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老公克制点

第4章 门户

谁知道,走进院子,就看见站在门口的何婉情,亭亭玉立,穿着简单大方,面色柔和温顺,忽然让她想起那句古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她眼睛瞬间离不开了,怎会想到这穷山沟的地方,竟然真的养出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水莲花来!

她想赶紧走人的心思瞬间消散了,脚步也加快了,直接牵着何婉情纤细的小手就走进了屋内。

何婉情只来得及匆匆看了一眼赵慧后面的高亚军和未来的小姑子高亚芳,就被未来的婆婆拉进去了屋里。

而高亚军的眼里,瞬间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波澜!

赵慧虽然觉得她太过羞涩,不过转眼一想,这比她心里想的已经好太多了,以后多见见世面,也就成了。

李春晓一看这样,就知道这亲事八成是成了,婆婆都满意了,高亚军还能不满意?就自家侄女今天打扮的模样,还不得迷死他。

越想嘴上的笑容越大,赶紧招呼高家的其他人进来。

两家人都客套了一番,就让赵慧坐到了炕头的位置。

东北农村对位置挺讲究的,一般炕头的位置都是当家的坐,何婉情连忙拿个小垫子放到了炕上。看这会来事的动作,赵慧更是满意了三分,直接让她坐在了下首的位置。

何婉情推脱了一下还是坐下来的——自己这个婆婆虽然看上去温和有礼,实际上是个极为霸道的人,从来不允许别人反驳。

丈夫高亚军和小姑子的性子还真是随她。

“几岁了?”赵慧对她满意了,也想多知道点。

“十八了。”

十八岁在农村应该早结婚了,不过,一来何家两口想让她多读点书,二来,也不想姑娘那么早去伺候公公婆婆。

“读高几了?”

“该读高三了。”

“听你大姨说,你成绩很好,在年级组都是前几名?”

“嗯……”何婉情点了点头。

问了一会,李春晓就笑着说道:“进屋这么久了,还没让两个小的熟悉熟悉呢。”

这话李春晓说最合适,一来她是介绍人,二来她还是何婉情的大姨。

赵慧抿唇笑了一下,“你看,我这一见清清就喜欢,差点忘了正事,来,这是我儿子,高亚军。”

何婉情一听这话,双脚不自觉往一起靠,她不敢抬头,生怕和上辈子不一样了,如果高亚军不是一开始就喜欢她……。

“我去厨房给您倒一杯热水。”说完,何婉情就匆匆的跑了。

屋里本来就不大,她这一跑,直接碰到了高亚军的胳膊……

这胳膊跟铁块似的,撞得她生疼,眼泪差点没出来!

何婉情心里暗骂着自己丢人,更是快速的进了厨房,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厨房。

“刚才撞疼你了吧?”

这一句话瞬间吓得她一哆嗦,都忘了拿着热水了,直烫的食指通。

她瞬间有些气馁,怎么这么不争气!平时游刃有余的活,怎么干成了这样。

“你出去吧,这里地方小……”没等她话说完,高亚军直接一把将她的手拉了过来,从缸里舀了一些凉水顺着手指头,淋了下去。

高亚军个子高,何婉情个子小,整个人好像被他抱在怀里!

何婉情瞬间闻到了一股好闻的薄荷味道。

上辈子怕他,这辈子怀揣着上辈子的悔意,对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瞬间,何婉情全身像触电一般,身体都酥软了。

她意识到这不合适,但是又不舍得离开。

“我帮你端,你在一旁等着吧。”高亚军说完就要将菜端出去。

“妹子,还没好?”何玉林走了进来。

原来他一直看自家妹子没出来,怕她吃亏,才进来瞅了一眼,这一眼可不得了,一看妹子脸颊通红的模样,脸色瞬间就变了!差点没冲上去揍他。

幸好何婉情给他看了一下被烫到的手指头,解释了一下。何玉林的脸色才变好,觉得未来妹夫是个知道心疼的人。

“这里就让清清弄吧,大男人杵在厨房不好,我带你去村里转转。等都好了,再回来。”

高亚军看了一眼脸色羞红的何婉情点点头,走了出去。

他一出去,瞬间刚才闷热的空气就消散了。

炕上的两家还在说着话。

“我们家清清模样好,书读的好,就是这性子腼腆了点,不过要是那种疯疯癫癫的,咱们也不能娶不是?”李春晓笑么呵的说道。

屋里话语停了下来。赵慧和他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更不可能上赶着说话了,虽然说这相的姑娘还算满意,但是儿子条件在这摆着呢,她们这就算高嫁了。

赵慧虽然不喜欢何婉情腼腆的性子,不过儿子常年在部队,家里要是放个那种疯疯癫癫的,也不行。这边的何大山却是早就看的一清二楚了:虽说有求于人,不过自家姑娘模样好,人聪明。高亚军这人不错,但是岁数大了点,面色看上去黑了点,要不是家庭条件好,他也看不上这样的女婿。

合则来,不合则散,今天高家这架势,跟自家差距太大,这婆婆强势,嫁到人家只怕受委屈啊……

“你去看看姑娘整的咋样了,该上桌了。”平时家里何大山就是一言堂,当家做主的,更何况农村的都是老爷们当家。

李春晓虽然还有话要说,也只能进了厨房。

李春晓被拉了一下,也跟着进了厨房。

而这边,何婉情已经把菜都基本弄好了,就等着上桌了。

这四大件一般都是农村办喜事才有的,平时是不舍得吃的,鸡鱼是必须的,野山鸡炖的小蘑菇,烩酸菜,酱肘子,还有凉拌菜和蒸的鸡蛋糕。

两人进来没事,都站在门口,布帘子拉开个小口,听着屋里的谈话。

“孩子今年多大了?这腿受伤了是不是要转业了?不然的话两地分居,日子不好过啊。”何大山直接开门见山道。

赵慧本来以为穷山恶水出刁民,肯定这何家也是见钱眼开的主,没想到这何大山说话不卑不亢,一开口也没谈钱,倒是不错。

“亚军今年二十五了,岁数比清清大点,不过男人大点知冷知热。我们家是军人世家,自打孩子爷爷太爷爷那辈子起就是军人。这孩子脚受伤了,以后就留在军队当特种部队教官了,虽说现在不能回到S市,但是军队允许家属随军的。”赵慧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

这些话总算是给何大山吃了一颗定心丸,这年代军人光荣,军人家属也光荣。

“我家清清学习好,我们这是没有本事供得起。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们能继续让这孩子读书……”

一听这话,没等赵慧做出反应,跟着哥哥高亚军来相亲的妹妹高亚芳就一脸鄙夷。

果然是小家子地方,蹬鼻子上脸!

屋子里剩下的都是有年纪的人,这一脸鄙夷谁没看得出来。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我们这确实有点强求了……但是这孩子成绩好,我们当父母的不想辜负孩子……不行的话,彩礼的钱只要够玉林的学费就行,我就这一个要求。实在不成的话,就当我们今天请你们吃个饭,这事就算了。”何大山不卑不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