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仙帝

第10章 少年的心

所有人,只要眼不瞎都看得出来,这华服青年才是主事人,也是实力最高的,而他现在亲自下场,面向沐阳,又是要做什么呢?

而沐战云此时也终于忍不住了,大声怒斥道;”小友,若你不顾身份对沐阳出手,就别怪我沐家不客气了!“

一时之间,竟是将气氛引到剑拔弩张的地步,战斗,似乎一触即发。

哪知华服青年却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淡然说道:“放心,我没有对他出手的意思,他还不值得,我亲自出手。再者,本少说句不好听的,你沐家就算不客气了,又能如何?”

此言一出,与他同来的那些同伴尽皆嗤笑,仿佛在嘲笑沐战云这句话的不自量力,而沐家这边,却是个个脸色难看。

很显然,华服青年的这句话,已经是在明目张胆的打沐家脸了。

然而对方势大,所以沐家也只能把这个耳光,生生忍受下来。

“叫做沐阳是吧?”华服青年这才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沐阳,“你应该也知道我们为什么来找你。老实说,来之前,我们对于你还是很有期待的。”

“能被琉璃府那样的宗门看中,让圣女都和你缔结了婚约,那么你,总该有点不同之处吧?”

“但很可惜,我们来了,却并没有发现你有什么出众的地方,即便是肉身横练,也只是让我有了一点点意外,仅此而已。”华服青年似笑非笑的说道,言语中似乎很是遗憾。

“所以呢,你又想说什么?”沐阳不以为意的说道。

“哈哈,小子,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人与人之间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一辈子,只能像一条腐烂池塘里面的鱼儿,只能仰望天空的浩瀚,而有的人,却可以像真龙一般遨游天际。仙凡之别宛若云泥,圣女殿下注定是那种能和真龙一般翱翔天际的存在,而你。”

“永远只能做一个凡人,永远不可能攀上天际,永永远远,只能卑微的仰望我们,你,明白了么?”

“哦?你是想说,你能配的上那所谓的圣女?或者说,是她指使你来的?”沐阳似乎并没有生气,反而抓住华服青年话中的重点说道。

“哈哈,那就不是你可以关心的了。”华服青年哈哈大笑道,随后身体微侧,向着后方凌空一指。

“哐当!”一道所有人都肉眼所见的淡绿色灵力,从他指尖射出,将那块恒挂在大厅正堂之上的“源远流长”额匾直接击落,坠落在地摔得粉碎。

那道额匾本来正在沐战云额头上方得位置,不过好在沐战云为了防备华服青年对沐阳暴起发难,早已离开了那里,所以额匾坠落,并没有伤到什么人。

但看在沐阳眼里,却是凭空激起几分怒气,只见他默不作声,却是凌厉一拳轰向那华服青年面门。

可那华服青年却是不慌不忙,伸出另一只手,轻描淡写的把他这一拳,不带一丝烟火气的说道:“诶,可别激动,只是给你展现一下我们的力量而已。”

“嘭!”下一刻,华服青年陡然用力,沐阳顿时感觉一股大力袭来,完全由不得他不愿意,就被对方轻易地甩到了会客厅门口的角落里。

“小阳!”一声惊呼从会客厅门口传来,只见沐水灵此刻赶到,却刚好见到沐阳被甩飞的一幕,不由得心里着紧,奔上前去扶起沐阳:“小阳,你怎么样了?”

“咳咳,水灵,我没事。”沐阳艰难的爬了起来,他本就外伤未愈,刚才和李天动手就已经扯动了伤势,现在又被华服青年一把甩出,更是伤上加伤。可他却依旧硬撑着,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个华服青年。

但华服青年却没有在意他的目光,反而眼光被突然出现的沐水灵吸引,不由得有些玩味:“这丫头倒是生的水灵,没想到这小小沐家,也能产生这样出落得小美人儿。”

方才沐水灵站在沐家众人中间没有露头,他也并没有注意到。而现在沐水灵主动出来搀扶沐阳,却是让他心里小小的惊艳了一下。

“年轻人,小女刚刚被凌霄宫预定选入宗门,只待来日宗门来人便可接引她回去。你若妄动,可要考虑一下承受凌霄宫的怒火了。”旁边,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正是压抑着怒气的沐战云。

他久经世事,自然能够明白这年轻人想打什么主意,于是索性搬出了凌霄宫。

“凌霄宫预定了么......”华服青年肆意的笑容中终于有了几分忌惮,“罢了,真是无趣。”

“小子,你记住了,圣女殿下尊贵无比,不是你这种废物可以觊觎的,老老实实,做好你的废物,过一辈子凡人生活,否则,下一次来的人,可就不像本少这么好说话了。”华服青年转过来对模样说道,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咳咳,你以为......我沐阳在意过这份婚约么?”沐阳剧烈咳嗽着,有些艰难地说道。

而他说的话,却是让华服青年等人为之一愣。

“我从来没有在意过什么圣女,如你所说,我和她只是两个世界的人罢了。况且。”沐阳抬起头,眼中绽出坚毅的光芒,眼神无比坚定,“谁又知道,一条小鱼就一定不能化为真龙?有朝一日,若我沐阳能飞上云头,定要走到你那所谓的圣女面前,当面退了这一份荒唐的婚约!”

“轰隆隆!”屋外的天空,忽然一声惊雷炸响。又仿佛在众人心头炸响一般,震撼心神。

华服青年等人听了沐阳的话,也是一脸惊愕,然后仿佛听见什么极其可笑的笑话一般,纷纷大笑起来。

“这小子,还真敢说啊。”

“嘿嘿,恐怕只是想空喊几句而已,就凭他?走到琉璃府,退婚?”

“这句话如果让琉璃府和那位圣女听见了,不知又该作何感想啊,哈哈哈!”

华服青年也是笑的差点直不起腰,半天才平复下来,一脸好笑的说道:“不好意思,我笑的不行了。你刚才说什么,你要退婚?行。这句话,我会帮你带到的。只是希望,你说这句话,不是空口说说而已。可别到时候,整个东土风雨来临之时,你却被吓得跪地乞饶哦,哈哈哈哈!”

随后,华服青年大步走向门外,他的同伴们见状也随之起身,冷笑着从沐阳身边经过,追向华服青年。

场面上,华服青年狂笑着渐渐走远,可这大厅里,却仿佛还依旧回荡着他的笑声,沐阳双眼盯着那些人离去的背影,双手不知何时紧握成拳,甚至攥的指甲嵌进肉里,也浑然不觉。

雨势渐起,淅淅沥沥的下着,微风也随之轻抚大地,吹动万物复苏,也吹动了,少年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