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老公克制点

第3章 衣服

说话的是有名的妇女大喇叭张快嘴,平常就爱扯闲话,东家说,西家扯得,听闻了点风声,心里嫉妒,嘴上也不说些什么好话。

李春晓是典型的老实的农村妇女,平时在村里比较憨厚老实,跟相邻相处的也好,但是自家这么好姑娘被人这么笑话,那脸也有些笑不出来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老是见不得人家好,都是乡里乡村的,再胡咧咧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巴。”

一听这气势汹汹的话,张快嘴心里有些不好受了,“你这是不识好人心,我还不是为了你家着想,这要是嫁了个缺胳膊少腿的,后半辈子就等着吃苦吧!”

“少管我们家的闲事,我们没吃你米,没吃你面,凭啥受你埋汰,我家姑娘模样好,学习好,怎么就只能嫁个缺胳膊少腿的了?我家可不像别人家卖姑娘,不是好人家,我们也不嫁!”李春晓越听越来气,不顾三七二十一直接怼了回去。

前几天,张快嘴家姑娘出嫁要彩礼,结果张快嘴临上轿门突然加价,非要人家多给彩礼钱,不然的话,就不让姑娘出门。男方岂会同意,两家就在门前吵了起来,新娘子哭,最后这亲事就这么黄了。

她家姑娘也一气之下出外面去打工了,据说因为这事,张快嘴差点没让她家老头子给撵回娘家。

张快嘴被这话戳进了心窝,瞬间不痛快了。

刚想骂两句,突然想起之前两家因为地的事争执过,本以为何家都是老实人,谁知道那次何大山不知道怎么了,差点没拿砍刀把自家那口子给砍了,从那之后村里的人都知道老实人可不好欺负。

这要是让何大山知道今天她这般说她家宝贝丫头,不得弄死她啊,想想她心理也有点发憷,假装跟别人说话,再也不敢看那娘俩一眼。

到了家之后,李春晓直奔下屋而去。

鸡和鹅都是前两天新宰的,篮子里还有些山货,这些都是城里人吃不着的,看上去新鲜。

还有之前孩子她爹泡的药酒,那个对身体好。

心里琢磨了半天,李春晓才满意的回到了屋里。

何婉情将东西放进了屋里,往上面一搁,瞬间尘土飞扬的,墙上也不知道啥时候挂了蜘蛛网,山沟沟都是烧土炕的,屋里生灰再正常不过了。

重生回来的何婉情可受不了,赶紧拿起抹布擦了起来。

不收拾不知道,一收拾吓一跳,报纸糊的墙面已经破烂,红色的柜子也掉了漆色,何玉林看着自家妹子在收拾屋子,也拿起扫帚扫了起来。

别说这么一收拾,屋子里果然亮堂了不少,虽说还是破旧,但是看上去干净整洁。

父亲何大山听说村子里有人要杀猪,赶紧和李春晓带上钱想去买几斤新鲜的猪肉回来。

何婉情打扫完以后,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从柜子里翻出两本书看看,毕竟已经隔了一辈子,还不知道能不能记住,拿起来翻了几页,果然之前打下来的基础还是很扎实的,这下心里总算是放下心了。

不过一想到要见到那个人了,心里忍不住砰砰直跳。

女为悦己者容嘛,她今儿阻止了红袄上身,但到底还是要找件合适的衣裳的。

她埋头翻起了柜子,翻腾了半天,何婉情才发现她的青春岁月简直是灾难——

衣服颜色不是红绿,就是黑蓝,两双鞋子还是之前何大山去别的地方做工给她买的当地流行的鞋子,也是土的不行。

看到这些,何婉情不由得想到了上辈子穿的那些流行的衣裳,重生要是能把那些带回来就好了……

她眼神突然一亮,虽说她重生不能把那些衣服带回来,但是那些衣服的样式都在她的脑袋里啊。

说干就干!

这黑色的毛衣本来是何玉林的,但是后来穿小了,就让李春晓给改了改,给了何婉情。

别说李春晓的手还真是挺巧的,红色的男士毛衣底部让她改的松松的,还真有点时装的模样。

何婉情是上天宠爱,不但模样娇俏,就连这身材也是凹凸有致,不过这穷沟沟里哪懂得什么审美,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大的穿小了给小的穿,也不分什么男女衣服。

想到这里,她将毛衣袖口剪开,将纽扣缝了上去,别说本来肥大的袖子瞬间变得合适起来,一系上还有点上辈子泡沫袖的味道。

一看这样成,另一只也照葫芦画瓢。

有了上衣还得配条裤子,她又翻了翻,找出一条肥大的裤子来,虽然厚实但真要穿着怕是蠢重,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裤子一分两半,从新缝制成了一条合适的裤子。

现在条件有限也只能改成这样了,毛衣和裤子都要清洗下,晚上放炕上一热第二天就能穿了。

了了心事,何婉情才满意躺进了被窝休息。

第二天一早,老两口起了个大早,这时候通讯不发达,也不知道高家的人什么时候能到,不过早些准备总是没错的。

与何婉情想的一样,在炕上一宿,衣服和裤子都干了,闻上去还有皂角的味道。

一穿上,对镜子一照,有种吾家女初长成的韵味,她又利落的把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辫,看上去青春逼人。

李春晓进来看了她一眼,总觉得这衣服不对劲,但是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只当是自家姑娘长大了,越来越美了。

何大山爹妈去世的早,唯一一个妹妹也远嫁别的村了,来的人是李春晓的哥哥和嫂子,也就是何婉情的舅舅和舅妈。

都是自家亲戚,也没外人,也不用多招待,闲下来的李春晓开始着急了,这咋还不到?

屋里的何婉情心情也是略焦急。

自己重生了,事情会不会有所变动?难道他今天不会来了?

晌午了,村子里的狗突然叫了起来,只听门外孩子喊:“有小车来了!有小车来了!”

一听喊叫声,李春晓赶紧整整头发,喊了一声,“快出来,人到了。”说完,就跑出了门外。

何婉情顿时心里一阵激动,终于要见到了他了!

阔别一生再见,有些羞涩,有些迟疑,但是还是站在屋门口,没有和李春晓一样跑出去。

外面很热闹,村里不富裕,更别说车了,就是驴车也只是那几户有,村里人能不好奇嘛?

上辈子,即使何婉情那么讨厌老公高亚军,也不得不承认被虚荣心占了上风,最后嫁给了他。

这边,高家一看这乱哄哄的劲头,对这门亲事更不抱希望。

穷山恶水的能培养出什么人啊?这儿子连城里那些知书达理的大家小姐都看不上,难不成还能看上一个农村丫头!

高家有些想打退堂鼓了,可这都到人家门口了,不去看一眼也不是一回事,高家的教养也不允许。

再说了这旁边还坐着人家李春晓,只能下车敷衍一下。

看不上,走人也就是了。

高家老人都在京都,这次来的只有高亚军的母亲赵慧。她心里对这事不满意,无奈又后悔,面上有些尴尬和敷衍的笑容,应对着何家的人。只想着打个过场赶紧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