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老公克制点

第7章 离开

看到这一幕,赵慧这心别提多舒坦了,“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以前的郝佳,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目前看着不错,谁知道以后呢?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日久见人心。”高成业泼凉水道。

一听这话,赵慧不乐意了,“就你看上的郝佳强行了吧,还看着长大的呢?结果呢?”

“你这说起来没完没了了是不?你要是闲着,就去给亚容打个电话,看看他们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高成业将报纸一收,直接往楼上而去。

谁知却被厨房的香味吸引住,瞬间停住了脚步,这口水都不由得吞咽了。

要说吧,家里的小保姆做菜挺好吃的,但是吧,来来去去就那几样做法,再好吃的菜,也吃不出什么味道了。

他与赵慧都好那么一口鱼,平时没事的时候,就爱和老战友钓钓鱼,但是这小保姆偏偏不会做鱼,每次都是一言难尽。

总不能因为口腹之欲就把人辞了吧……

这香味越来越浓,就连坐在沙发上生闷气的赵慧也抵抗不住了,也起身来到了厨房。

只见何婉情下手干净利落,做法更是没见过,就连小保姆也只能在旁边打打下手了。

不一会,菜就出锅了。

松鼠桂鱼,锅包肉,猪手汤,两盘素炒青菜,一盘小鸡炖蘑菇。

菜一上桌,高成业与赵慧就动手吃了起来,连话也顾不上说了。

一顿饭,稳稳的将公公的胃收服了。

饭后,何婉情又进了厨房,帮小阿姨收拾起来。

“你看看,咱这儿媳妇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比起之前那个强的不是一星半点,要是以前的那个,别说吃她做的饭了,估计都要我给她做饭。”赵慧这么一对比,别提对何婉情多满意了。

高成业目光划过一抹无奈,“你怎么又提起了,这事以后就不要再说了,让清清听到不好。”

赵慧也明白其中的门道,也不再说了。

“等亚军过几天回来了,就把两人的事情办办,该通知的通知一下。”高成业换了一个话题道。

“我也愁这事呢?老赵给我打电话了,亚军想将事情善后一下再回来,这一拖还不知道要多久呢!”赵慧想起这事就头疼,这孩子的轴脾气跟谁学的?本来一开始觉得何婉情是山沟沟出来的,为人处世欠缺,但是如今是越看越喜欢。

“那你就带孩子买几件衣服去,总不能跟小保姆穿一样的吧!”高成业将心比心的说道。

赵慧点了点头,“我还不知道,明天一早我就带她去。”

“清清啊,你别收拾了,让小阿姨弄吧,你快上楼去休息吧。”赵慧朝着厨房说道。

“哎!”何婉情清洗了一下手,跟赵慧与高成业简单说了两句,就上楼休息了。

第二天,恰逢是星期日,一大早,赵慧就领着何婉情去商场买衣服了。

赵慧直接带着她去了一家常去的店。

店内的衣服都是简洁大方,舒适干净的。

这年代大街上都流行什么喇叭裤,波浪卷,怎么招摇怎么来。

虽然在这个时代看起来很是流行,很有范,但是对于她来说那只有三个字能形容辣眼睛。

她可接受不了。

不得不说,赵慧在穿衣打扮上还是极为有眼光。

淡蓝色的及膝裙,白色的袜子,棕色的皮鞋,很符合她的喜好。

“喜欢吗?”赵慧又挑了一件白色的毛衣问道。

何婉情点了点头,脸庞有些微红。

赵慧见她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心中的好感更是增添了几分。

她原本还觉得农村来的土,现在看来那叫做朴实,看着顺心。

衣服买完之后,赵慧又带着何婉情逛了逛商场,买了一些生活用品。

赵慧这人,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要是对不起我,那我也是十倍报复的。

一想起郝佳做的那些事,她就恨不得活吞了她。

要不是看在都是战友的份上,再加上也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这事没完。

不过也是老天开眼,郝佳要申请出国留学,多敏感的时期,这不上边找郝家谈话了,郝佳非要走,这事闹大了,连郝佳他爸的职位都降了。

郝佳她妈李文月天天脸长的跟长白山似的,想想这心里就痛快。

赵慧这心头的闷气总算是纾解了不少。

谁知道说曹操就到,两人刚出商场门口,就碰见郝佳她妈了。

“哎呦,你这是哪去了?”赵慧假装才看见道。

本来两孩子这事,李文月觉得没啥的,谁家姑娘愿意当寡妇不是。

但是这真遇到了,这脸面还真有些挂不住,想趁着赵慧没注意,直接就离开了,谁想到正对上了。

“去买点日常用品。”李文月敷衍道。

“还没给你介绍,这是亚军他媳妇,这孩子做的一手好菜,我家老高啊,就爱吃她做的鱼。”赵慧神色骄傲道。

听到这话,李文月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是嘛!我家有保姆,从来不下厨房。”

那意思摆明了就看不起何婉情。

赵慧目光闪了闪,“我也说啊,做饭多累啊,可是这孩子孝顺啊,要我说娶儿媳不就图个孝顺,你说是这理不?”

“那啥,我还着急回去,就不多聊了啊。”李文月赶紧匆匆忙忙的就进了商场中,生怕再丢脸了。

赵慧见她转身就走,心里更火了,但是见何婉情乖乖立在身边,也就适可而止了。

何婉情早就看的清清楚楚,只是不说罢了。

赵慧见此,更是觉得她贴心懂事。

何玉林在京都来信,学校得知他的情况,让他帮忙当助教,勤工俭学,这样生活费和学费也能凑出来了。

或许是高家对何婉情确实满意,彩礼钱也多加了一些,全当是何家养出这么个好女儿的辛苦费了。

虽说何大山百般挣扎不收,高家还是把钱留下了。

不多但也是心意。

何大山知道这是女儿在婆家得到肯定了。

何婉情得知这消息,也是百味杂陈,明白家里确实是缺钱,但是何大山不收,就是怕婆家看不起,她的日子不好过。

她也明白她需要更努力,完成大学的梦想。

吃过午饭后,赵慧将她拉到沙发上,语重心长的说道:“清清啊,今天一中校长给我打电话了,让你寒假一起来,就直接去校长室报道,因为你的成绩在一中不奏效,所以分不到重点班。”何婉情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像这类的重点高中,都是拿成绩说话的,如果成绩不好,肯定会受点委屈的。

赵慧这话的意思是事先给她打个预防针。

要是何婉情真的是十八岁的小女生,恐怕就要委屈死了,但是这身体里的灵魂早就经历过世事沧桑,这点事情什么都不算。

“妈,你放心吧,就算不是重点班,我也给你考个第一。”何婉情目光充满自信的说道。

听到这话,高成业很是欣赏,“只要肯学,在什么班级都是一样的。”

见此,赵慧觉得这儿媳妇是找对了,贴心懂事还有进取心。

一大早,赵慧就带着何婉情去认认路,重点一中离高家很近,就隔着两条街区,走一遍基本就熟悉的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