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燕小容

此刻借着朦朦夜色,可以看到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刚才东方白劈柴的地方。

其中那最后说话的男子,竟然是陈康身边的跟班之一,齐云,只见他不急不缓紧紧的追着前面大概有着距离三四米左右的一个曼妙的身影。

而那被齐云所追的女子脚步飞快,好像后面跟着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头也不回脚步急促的向前走去。

而那齐云说完话后见那女子依然速度不减,不由眉头微皱,然后身体微微一顿略微一停。

只见他身体微微倾斜,向前猛地纵身飞跃而去,下一刻居然跳到了那名女子的面前,堵住了她的去路。

“齐云,你这是什么意思?”,被堵住去路的女子一脸怒色开口说道。

“燕师妹,你就给个面子,随我去一趟吧。”

齐云堵住这名女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说道。

“我燕小容想去那里就去那里,为什么要听你的?。”

这名女子黛眉蹙起,不耐烦的说道。

“她居然就是燕小容。”

躲在阁楼里面的东方白,在听到这名女子说出自己的名字后心里一阵惊讶,其实他是从来没见过燕小容长得什么模样,有关于燕小容的一切都是从钱百万的口中得知,但是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这里会遇到燕小容。

齐云在看到燕小容心意决然后,讪讪一笑继续说道。

“燕师妹,你就跟我去一趟吧,陈师兄有没什么恶意,只是有几句话想跟你亲口说而已,又不会吃了你,你何必这么不给面子呢!”

燕小容看到齐云还不死心,不由一脸鄙夷淡淡说道。

“陈康他有话跟我说,他为什么自己不过来找我,反而派你过来,既然他不自己过来,那我也没必要给什么面子。”

齐云本想用软话说服燕小容,没想到却被燕小容反而利用了,这让他一时间竟无言以对,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随后想到陈康给自己下达的命令,让自己无论怎么样也得把燕小容请过来,出了任何事情都有他扛着,齐云那原本带着一丝腼腆的脸上立马换成了一副狰狞。

“燕师妹,你确定你不跟我走一趟吗?”

齐云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不去,我就是……不去。”

燕小容用坚决的姿态回答,然而在看到齐云脸上的表情后,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本来她只是来土峰找人的,没想到却遇上了齐云,在他的死缠烂打下,她一时着急光想着甩开他,却没有看路。

如今都不知道走到哪里了,此刻已是天黑,这里显得很是幽静,完全看不到其他弟子的身影,在这个四下无人的情况下,再看到齐云那张有些阴险的脸庞后,心里不由“咯噔”的一声有点害怕起来。

“嘿嘿,既然如此,那么燕师妹,那就要委屈你一下了,放心我不会干什么过格的事情的,只是请你跟我走一趟而已。”

齐云嘿嘿一笑,便向前踏出一步。

而燕小容听到齐云的话后,心里反而更害怕了,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边退边威胁的对着齐云说道。

“齐云,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你再往前我就喊人了。”

“嘿嘿,这个时间恐怕大家早已回到了山峰下的住所了,此刻在山峰上还能有什么人?山顶的上的执事长老们也都进入了修炼状态,早已开启了阵法,你叫吧,就是叫破了喉咙,看看会不会有人回应你。”

齐云完全不把燕小容的威胁当回事,反而用女人的天性将她的内心最后的防线给说破了,毕竟这燕小容也是纳气三层,和他的境界相等,如果她真敢反抗的话恐怕他讨不到什么好处。

东方白在阁楼的暗处一直观察着这两人,在看到燕小容后退的时候,心里默默一叹道。

“唉,女人就是女人,天生羸弱,哪怕是成为修炼者,女人的胆子还是不如男人,这齐云脑子转的还真快,居然三言两语就将燕小容的内心防线说的失守,现在如果两人战斗的话,燕小容恐怕连一半的赢面都没有,毕竟已经起了退缩,内心早已被恐惧所占据。”

