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老公克制点

第5章 心思

赵慧看了一眼高亚芳,觉得有些丢人,朝着何大山笑道:“我听说清清这孩子比起她哥哥学习一点都不差,况且女孩子有上进心也挺好。”

“可不咋地,这十里八村顶数我这外甥女学习好,这玉林考上了京都大学,这孩子肯定也能考上。”何婉情的大舅接茬道,提起两个的孩子的成绩,也是由衷的自豪。

“京都大学虽然好,不过……”

“不过,夫妻两个也不好分居是不,我看S大也是不错的。”赵慧拿刚才何大山的话堵了回来。

何家的人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事已经成了,对待起赵家的人来更加热情了。

厨房的李春晓听了这番话,虽然高兴,可是想到姑娘就要去面对公公婆婆,而且刚才那个小姑子的模样,可不是好伺候的!

何婉情一看李春晓那样,就明白她在想啥了,“娘,菜都好了,往屋里端吧。”

这一句话缓解了李春晓焦虑的心思,赶紧开锅,往屋里端菜。

这边何玉林也领着高亚军进了屋,手里还拎着一网兜家雀。

“你们这一圈可真没少整,正好晚上吃鱼锅,给你们烧家雀和土豆。”李春晓接过网兜说道。

虽说土豆是有的,但是这烧土豆可是城里没有的,更何况家雀更是闻所未闻,赵慧和高亚芳两个人瞬间被吸引了。

再加上李春晓讲起这些来头头是道,瞬间屋内气氛好了起来。

饭菜都上桌了,一行人都围着坐了下来。

东北农村一般都是客人多,女人要在小桌子吃的。

但是一来今天赵家就母女三人,都是老爷们怎么也是不方便的,于是就都在一个桌子上吃了。

何婉情是未出嫁的闺女,是不能上桌陪客吃饭的,于是就拿着小板凳随便在厨房吃了几口。

农村都是大碗大菜,好在都是家养的山上的,纯绿色食品,再加上何婉情手艺好,大家吃的很舒心。

只有高亚芳挑三拣四的,李春晓想着这是姑娘未来的小姑子,忍了忍,百般礼让,只希望姑娘到了人家能少受小姑子的委屈。

赵慧觉得何婉情能够下厨房是极好的,再看一眼儿子和往常冷情冷面有所不同,和何玉林聊得热乎,更是来酒不拒,冷峻的脸庞也是溢出酒意。

酒上头,气氛变得有些闷热,高亚军解、开衣领上边的两颗纽扣,露出麦色的皮肤,何婉情一抬头,恰好看到。

上辈子恩爱的时候,她总是挂在高亚军的身上,弱风扶柳的身躯一晃晃的,那时候是满腔的惧怕,生怕哪下子就死在了床上。

怎会想到上辈子的恐惧,这辈子却是生生的痴念,就连以前她最厌恶的高亚军的冷漠眼神,否仿佛带着钩子,勾的她心头直痒痒,口干舌燥的。

本以为那点小心思都藏得好好的。哪知道这一切早就被高亚军看在了眼里。

高亚军是谁?那是上过战场的人,后背都长着眼睛,全身都敏感的跟雷达似的,何婉情娇羞、痴迷的眼神早就被他看得一清二楚,让他的面子彻底得到了满足。

这些都是上一段感情没有的。

上一个未婚妻郝佳是跟他一个大院长大的青梅竹马,父母也都是军人,两人是顺理成章的走到一起的。

也不能说没有感情,但是高亚军心里很清楚他对于她更多的是责任与朋友的关心,身边的人的夫妻之间也都是相敬如宾的,他也就觉得正常了。

女人对爱情则敏感的多,一个男人爱不爱他,看得一清二楚,再加上聚少离多,也难忍受寂寞,加上高亚军受伤下了火线,女方又觉得他是个瘸子,觉得配不上她!就这么退了婚事。

实际上,高亚军的腿是因为救助战友,被子弹贯穿了,只要好好调养,还是可以复原的。

但是郝家怕啊,为此两家也闹了生分,不往来了。后来赵慧才知道得知郝家原来早就找好了下家,顿时她的霸道性子就上来了,非要给儿子找个更好的。

高亚军本也没对婚姻抱多大期望,生了这事儿之后更是觉得女人就那么一回事。

但他不在乎归不在乎,骨子里的大男子心态让他更多的是不甘,只是这山穷水恶的地,他还真没怎么指望。

可是谁曾想,这山沟沟里还真长出来一朵的水莲花,一眼就迷走了他的心……

介绍的时候,她就那么默默的站着,低着头,不言不语,却将他的魂都牵住了:手心冒汗,嗓子干涸,哪怕是面对再艰险的任务,他也从未失去过冷静。

她美好的身躯撞到他的胸膛,软软的,嫩嫩的,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他意乱神迷。

跟着她进了厨房,看着她慌张,羞怯烫了手,顿时一阵心疼,抓住她手的感觉,是那么小那么嫩,靠近她,看着她白皙的脖子在面前摇晃着,历经千军万马的高队长,差点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当了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氓了。

要不是大舅子进来了,恐怕真要出事了……

她那么青春靓丽,那么年轻朝气。

而他,失去了健康的身躯,年龄比她大,腿部还留下了后遗症,要不是她哥哥急需学费,也许他永远错失了这个机会。

高亚军想到错过两个字,心一揪揪的疼!

认准了,就得拿下,这是作战,论起作战他就没有输过。

何婉情心思也不在饭桌上,一碗饭就吃了几口。

“清清这是西施饮水饱。”李春晓忍不住戏谑了自家侄女一把。

一听这话,何婉情又忍不住脸红了起来,饭桌上的人都盯着她,表情跟大姨是一模一样的,高亚军眼睛有些微沉,紧盯着她。

何婉情有些坐不住了,虽有克制,但那模样还是让大家一笑。

吃过饭后,两家人也熟悉的差不多了,两家距离远,就打算趁着这时候,把该定的都定下。

赵慧想让何婉情趁着假期跟着她一起回城里,熟悉熟悉。

“清清想继续读书的想法我们支持,趁着没开学去看看学校,有什么需要买的办置办置。”

习俗也是有相门户的说法,但是高何两家相距太远。

现在也没下定礼聘,如果不成事,那姑娘的清白可就说不清楚了。

何家不好说,作为介绍人也是何婉情大姨的李春晓直接跟赵慧将话摆了摆,赵慧瞬间明白这个意思了。

“是我不周详了,总想着老高这次有事没来,让他见见孩子,也让孩子认认门,清清这孩子漂亮温顺,知书达理的,孩子她爸肯定中意,既然你们这里有这么个说道,那我就做主把事情定了!不然这么好的儿媳妇要是没了,我可不得后悔死啊。”

儿子是满意何婉情的,她看的一清二楚。

自从儿子和郝佳分手,她都愁死了,生怕儿子就一根筋到了头,那她这孙子哪里抱去?

赵慧给高亚芳使了一个眼色,高亚芳心不甘情不愿的将一直抱着的包递给了她。

她从包里拿出玉镯直接套在了何婉情的手上,“这是高家传给儿媳妇的翡翠镯子,李大姐是介绍人,也做个见证,这清清啊,以后就是我们高家的长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