阳,眼中露出乞求的神色。

“放过你?”沐阳转过头去,看向窗外。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却莫名为这种场景平添几分凄凉。

“在你们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可有想过放过我?”

“水灵她只是个毫不相关的女孩,你们执行这个计划,可有想过要放过她?”

“现在教训临身了,你反倒要我放过你?”

沐阳的神色忽然变得极为狰狞,额上青筋暴出:“想都不要想,老畜生,这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下辈子好好做人吧!”

随后,沐阳转身走向门外。

“你们,就好好享受这种折磨吧,安心等待死亡来临,哈哈哈!”沐阳的狂笑声渐行渐远,厢房中,只剩下被狂暴黑焰笼罩的三个火人,宛如身在炼狱一般,哭喊承受着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