想到这里东方白嘴里轻轻念了句,“钱胖子,看来你得欠我一个人情了。”

此刻齐云继续向着燕小容逼近,而燕小容一直再后退,巧合的是后退的位置正是阁楼这个方向。

两步,一步,燕小容终于无路可退了,齐云那原本有些狰狞的脸上此时又变成了之前那腼腆的微笑,轻轻的开口说道。

“燕师妹,对不起,得罪了,希望你能理解。”

齐云说完就伸出一只手向着燕小容的肩膀抓去。

燕小容作为一个修炼者,本不该这样,但是被齐云的话语扰乱了思维,如今犹如凡间女子一般纤弱。

看着齐云伸过来的手,燕小容更加的紧张就要张嘴大喊。

“咳咳”一声咳嗽响起。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咳嗽,吓得齐云瞬间向后跃去,一直到十来米外的距离才停下,而燕小容早已无路可退,向着左边移动了几步,不知道是没走稳还是被什么绊着了,一个不小心坐到了地上,晶莹的泪光在眼眶打转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疼的,好像下一刻就会哭出来一般。

“咳咳,其实我还在山峰上。”

走出阁楼的东方白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悠闲的说道。

这句话一出直接是打了齐云的脸,就在这先前,他玩心理战跟燕小容说此处没有任何弟子,而现在居然冒出来一个,这可是真的很尴尬。

“是你,东方白!”

齐云在看到阁楼走出的人影后,立马认了出来,惊呼道。

而燕小容从来没见过东方白,但是却听人说起过,那原本因为害怕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上,此刻却突然好转了许多。

“东方白,你在这里干什么。”

认出东方白的齐云下意识的问道。

“卧槽,你居然问我在这里干什么,你是装傻还是真傻。”

东方白毫不客气的带着脏活回答道。

齐云听到东方白如此回答,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你……”这个字刚说出口便为之气结。

眼珠子四处瞟了瞟,白天他来到这里的时候,此处还有好几摞木头堆,此刻居然全都都不见了踪影,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原来东方白是干白天没完成的任务来了。

想到这,齐云看到再没有别人跳出来后便放下心来,只是东方白一个人的话,那就好办了,这东方白也就纳气三层中期左右的样子,以他纳气三层巅峰的实力应对足以,再说,还有陈师兄赐下的一件东西,想来是绰绰有余。

白天的时候,只不过是被这小子突然偷袭,这才占了三人的一点小便宜而已,如果不是王执事恰巧路过此地的话,东方白和钱胖子少说也得断几根骨头,躺上那么一两个月。

至于燕小容,齐云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一个没经历过任何战斗的温室花朵,战斗力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想到此处后他那原本略有紧张的脸上,此刻却是换上了自信的笑容。

其实白天东方白的突然偷袭,的确没对三人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反而最后他跟钱百万受的伤比较重。

虽然齐云、萧山也是纳气三层,但却是三层巅峰,而他和钱百万只不过中期而已,虽然只是相差一小步,但也是有实力差距的,更别说再加上一个纳气四层的陈康。

不过话说回来,此刻东方白的脸上也并没有一丝胆怯的样子,反而显得很淡然。

齐云看到东方白这个表情心里更加的生气,开口讥讽道。

“哼,东方白,我们还没去找你算账,你居然自己跳出来了,既然自己撞上门来,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齐云在看到东方白后,此时居然撇下燕小容置之不理,完全冲着东方白而来,可见白天被偷袭后心中对东方白的恨意。

东方白心神一动便从储物袋里拿出了自己那柄法器剑,右手横握在前,防备着齐云。

此时此刻他再也没有偷袭的机会,只能是面对面的战斗了,不过心里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隐隐中还透着一丝兴奋。

那齐云看到东方白拿出了法器后,也一点不含糊,瞬间一把刀一样的法器握在手里,刀尖直指东方白。

天色越来越黑,只见在黑夜中两道冒死丝丝寒气的冷光遥遥相对。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