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老公克制点

第8章 置办

赵慧还要去上班,就给了她一些零用钱,让她到处逛逛,想买点啥就买点啥。

何婉情想着要开学了,书包和本子赵慧早给她买好了,但是一些辅助材料还没用。

于是她就走进了新华书店,这年头,正统的书籍也只有这里才有。

她随便翻阅了一下,发现一本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英语练习手册,上一辈子,她为了英语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山村条件有限,老师的教学也不正规,学的也只是一星半点,皮毛而已。

也就仗着记忆力好,但是融会贯通是做不到的。

她又挑了一本战争与和平,来增加她的英语阅读能力。

她回到家里,只见小保姆神神秘兮兮的拿出一封信递给了她。

何婉情接过来一看,脸色通红,拿着信就上楼了。

坐在椅子上,心情平复了半天,才打开了信。

自从上次与高亚军见面,转眼间都快过去一个月了。

何婉情同志你好:

展信如唔

下定的时候,由于军队事物繁忙不能亲自前去,请见谅,听说你已经得到了重点一中的录取通知书,我为你感到骄傲与高兴,希望你好好学习,完成梦想,还有,我要延误回去的时间了,军队还需要我,希望你能帮我建设好父母的工作。

此致

敬礼

寥寥数语,没有一句思念的话语,何婉情心情有些低落,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她赶紧回神,将门打开。

“清清,听说亚军给你来信了,这孩子平时都是半个月不打一次电话的。”赵慧有些吃醋的抱怨道。

“妈,亚军让我好好照顾你呢,说军队忙,晚些时候再回来。”何婉情温婉一笑安慰道。

这话听的舒心,不过一听又要延迟回来,赵慧有些担心了,“没说因为什么吗?这调动的军令不是早就下来了吗?也不知道他还在忙个什么。”

“信上没说,应该是军队机密吧。”何婉情很是体谅的说道。

本来赵慧就是为了安她的心,既然她都没意见,她这当妈的更没意见了。

“小阿姨做好饭了,下楼吃饭吧。”赵慧招呼了一声,转身下了楼。

何婉情紧跟其后也下了楼。

饭桌上,赵慧跟高成业抱怨,“你也不说给赵丙坤打个电话问问,怎么还不放儿子回来啊。”

“你当军队是自己家开的,说回来就回来。”高成业吃了一口菜道。

“你就是不关心咱儿子,当初要不是……”赵慧突然住了嘴,不说了。

高成业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吃完饭我就打电话问。”

听到满意的答案,赵慧才心满意足的吃起饭来。

饭后,高成业给赵丙坤打了电话,得知了高亚军要重返战场的消息,怒气冲冲将电话挂断。

“怎么了?是不是亚军出什么事情了?”赵慧将茶水递给了他道。

何婉情精神力更是集中,上辈子好像就是这时候,高成业发了大火,赵慧也生病了,不过那时候,她也不把高家当家,也没有多在意这事。

但是这辈子不同了,她是真心实意要跟高亚军好好过日子的。

“这不是胡闹吗?亚军那孩子非要重返战场,炳坤虽然拦住了,你还不知道亚军那倔脾气。”高成业喝了一口茶水,摩挲了几下心脏道。

听到这话,赵慧耳朵嗡嗡直响,“不行,我坚决不同意,我们好不容易给他弄回来的,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还让不让我活了。”

何婉情上前给她按摩了下肩膀,一句话没说,目光里满是担忧,藏都藏不住。

“清清啊,是我们高家对不住你,你看你们还没结婚,不然……”高成业神色有些愧疚的说道。

何婉情神色坚决摇了摇头,“爸,妈,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清清都是你们的儿媳妇。”

听到这话,高家人更是满意。

赵慧拍了拍她的手道:“好孩子,有妈在一天,他就别想。”

A1军区。

高亚军气势汹汹的直接闯进了屋里。

“参谋长,这调令是怎么回事?我不已经取消调令,重回战场了吗?是不是我家里给你……”

“住口,你看看你这样子,哪里像是大队长,军人天职,服从军令,你当军队是你家开的呢?调令一下,哪有撤回的道理,赶紧收拾收拾东西给我滚蛋。”赵丙坤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摔道。

高亚军也是犟种,直接往椅子上一坐,“参谋长,我要回战场,我的兄弟们还在战场等我,我不能躲在后方。”

“亚军啊,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知道你调去的S军区对国家有着什么样的意义吗?那不是普通的军区,那是战场的后备营,在那里国家将会培养出最尖利的兵刃,最顶尖的人才,最有谋略的军事家,而这一切都需要一块磨刀石才能完成,你是军校的高材生,又有上过战场的经验,这块磨刀石非你不可。”赵丙坤瞪着眼睛,直接朝他吼道。

听到他的一番话,高亚军沉思不语,站起身来,敬了个军礼,转身走出了门外。

高亚军站在窗口,看着面前的练兵场,眼眶通红,战场上那些哀嚎仿佛就在他的耳边回响,那一切不就是因为没有这样一支所向披靡的军队吗?

如今有了这样的机会,他怎能退却!

想通之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办公室内的赵丙坤嘴角泛着苦涩,摩挲着面前的照片,“小子啊,你看你的兄弟没让你失望吧?”

一瞬间,赵丙坤仿佛苍老了几岁。

一大早,就有人敲门,在厨房做早饭的何婉情一听见,赶紧去打开门。

门一打开,何婉情瞬间就愣住,眼眶有些红。

被敲门声吵醒的赵慧和高成业走了出来,见何婉情愣在门口,“清清,是谁啊,怎么不让人进屋啊。”

“爸妈,是我回来了。”高亚军戏谑的说道。

顿时,何婉情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让开了路。

赵慧一见是高亚军回来了,提溜好几天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赶紧上前,“外面冷吧?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让小张去接你。”

嘴上埋怨着,手不断的给他扫扫身上的雪。

看到这一幕,何婉情更不好意思了,赶紧拿手巾递给了他。

高亚军看着白皙透着粉红的脸庞,还有开门一瞬间眼里流露出来的感情,都让他心里暖暖的,他的小媳妇一直想着他。

高成业看到小两口这模样,别提多高兴了,儿子能最后回来,恐怕还居功于清清呢。

“亚军啊,你去上楼洗个澡,下来吃早饭,尝尝你媳妇的手艺,对了,清清在你屋里睡呢?”赵慧捂住嘴说道。

何婉情一听这话,瞬间不好意思,又溜回来厨房。

高亚军拿着行李上了楼。

房间变化不小。

以前他睡得时候,屋里都是冷冰冰的,简单而又空旷,如今,屋里充满了温暖,空气中飘满着香气。

洗完澡出来,高亚军将屋内的整个布置看了一遍。

蓝色碎花的桌布,一只手工做的精巧花瓶。

打开衣柜,衣柜被分为两部分,一半整整齐齐的挂着女性的衣服,另外一半空荡荡的,只等主人填满。

温馨而又整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