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孤烟与君戏

第一章这个男人

北墨笙光着上身慵懒缓步而来,俊脸英挺坚毅,浓重的眉峰紧紧皱起,一双鹰眸冷冽凌然,正盯着景念语。

黝黑发亮的皮肤,精壮的胸膛,身上的肌肉线条完美的恰到好处,只一眼,景念语也看清了这男人阳刚的姿态。

北墨笙此时看着眼前因为害怕而低头的女人,这个女人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军帐内充满了低气压,景念语觉得这个男人带着好强大的压迫感。

“脱!”北墨笙只吐出了这一个字。

什么?!景念语惊慌的看着他,他野兽一样的眼神,让自己觉得像个猎物,忍不住的浑身发抖。

见眼前这个女人害怕的样子,北墨笙心里微微的起了一层涟漪,多少个女人主动投怀送抱,北墨笙从来都是直奔主题,甚至连她们什么样子都没注意过,这个女人倒是装起可怜来了,有点意思!

他起身走到景念语的身前蹲下来,修长的手指用力捏住她的下巴,紧紧的盯着她乌黑水灵的大眼睛,用磁性醇正的嗓音说道:“不愿意?”

景念语甩头挣脱开他的禁锢:“少帅,我是被误抓进来的,我并不是犯人。”应该是犯人才会被他这样不尊重吧,景念语想着解释清楚身份,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你是不是犯人,我说了算!”北墨笙重新擒住了她的下巴,用侵略性十足的语气说道。

“你!”景念语被气的说不出话,从未见过如此蛮不讲理的人,果然军阀没一个好东西。

外面刘副官的声音响起:“报告!”

景念语松了一口气,北墨笙看着景念语侥幸的表情,心里突然极其不爽,不耐烦道:“说!”

景念语看了一眼,刘副官进来身边还跟着一位漂亮的女子,女子身着桃红色锦缎旗袍,开叉开到了大腿,一双美腿若隐若现,整个人看起来极具魅惑,娇滴滴的说了一声:“少帅。”

这是缤纷楼的头牌水烟,北墨笙光顾过几次,今儿大胜归来,本意想叫着她来捏捏肩,唱唱曲儿,让自己舒服舒服,忘却那些战场上的腥风血雨。

可这个水烟跟眼前的妙人儿简直没法比!眼前的妙人儿虽然穿着粗布衣裳,但依旧挡不住玲珑有致的身材。脸上不施粉黛,可看着就是说不上来的舒服,白皙的皮肤,乌黑明亮的眼眸,嫣红的小嘴,看着一切都那么娇艳欲滴的合胃口。

水烟似乎也看到了北墨笙与往日不同,便踩着莲步,坐到了北墨笙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吧嗒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少帅,人家好想你。”

北墨笙没有回应,鹰眸依旧盯着景念语。

景念语也没有抬头,想着人家既然要亲热,自己总不好现场参观吧,也感谢这位小姐救了自己,于是踉跄的起身准备出去。

“站住!”

北墨笙冰冷的声音响起,霸道而肆意,仿佛一个魔咒把她定在了原地。

“我让你走了吗?”

景念语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已经佳人在旁,自己不应该走吗?

景念语静静的站在原地,并没有回头。良久,耳边传来了水烟的娇喘,声音很轻却带着急切的渴望。饶是景念语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也明白这声音的含义。

景念语被这声音刺激的面红耳赤,再度想要逃离这个地方,脚步刚刚抬起,北墨笙低沉的声音又响起了:“你敢走,我就让你的丫鬟过来,转过来!”

这个禽兽!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景念语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尊冷面刹神,当他说完要让春柚过来,景念语无能为力的转过身,一双美眸里噙满了泪水,死死的瞪着北墨笙,他喜欢让人观赏,那自己就观赏好了,只要能保住自己和春柚,观赏一次活春宫又何妨!

北墨笙一边揉搓着水烟,一边时不时的瞟了一眼景念语。

虽然此刻床上的两人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北墨笙光着精壮的上身,水烟的旗袍上身的扣子已经全部打开,时不时露出若隐若现的春光,可这暧昧的姿势,轻微的喘息,都在提醒着景念语即将要看到的一切。

突然,北墨笙起身,迈着大步朝着景念语走过来,一手擒住了景念语的下巴,一手把景念语禁锢在自己怀中,毫不犹豫的张口吻上了念语,说是吻,倒更像是啃咬。

景念语痛的不停的挣脱,可怎么扑腾都挣脱不开北墨笙的怀抱,一想到这个男人刚才用嘴跟另一个女人亲热,她就觉得油然而生的恶心,胃里不停的往上反,嘴被北墨笙堵上,发出的声音都是呜呜的,直到控制不住的一阵干呕连带着嘴里的血腥味才让北墨笙松开了她。

景念语跑到旁边弯着腰不停的干呕。

北墨笙见状后,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这个女人居然嫌弃自己?!被自己亲了居然是这个反应?!随后的脸色黑的能滴出墨汁一般,房间里又开始安静,安静的只能听见景念语的干呕声。

水烟察觉到北墨笙的眼神都能杀死人,在看看已经干呕后静静站在中央的女子,这个女子确实是美丽动人,想必北墨笙是得不到才会气急败坏用自己来刺激人家。只是这个女子虽然看似柔弱,但眼中的倔强非常人可比,唉,又是一块硬骨头!

随后水烟穿好衣裳,行了个礼,悄悄退出了营帐。

此刻,景念语由于刚才的一阵干呕,眼睛红红的,水汪汪的,看起来就像是刚从猎人手里逃出来受惊吓的小兔子。

北墨笙此时莫名的烦躁,大声吼着:“刘副官!”

“有!”刘副官一进账,就看见自家少帅一张包公脸,心里暗道:能让少帅生这么生气的女子还真是头一个呀!

“给她安排个营帐,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去!”北墨笙说罢转头走了。

刘副官想着既然少帅让单独安排,那必得好生相待,破天荒的头一遭!

刘副官让人安排好后,把春柚也接了过来,春柚一见自家小姐脸色苍白,嘴唇上沾有血渍,哭着跪倒在念语跟前:“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景念语被春柚的声音拉回现实,忍不住的抱着春柚,嚎啕大哭。

许是很久没有将心中的压抑发泄出来,这一哭,哭了不知道多久,只知道到最后眼泪都已经流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