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老公克制点

第10章 信件

“亲家母,你们就收着吧,这是孩子的一份心意,放心吧,我们对清清都喜欢的不得了。”赵慧听到这句话,更觉得这亲事结的对,这何家人骨子里带着尊严。

听到赵慧开口,何大山与李春晓两人对视了一眼,才肯穿上。

见此,何婉情更对婆婆感激了,以后一定要对婆婆更好。

买完衣服之后,两家人又去了照相馆。

何婉情知道对军服的感情非同一般,于是两人就穿着军服着了婚纱照,她的女士军服是赵慧的。

巧手改了改,很合身。

她没有化妆,虽然大家都说结婚照怎么能不化妆呢?一来她是觉得军人是很朴素的,二来这年代的化妆技术,真的让她无法接受。

高亚军尊重了她,小媳妇长得好看,化不化妆无所谓。

赵慧和高成业则是觉得何婉情有觉悟。

看着姑娘赢得婆婆公公的欢心,何大山与李春晓这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两人拍完婚纱照之后,两家人又一起拍了全家福。

趁着两家老人去换衣服的时候,高亚军将她拉到了一旁,从兜里掏出早就准备的工资存折和几张票子。

“以后你就是我媳妇了,这工资的存折就交给你掌握了,想吃什么吃什么,想怎么用怎么用。”

“你就不怕我乱花?”何婉情接过,心里美滋滋的问道。

“不怕,娶回来,我就能养的起。”高亚军神色坚定道。

听到这话,何婉情这心里别提多舒服了,打开看了一眼,目光睁大了,知道高亚军福利待遇不错,但是没想到是真的很不错啊。

她可要拿好了,这可是老公给的。

想到老公两个字,何婉情忍不住傻笑起来。

高亚军捏了捏她白皙的脸颊,手感真好。

小媳妇真可爱!

老人换完衣服之后,两家就回家了。

何大山两老觉得住在闺女婆婆不舒服,坚决买票想要回去。

见此,高亚军给两人开了房间。

因为家里没人,还养着一些家禽,何大山两人打算参加完婚礼就回去。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了婚礼前夕。

因为有习俗,出嫁之前,女儿家是不能见男方的。

于是,何婉情就在宾馆里出嫁。

伴娘是赵慧战友的女儿容珊珊,长着一张笑脸,一见到何婉情就喜欢上了,不停的黏着。

何婉情见她没有那种城市大小姐的眼高于顶,也很是喜欢。

因为伴娘是要跟新娘一起走的,于是容珊珊就与何婉情在一个房间休息。

大人一走,容珊珊就暴露了话痨的本性,问这个问那个,两人又投机,过的很是愉快。

一大早,盘好的头散落了,何婉情有些焦急了,她头发丝硬,一个人想要盘头是不可能的。

见此,容珊珊神神秘秘的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包,直接展开在她的面前。

何婉情一看,惊呆了,各式各样的理发工具都有。

婆婆不说她是大学生嘛?怎么感觉是专业理发师啊……

“别看了,快过来,到时候延误了吉时,就糟糕了。”

事到如今没有别的办法了,何婉情只能赶鸭子上架,任人摆布了。

容珊珊手指不断穿梭发间,十几分钟过去了,将镜子递给了她。

何婉情一看,比之前盘的还要好,而且还有些前世流行的味道。

“放心吧,不会掉下来了,你去洗漱吧。”容珊珊充满自信的说道。

何婉情将信将疑,去洗漱了一下,然后换上红色的夹袄与红色的长裙。

简单的画了一个淡妆。

她一出来,容珊珊就忍不住吹口哨了,“太美了,真的太美了。”

“还是你的盘发弄得好。”哪怕是经历过流行时期的何婉情都觉得这盘发做的真是太美了。

打扮好,李春晓与何家人就过来了。

“一梳梳到尾”

“二梳白发齐眉……”

梳完头之后,长寿面端了上来,这是李春晓特意借了人家的小厨房做的。

这边面条一吃完,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因为伴娘就一个,只需要给容珊珊一个红包就可以了。

高亚军就这么顺顺利利的就进屋了,一眼看见坐在床上的何婉情,眼睛都直了。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虽说是坐着,但是窈窕的身段,纤细的腰肢一览无余。

跟着同来的发小和战友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吹口哨,“都说亚军娶了个美娇娘,难怪之前说啥也不给我们看,原来还真是个美娇娘啊。”

高亚军听到这话,心里忍不住直冒酸水,我媳妇,有你们什么事啊。

他此刻只想把小媳妇藏起来,谁也不给看。

高亚军发挥军人力量,直接将小媳妇抱起来,上了车。

很快就到了高家。

虽说短短离开一天,但是这心境不同了。

她这是正式作为高家的媳妇进门了。

屋里早就换上红色的床单被罩,布满的气球。

也不知道高亚军平时怎么折磨这群小伙伴了,一个个都往死里折腾他们,什么吃苹果,吞香蕉,球进洞。

直羞的她脸颊通红。

上辈子也没这些啊。

她忘了,上辈子结婚的时候,她一直给众人脸色看,人家也不该她的欠她,直接就都走开了。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这也体现不出亚军的能力啊。

不行就往新娘身上藏糖果,让亚军找吧。

众人起哄,直接将高亚军拉了出去,屋里就剩下容珊珊和几个女孩子。

容珊珊带头,将糖果藏在了她的内衣里,裤子里。

何婉情一个人力量有限,也只能任由她们了。

一藏好,容珊珊一喊,屋外的人又都进来了。

高亚军见此,直接道:“咱们比俯卧撑,我要是挺不住任由你们处置,你们要是挺不住了,这闹洞房就结束了。”

当然他心里的小九九是不能跟这些人说的。

“不过,是我们一群人跟你比。”其中有个人说道。

“可以。”

一听这话,直接并列一排,做起俯卧撑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其他人都受不住了,高亚军就跟电动马达似的,丝毫没有感觉。

“得,得,哥几个服了。”

说完这句话,纷纷都撤了回去。

见人都出去了,何婉情才松了一口气,让她玩那些,还不如杀了她快一点。

或许是因为前世的错,她这世心里总是带着些许洁癖。

“媳妇,你今天可真美?”

何婉情哪里顾得上答话啊,这糖来回窜,弄得她想赶紧脱、衣服拿出来。

可是还要敬酒呢!

见她不说话,高亚军直接上前,将她抱在了怀里,“怎么了?”

何婉情顿时脸色一红,“珊珊塞的糖还在我衣服里,有些不舒服。”

低垂着头,脸红的跟个苹果似的。

听完这话,高亚军直接上手,解、开胸口的两个扣子,直接伸了进去,触及可碰的柔软,下方某处直接鼓起了帐篷。

他抓捏了一把,何婉情嗯了一声。

他直接将她的嘴巴堵上,搅弄了起来。

何婉情顿时慌了,这外面人还没走,赶紧推了他一把。

高亚军瞬间缓神,“小妖精,你看今晚我怎么收拾你。”

“你不讲理……”何婉情娇媚的说了一句。

高亚军又上手狠狠捏了一下红梅,“你还想我出不去丢人是不?”